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牙釉质研究显示先驱人与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最后的共同祖先关系紧密

牙釉质研究显示先驱人与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最后的共同祖先关系紧密

牙釉质研究显示先驱人与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最后的共同祖先关系紧密

牙釉质研究显示先驱人与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最后的共同祖先关系紧密

牙釉质研究显示先驱人与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最后的共同祖先关系紧密(Credit: Prof. José María Bermúdez de Castro / Prof. Laura Martín-Francé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科技日报北京4月1日电(张梦然):根据一项对百万年前古蛋白序列进行的发育分析,科学家首次将先驱人置于古人类的演化图谱中,暗示该物种类似现代人类的面部特征,是来自人属祖先的深层根源。相关发现发表在1日的英国《自然》杂志上。

先驱人是一种早期古人类物种,但先驱人这种在早更新世(约250万—77万年前)的古人类物种和之后的古人类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存有争议。由于先驱人面部具有一些类似现代人类的特征,有人提出它可能是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类的最后共同祖先。但是,因为化石记录不完整,而且无法恢复早、中更新世欧亚古人类的古DNA,这个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此次,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研究人员弗里达·威尔克、恩里克·卡佩林尼及他们的同事,从来自西班牙阿塔普埃尔卡的先驱人(94.9万—77.2万年前)和格鲁吉亚德马尼西的直立人(约177万年前)的臼齿牙釉质中,获得了一些蛋白质。他们对这些百万年前的来自先驱人的古蛋白序列,进行了详细的系统发育分析,确定先驱人是后来的中晚更新世古人类(如现代人类)的一个关系紧密的姐妹谱系。因此,研究团队认为,尼安德特人头骨的形状代表了一种衍生型而非原始型。

研究认为,先驱人与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最后的共同祖先关系紧密,而以上研究结果为认识先驱人和其他古人类的演化关系提供了新见解。

相关报道:从牙齿看人脸演化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冯维维):根据一项关于先驱人的牙釉质分析,先驱人(一种早期古人类)与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最后的共同祖先关系紧密。

将先驱人置于古人类的演化图谱中,暗示该物种类似现代人类的面部特征,具有来自人属祖先的深层根源。相关发现4月1日发表于《自然》。

早更新世(约250万~77万年前)的古人类(如先驱人)和之后的古人类之间的关系,一直存有争议。由于先驱人面部具有一些类似现代人类的特征,有人提出它可能是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最后的共同祖先。但因为化石记录不完整,而且无法恢复早、中更新世欧亚古人类的DNA,这个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Frido Welker及合作者从来自西班牙阿塔普埃尔卡的先驱人(94.9万~77.2万年前)和格鲁吉亚德马尼西的直立人(约177万年前)的臼齿牙釉质中获得了一些蛋白质。他们对来自先驱人的古蛋白序列进行了系统发育分析,确定先驱人是后来的中晚更新世古人类(如现代人)的一个关系紧密的姐妹谱系。因此,作者认为尼安德特人头骨的形状代表了一种衍生型而非原始型。

该研究结果为认识先驱人和其他古人类的演化关系提供了新见解。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153-8

相关报道:研究报道先驱人牙齿蛋白质组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科学网:2020年4月1日,丹麦哥本哈根大学Enrico Cappellini、Eske Willerslev、Frido Welker、西班牙国立人类进化研究中心José María Bermúdez de Castroz等研究人员合作在《自然》杂志在线发表论文,报道了先驱人的牙齿蛋白质组。

研究人员报道了阿塔普尔卡(西班牙)先驱人和德马尼西(格鲁吉亚)直立人的牙釉质蛋白质组,这两种重要的化石组合在更新世人类的形态、分散和发散模型中起着核心作用。研究人员提供的证据表明,先驱人是后来的中更新世人和晚期更新世人的近亲谱系,包括现代人类、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

这种位置暗示先驱人的现代样面孔(即类似于现代人类的面孔)在人属中可能具有相当深厚的血统,并且尼安德特人的颅骨形态代表了衍生形式。通过恢复AMELY特异性肽序列,研究人员还发现,阿塔普尔卡先驱人臼齿片段属于男性个体。最后,这些先驱人和直立人化石保留了牙形成过程中体内发生的牙釉质蛋白质组磷酸化和蛋白水解消化的证据。这些研究结果提供了关于先驱人与其他古人类之间进化关系的重要见解,并为将来使用牙釉质蛋白质组研究古人类生物学铺平了道路。

