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台湾冠状病毒权威、中央研究院院士赖明诏:我们该如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

台湾冠状病毒权威、中央研究院院士赖明诏

台湾冠状病毒权威、中央研究院院士赖明诏(摄影 周致)

扫描式电子显微镜观察到新型冠状病毒(橘色颗粒)聚集在病人细胞表面(以浅绿色标示)。 PHOTO:NIAID-RML

扫描式电子显微镜观察到新型冠状病毒(橘色颗粒)聚集在病人细胞表面(以浅绿色标示)。 PHOTO:NIAID-RML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国家地理台湾网站(撰文:郑静琪):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严峻的疫情,让全球再度面临新兴传染病的威胁,我们该如何面对它? 台湾冠状病毒权威、中央研究院院士赖明诏对此提出他的看法。

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中东呼吸症候群(MERS)、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COVID-19)都是冠状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冠状病毒可怕之处是什么?

冠状病毒存在很多动物身上,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目前已知有七种,其中有四种会引起伤风、感冒或者腹泻等小疾病,因此过去认为冠状病毒不是很重要, 直到2003 年SARS 爆发,才发现第一个会引起严重疾病的冠状病毒, 当时大家都吓了一跳,过去认为不是很重要的冠状病毒竟然引起这么严重的病,接着2012 年爆发的MERS 病毒,也会引起相当严重的疾病,而现在引起COVID-19 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播能力比SARS 病毒更快、更强, 这是大家现在很担心的地方。

冠状病毒是一种RNA 病毒,也就是它的基因是RNA,而人与动物的基因是DNA。 RNA的特性是很容易改变,原因是RNA的合成过程不是很精确,经常出错的结果就是造成新种的RNA,当新种的RNA 碰到其他物种的细胞,这些新的RNA就成为新的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是人工合成的吗?

现在生物科学发达,很容易可以人工合成RNA 或合成基因,但是合成冠状病毒比较困难,因为冠状病毒的RNA特别长。

一般病毒的RNA 大约有1万个碱基,而冠状病毒的RNA 大约有3万个碱基,在自然界里,蝙蝠的免疫系统可以容忍相当多种冠状病毒,从基因序列来比较, 引起SARS、MERS、COVID-19的冠状病毒,与蝙蝠的冠状病毒是很相似的, 所以科学家都同意,这三种冠状病毒都是从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演化而来。

RNA 病毒的特性就是在繁殖过程中会不断变化, 冠状病毒的RNA 合成酶从一段RNA 制造出另一段RNA 的过程中会产生许多变化,在自然界繁殖的过程中,变化愈累积愈多,累积到一个程度就变成了新种,所以可以想象SARS、MERS、 COVID-19 病毒就像兄弟姊妹一样,它们的基因序列相似,但不完全相同。

SARS病毒是从蝙蝠跳到果子狸再跳到人身上,我们在它跳跃的过程中可以明显看出病毒基因的变化。 COVID-19 病毒也是源自蝙蝠冠状病毒,但中间宿主目前还不清楚,有人说是穿山甲,然后再传到人身上。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出现,就是病毒在传统市场里和很多动物接触,这也是往后应该管控市场活体动物的原因。

有人说新型冠状病毒里有一段基因不是在自然界可以产生的,并且猜测它是人工合成,甚至说是从实验室流出的,我个人认为可能性相当低,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个说法。

影响传染病变化周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新型冠状病毒未来是否将变成如同流感病毒一样常见吗?

