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高强度放射可能会减缓已扩散前列腺癌患者的病情进展

高强度放射可能会减缓已扩散前列腺癌患者的病情进展

高强度放射可能会减缓已扩散前列腺癌患者的病情进展(Credit:Phuoc Tran, M.D., Ph.D.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根据该疗法II期的临床试验结果,名为立体定向消融放射(SABR)的高精度、高强度放射可能会减缓一部分肿瘤已扩散到体内少数不同部位、激素敏感型前列腺癌患者病情的进展。

这项名为ORIOLE的试验(在寡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中对比观察法与立体定向消融放射治疗的II期随机试验的初步结果)自2016年以来在约翰 霍普金斯金梅尔癌症中心研究人员主导下开展,其目的是在寡转移性前列腺癌的复发病例中对比SABR与等待并观察观察法的疗效。

Tran表示:任何类型的放射,特别是SABR,能否激发免疫系统反应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有待解答的疑问,这个问题在免疫疗法盛行的当下尤显重要。我们的试验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好的数据,表明SABR可能引发全身的免疫反应。

寡转移性癌是指已从原发肿瘤扩散到体内一到三个部位的肿瘤。据估计,在全球每年新诊断的130万前列腺癌患者中,约20%患有转移性疾病,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寡转移性癌患者在其中的比例。在美国,前列腺癌是第三大常见癌症,也是男性中最常见的癌症,每年导致约3万人死亡。转移性前列腺癌无法治愈,患有复发性激素敏感型癌症的男性可能更愿意推迟其中一项标准治疗,也就是名为雄激素阻断治疗的抗激素疗法。该疗法经常会引起令人不快的副作用,包括勃起功能障碍、会导致骨折的骨密度疏松、肌肉质量和体力下降、疲劳、体重增加和乳腺组织生长等等。

关于这项研究的报告发表于3月26日的JAMA Oncology杂志。

在参加试验的54名男性中,接受SABR治疗的36名受试者中有7名(19%)在6个月内病情出现进展,而在仅接受观察的18名受试者中有11名(61%)病情出现进展。第6个月时新发癌症的风险也有所降低,接受SABR的受试者中有16%新发癌症,而在仅接受观察的受试者中这一比例为63%。

研究发现,两组患者在有临床意义的副作用或报告与治疗相关的疼痛方面没有显著差异。参加ORIOLE试验的男性平均年龄为68岁,大多数受试者为白种人。

研究负责人Phuoc Tran医学博士、哲学博士表示,对患者血液中免疫系统白细胞的分析表明,SABR治疗与T细胞数量扩大有关,这意味着该治疗刺激了全身免疫系统对癌症产生反应。Phuoc Tran医学博士、哲学博士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放射肿瘤学和分子放射科学教授,也是约翰霍普金斯金梅尔癌症中心的成员。Tran与Andrew Ewald哲学博士和Ashani Weeraratna哲学博士共同指导金梅尔癌症中心的癌症侵袭和转移项目,旨在研究癌症扩散的过程,为晚期癌症患者寻找和开发更好的治疗方法。

研究结果表明,SABR与其他免疫疗法相结合,对于治疗复发性寡转移性前列腺癌可能有效,但Tran提醒说,这种联合疗法的任何潜在益处都需要在未来的临床试验中进行检验。

在一些具有较高癌症进展风险的患者(甚至在接受SABR治疗的患者)中,研究小组还在已知对于抑制肿瘤发生具有重要作用的基因中检测到了一组肿瘤突变。Tran说道:这可能是一个分子标记,用于指示患者所患癌症的潜在生物学状态。

Tran解释说,该生物标记可帮助临床医生了解,相比化疗这样的全身治疗,哪些患者将从SABR这样的转移灶定向疗法中获得最大益处。

Tran说,ORIOLE的研究结果还表明,SABR治疗可能会去除或影响在复发性寡转移性前列腺癌中促使微转移进展的信号,而不仅仅是重置疾病的时钟直至转移灶再次变大。

Tran及其团队将继续开展II期研究,以确定是否可以增加疾病进展较慢的受试者数量。在ORIOLE试验中,具有骨转移性病变的患者最有可能发生新骨骼部位癌症复发。为了靶向这些新的转移性骨病变,Tran和他的同事们开展了另一项名为RAVENS的临床试验,该试验将SABR与一种靶向骨转移癌的药物radium-223 (Xofigo)联用。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前列腺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