据介绍,欧亚大陆早更新世时期的人族(如先驱人)与更晚的中更新世时期化石记录中的人族(如智人)之间的系统发生关系备受争议。对于最古老的遗迹,古代DNA的降解阻碍了对这些关系的分子研究。但是,最近的研究表明,对古代蛋白质的分析可以解决这一挑战。

DOI: 10.1038/s41586-020-2153-8
Sourc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153-8

相关报道:有力证据!人类祖先争论终有定论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快科技(斌斌):近日,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科学家与西班国家人类进化研究中心(CENIEH)共同发表在《自然》上的一项新研究表明,人类祖先智人与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和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哥本哈根大学博士后弗里多·韦尔克(Frido Welker)说:“我们从一颗80万年前的人类牙齿中提取出最古老的人类遗传数据,通过分析古老的蛋白质发现了证据,证明人类祖先(智人)、尼安德特人和杰尼索瓦人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使用一种叫做质谱的技术,对这颗80万年前的牙釉质化石中古老蛋白质进行了测序,然后使用哥本哈根大学开发的新的分子方法(古蛋白质组学),使科学家能够检索分子证据,从而更加准确的重建人类的进化过程。

研究人员表示,此类研究要么基于古代DNA分析的结果,要么是基于对化石形状和物理结构的观察。而该研究用质谱法(一种通常被称为古蛋白质组学的方法)分析古蛋白质,使我们能够克服这些限制。

尽管人类祖先可能是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的共同祖先的假设并不符合人类的进化情景,但该研究发现与尼安德特人之间的确有一些共同的特征。此外,新的研究证实,人类祖先的面部特征与智人非常相似,但与尼安德特人及其近代祖先的面部特征却截然不同。

相关报道:古代牙齿蛋白质揭示神秘人类物种跟我们的亲戚关系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外媒报道,虽然科学家很难从成堆的旧骨头中拼凑出完整的人类进化史,但现在,他们已经通过一种新的方法对一种来自80万年前的人类牙釉质中的蛋白质展开研究,这有助于将其放在谱系图中。 尽管智人是今天唯一还活着的人类物种,但通往这里的道路上却铺满了灭绝的亲戚。

解开他们之间的联系是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解决的问题。时间轴通常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年代测定过程确定的,其中包括骨头本身和它们所在的沉积层。然后,通过这个时间轴来确定物种之间的关系并通过检查骨骼的结构和特征来跟踪进化的进程。

在新研究中,来自哥本哈根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了一种叫做古蛋白质组学的新工具获得了更为精确的图像。这涉及到了对来自远古遗迹的蛋白质进行测序并且它对那些太老而不能拥有完整DNA的样本能带来作用。这次,研究小组将其应用于一种叫做先驱人(Homo antecessor)的神秘古人类物种的牙齿上,该牙齿已有80万年前历史。

该研究合著者Jesper Velgaard Olsen指出:“利用最先进的质谱技术,我们确定了先驱人牙釉质中蛋白质残留的氨基酸序列。然后,我们可以将‘读’到的远古蛋白序列跟其他原始人(如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基因序列进行比较以此来确定它们之间的遗传关系。”

通过这种方法,研究小组可以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精确的方式确定了先驱人在系谱中的位置。此前曾有人提出,该物种是我们现代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最后的共同祖先。但这项新的研究表明,虽然我们是近亲,但我们并不是直接从前驱人进化而来的--先驱人不太像“曾祖父”而更像“叔祖父”。

这项研究的首席作者Frido Welker表示:“古代蛋白质分析为人类祖先、我们(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之间的密切关系提供了证据。我们的研究结果支持了这一观点,即祖先是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姊妹群。”

研究小组表示,将古蛋白质组学应用到其他化石上可以揭示有关人类祖先的其他新细节信息。

相关研究报告已发表在《Nature》上。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丹尼索瓦人 尼安德特人 先驱人 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