关键因素是疾病的传播力,用基本传染数(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来评估,简称为R0值(reproduction index),也就是一个病人产生的病毒可以感染多少人,R0 如果大于1,可以传播愈来愈多人 ,例如R0 是3 就代表一个病人可

以感染三个人,R0 如果小于1,代表一个人产生的病毒可以感染不到一个人,受感染的人会愈来愈少。 R0 会不断改变,譬如假使大家都有抗体,或者是大家都有打疫苗,被感染的人就愈来愈少,R0 就会变小。 根据计算,新型冠状病毒的R0 是2 至3,也就是一个人可以感染两个人或三个人,SARS 是1到2 左右,也就是一个人可以感染一个人或两个人,所以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比SARS 更严重,要用其他的方法使R0 值降低, 否则新型冠状病毒很难像SARS 一样消失,可能永远会有一些人被感染,就像禽流感,在自然界可以生存很久。 候鸟身上带有很多病毒,每年冬天,候鸟飞来了,就把流感病毒带来了。

全世界的蝙蝠有很多都带有冠状病毒,表示冠状病毒可以在自然界生存很久,新型冠状病毒也可能是同样情形,它留在一部分人或动物身上,就会变成与流感一样,经常都回来。

SARS病毒疫苗最后并没有研发成功,COVID-19病毒疫苗是否有成功的可能? 冠状病毒这么容易变异,以疫苗来防制的效果大吗?

SARS 疫苗研发到动物试验时证明有效,不过,后来已经没有SARS 病人,所以没有办法在人体证明有效,现在新型冠状病毒就可以用相同方法来研发,我相信一定会有研究单位进行这方面的研发。 我们也许要像对付流感病毒一样,用疫苗来保护整个人类,但是疫苗的研发过程,通常需要三年到五年的时间,现在因为时间很紧迫,可能把过程缩短,不过,我想也是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才能够有疫苗。

不过历史上有两个例子可以参考,艾滋病在1982 年出现的时候,美国政府说一年之内就可以有疫苗,但是现在已经过了快40 年,还是没有成功,引发艾滋病的病毒也是RNA 病毒,RNA 病毒非常容易改变,今天有了疫苗,明天病毒就改变了, 疫苗就没有效了,所以疫苗研发是非常困难的工作。 相较之下,小儿麻痹疫苗在1960 年代发展出来就很成功,而且多年可以使用。

我常讲一句话,病毒比病毒学家更聪明,RNA病毒的基因一直在变化,疫苗对于未来的变种病毒是不是有效? 对于大多数人是不是有保护作用? 都是未知数,我们要抱持乐观的态度,不过也必须知道疫苗研发没有那么简单。

已感染COVID-19的患者,目前采取的医疗方式是什么? 已经治愈出院的患者,会有后遗症吗?

治疗方式主要是支持性的治疗,呼吸困难就给你氧气、帮助呼吸,发烧就给你退热,支持性的治疗其实相当有效,很多重症病人经过好好治疗是可以恢复的,但支持性的治疗并不是对每一个病人都有效,目前还没有可以针对冠状病毒的药, 但是现在有一个新的试验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种药本来想用在对付伊波拉病毒,但临床试验发现没有效。 瑞德西韦是针对RNA 病毒繁殖所需要的合成酶来发展,可以抑制RNA 病毒的繁殖,由于RNA 病毒的繁殖方式是相似的,也许可以用来研发成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 在实验室里,新型冠状病毒可以被瑞德西韦抑制,因此在美国就把这种药开给一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病情竟然一天后即刻好转,现在大家就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有效的药,展开临床试验,最快也要到4 月才能知道结果。

新药的研发至少需要三年到五年的时间,必须先在实验室看看药是否有效,再到动物身上看是否有效或有毒性,然后才能用到人身上试验是否有效,不过,瑞德西韦针对伊波拉病毒已经进行到三期临床试验,所以可以节省一段时间,不过, 最快也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治愈后的病人会有肺部纤维化的后遗症。 治愈之后是否还有传染力? SARS 的情形是,病人发烧时才会传播病毒,但新型冠状病毒病人的体温和病毒的繁殖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也就是没有发烧的时候可能还有病毒,没有症状的人也可能有病毒,这和SARS 不一样,所以用体温做新型冠状病毒的筛选工具, 并不能完全把带原者剔除,有些人没有发烧但还是能传播病毒,这是最麻烦的地方。




神秘的地球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