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缅甸白垩纪琥珀中发现一批形态各异的恐龙羽毛

缅甸白垩纪琥珀中发现一批形态各异的恐龙羽毛

缅甸白垩纪琥珀中发现一批形态各异的恐龙羽毛

缅甸白垩纪琥珀中发现一批形态各异的恐龙羽毛

缅甸白垩纪琥珀中发现一批形态各异的恐龙羽毛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崔雪芹):2月24日,中外科学家团队在北京宣布,他们在缅甸白垩纪琥珀中发现了一批形态各异的恐龙羽毛,对理解白垩纪恐龙的体表覆盖物有重要意义。该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领衔,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教授瑞安·麦凯勒、博士生皮埃尔·考克斯共同研究。研究论文发表于地学期刊《冈瓦纳研究》。

此次发现的琥珀化石产自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冈谷地。地质学家对该矿区的火山灰测定后发现,这里的琥珀形成于约9900万年前,属于白垩纪晚期的最早期,因此这里被认为是人类能一窥真实白垩纪世界的唯一窗口。

“由于鸟类具有换羽的习性,所以羽毛琥珀相对比较多。”邢立达介绍说,“从2014年开始,我们搜集了300余枚羽毛琥珀,并做了系统的分类和研究。”在此次研究中,研究人员动用了150枚羽毛琥珀,这个数量比此前科学文献中提及的羽毛琥珀的总和还要多得多。这批标本可以粗略分为飞羽、廓羽、半羽和纤羽等,还有处于不同发育阶段的羽毛,比如新生羽毛。

考克斯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来研究这批羽毛,他表示,“这150枚羽毛大部分属于鸟类,但其中有大约14个标本显示出与现生鸟类所的羽毛不太匹配的特殊特征。”这些羽毛的羽轴特别细,具有数量很少且宽间隔的羽枝,以及许多几乎交替排列的轴状羽小枝,这些特殊的羽毛缺乏联锁结构,无法用来飞行。“这些羽毛非常罕见,看上去就像鱼骨天线。”协助科研工作的本科生佟柏霖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这些奇特羽毛在现生鸟类身上并不能找到类似的结构,让人不得不想起恐龙起源,但它们与与邢立达团队2016年描述的恐龙尾巴上的羽毛并不完全吻合。“这些羽毛可能比以前的标本更具装饰性。”邢立达解释道,“恐龙长着这样的羽毛,很可能只用于炫耀,在求偶季节展示自己的魅力。”

此外,一些保存完好的羽毛标本还记录了特殊的颜色花纹,这可以帮助学者还原白垩纪恐龙和鸟类身上羽毛的色彩。在大多数琥珀色的羽毛中,保存下来的色素沉着整体为棕色,另一些则几乎为黑色。一些标本的羽枝轴附近的色素沉着也减少了,在羽小枝处形成了白色的核。这与现代鸟类主要用于伪装的中棕色或深棕色羽毛是一致的,但尚不清楚琥珀样本是否有其他色素或结构颜色。

这新的一批羽毛化石记录提升了白垩纪缅甸琥珀脊椎动物群的多样性,帮助学者更全面地还原白垩纪缅甸的森林生态系统。

据悉,该课题研究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以及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等项目的资助。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16/j.gr.2019.12.017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白垩纪 琥珀 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