Load mobile navigation

俄罗斯国立普希金俄语学院介绍俄语的起源和在当代世界的地位与作用

俄罗斯国立普希金俄语学院介绍俄语的起源和在当代世界的地位与作用

俄罗斯国立普希金俄语学院介绍俄语的起源和在当代世界的地位与作用(© AP Photo / AL GRILLO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2月21日确定为“国际母语日”。 其目的在于,促进地球上的语言和文化多样性。“你好,俄罗斯”节目特别推出俄语专题,俄罗斯国立普希金俄语学院(简称“普院”)向卫星通讯社介绍了俄语的起源和在当代世界的地位与作用。

普院是培养俄语语言专家的主流院校。目前,有129个国家超过15万公民将这座普院称之为自己的母校。

俄语起源:为什么是基里尔字母?

很多人认为,基里尔字母是俄语字母,但事实并非如此。原来,基里尔字母由保加利亚人为古斯拉夫语创造而成,而古斯拉夫语被认为是古俄语的南部“亲属”。普院负责学术的副校长米哈伊尔·奥萨德奇解释道。

他说:“大多数斯拉夫语字母是在基里尔字母的基础上创造而成的。因此,可以理解为,保加利亚人给斯拉夫人送来了基里尔字母。而俄语,是使用这种书写方式语言中数量最多、影响力最大的语言。10世纪的时候,我们祖先接受了基督教,同时也接受了基里尔字母。此前,古俄语是没有书写文字的,起码大多数学者这样认为。理论上,我们可以接收其它字母方式。比如,收拉丁字母或阿拉伯组合字,因为那时的古罗斯,即与西欧也与阿拉伯东方有接触。这两大区块都有着发达的文字传统。再有,文字和语言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任何一种字母和文字体系,都是通过纸面来交流发声口语的。也就是说,大家达成共识,使用某种符号,当然,也可以使用其它符号。语言,没有文字也是完全可以存在的。古时候,无文字的语言是很多的,现在也有这种情况。”

世界上,哪里在讲俄语?

苏联时期,俄语是世界最流行的三大语言之一。有3.2亿人口讲俄语,90个国家的教育机构教授俄语。同时,俄语作为国家语言覆盖全国。在民族共和国学校,学生都在学习俄语。工作生活中,俄语和母语一样有着同样的作用。苏联解体后,俄语地位发生了变化。前苏联共和国独立了,它们开始积极发展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在很多“近邻”国家,俄语不再是必学语言,但实际生活中,俄语依然广泛使用,因为懂俄语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再有,俄语是联合国和其它国际组织6种工作语言之一。有赖于普希金、契诃夫、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等经典作家的作品,俄语译著在世界居第4位。此外,俄语还是互联网世界中使用频率居第二位的语种。

在“远邻国家”,实用主义使大家对俄语的兴趣大增。土耳其、希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芬兰等国家的很多年轻人都有愿望掌握俄语,他们和俄罗斯有生意往来或接待俄罗斯游客。在中国,俄语的流行度也在增长。5年前,仅有约70所中学教授俄语,但现在已经增加了1倍。据中国俄语教学研究会资料,从流行程度看,俄语继英语和日语之后居第三位。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第三中学的张雅凤曾在普院进修过10个月。她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政治因素也在推动着俄语。

她说:“现在中俄关系发展的很好,而且中国推出了‘一带一路’经济策略,然后我们中学现在开始逐步进行补植,双向培养学生,所以有一部分学校已经开设了俄语班,就像我们学校是2008年开始的俄语班,起初只有一个班,一直发展到现在,每个年级大约有5 - 7个俄语班,现在俄语在校生有1000多人,俄语老师现在也有12名,而且今年引进了1名外教。”

俄语难学吗?

中国人认为,学会外语,意味着给自己打开了另一扇窗口,通过这个窗口可以观看世界。但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却并非易事,需要付出很多心力和耐性。而俄语,因其变格、变位、前后缀等多样变化,使外国人学起来尤其不易。

中国俄语人与卫星通讯社交流了自己的感受。一些中国学生,在国内上完两年学后,被派往普院进修10个月。

南京大学的李骋宇,像大多数中国俄语人一样,为自己取了俄语名字卡佳。

她说:“在谈到在学习俄语过程中最难的一部分,我想说俄语和汉语有本质上的区别。俄语作为一种屈折语,它的词与词的关系和语法的结构是由词形的变化来判定的,这就导致我们中国人在说俄语的时候每说一个单词之前都要左思右想,生怕犯错。我想这个是对于俄语初学者来说最难的一个方面。但是经过这两年的学习,我其实是一个零起点,2年过去以后,我感觉到自己不再像以前那听不懂俄罗斯人说话,每说一句单词都要反复思考好久如何变形,这个问题在我这里已经不存在了。但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我不知道该具体的往那个方向去努力才能看到明显的进步。过去我只需要在图书馆坐三天学语法,三天过后我会觉得我的语法有了一个质的提升,但是现在我再也无法经过几天的时间就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什么‘飞跃’了,所以对我学习俄语的积极性造成了比较大的损伤。我不知道到了这个阶段以后再往上提升究竟要怎么做,我想这就是我一开始提出‘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名词的含义。因为在经济学中‘中等收入陷阱’指的是一些国家达到了中等收入水平之后就很难再往上提升了,这是一个由于他们的经济结构存在内部的问题。那么,我的俄语学习目前也达到了一个相对中等的水平,但进一步该如何提升?”

山东大学俄语系阮大有就俄语学习的难点也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正如刚才我的同学卡佳所说的,我们从小可能在国内的一种教学体制就是以英语作为主要外语,当步入大学,我们学习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很多同学在用学习英语的思维去学习俄语。举个例子:在俄语当中如果我们想表达‘帮助某人’会有三个动词,但是在英语当中只有一个单词就可以解决,在不同的俄语语境当中不同的俄语语体当中怎样去正确的运用,我觉得这是我们现阶段每一个俄语学习者的一个‘拦路虎’,一个非常大的困难;再就是当我们摆脱了学习英语的思维去学习俄语的时候,我们在表达我们自己思想的时候,我们很难像英语那样做到能够非常流利的表达自己的思想,就像刚才卡佳所说的俄语当中有很多的动词变位,有很多的名词搭配,如果你表达的不准确的话,你用别的一些不是惯用的词表达的话就会造成意不达词的失误,那就很难让对方理解你想表达的准确意思,这就是现阶段我们面临的比较大的困难。”

中国学生的俄语导师是嘉琳娜·尚杜洛娃副教授。那么,学生对教学质量有着怎样的看法呢? 

阮大有就此指出:“我觉得俄语学院的俄语老师都非常懂俄语教学,也非常懂我们学生的心理,他们的教学方法真的能够做到与时俱进,他们将很多创新的理念贯彻到教学当中,使我们中国学生来到这边对于俄语学习有一个非常明确地规划和而且有一个非常显著的进步。所以,我非常喜欢这边的老师。”

普院老师嘉琳娜·尚杜洛娃不掌握中文,无法了解阮大有说了什么。因此,她给自己学生的高度评价是非常客观的。

她说:“中国大学生,是我们学院最大的礼物,最好的学生,没有其二。我说的话是真诚的,为每句话负责。这些年轻人,想学并知道怎么学,而且对整个教学过程都非常上心并尊重教师的劳动。和这样的学生在一起,是职业上的乐趣,并能获得如愿的结果。我可以自豪地说,在中国大学生、研究生俄语大赛上,通常在我们对话这个教室中学习过的学生能成为获胜者。2年前,在普院进修过的大学生,获得了大赛前三名。”




神秘的地球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俄罗斯 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