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专家通过分析DNA向揭开2000年前的死海古卷来源之谜又迈近一步

专家通过分析DNA向揭开2000年前的死海古卷来源之谜又迈近一步

专家通过分析DNA向揭开2000年前的死海古卷来源之谜又迈近一步(© Depositphotos / Alevtina Zibareva)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卫报》报道,专家通过分析DNA向揭开距今约2000年的死海古卷的来源之谜又迈近了一步。

一个国际专家小组对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古姆兰洞穴(Qumran caves)发现的古卷碎片进行了DNA分析,确定了哪些碎片属于同一卷,哪些碎片在进入朱迪亚沙漠(Judean Desert)之前“走”过很长一段路,以及这些碎片的分布区域有多大。

特拉维夫大学诺姆·米兹拉希(Noam Mizrahi)教授表示:“古卷碎片的生物成分和上面的文本内容对我们同样重要。”

专家对26块碎片进行分析后发现,其中24块是用羊皮制成,另外两块为牛皮。专家认为,这表明,古卷并非在古姆兰制成,因为朱迪亚沙漠并不适合养牛。

相关报道:科学家尝试利用DNA技术拼图复原死海古卷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一项最新研究表明,从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中提取的古代动物 DNA,或许能成为科学家解开犹大沙漠碎片谜题的钥匙。科学家希望通过这种新颖的方法产生一个死海古卷的“基因组”,从而帮助学者们解码这些神秘的文物。

20世纪初,人类在死海库姆兰附近的几处洞穴里,发现了超25000份古代手稿的碎片,其中包括最古老的希伯来圣经典籍。而将这些碎片完整拼凑出来,已经被证明是一项重大的考古学挑战。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 Oded Rechavi 近日在《细胞》(Cell)上发表了一项新的研究,他认为对这些两千年前手稿的复原存在两大阻碍。

Rechavi表示:“首先,大部分目前发现的手稿并不是完整的,而是被解体成成千上万的碎片。这些碎片不得不被分类和拼凑在一起,而且也不知道有多少碎片已经遗失。而每个片段的分类,对任何特定文本的解读都可能发生巨大变化。”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自首次发现这些羊皮纸以来,过去50年间有大量真品和赝品碎片在地下古籍市场进行交易。除了使鉴别真品卷轴的难度大大增加,要准确地知道一些碎片最初来自哪个考古遗址也是一个挑战,这意味着要把拼图碎片放在正确的地方就更难了。

大多数古卷轴都是写在兽皮羊皮纸上,这导致Rechavi和他的团队开发出一种DNA测序方法,确定每个碎片的遗传特征。目前该项目处于概念验证阶段,研究人员在26个特定的卷轴碎片上提取了古DNA。

这项研究的另一位作者Noam Mizrahi认为,这些初步的DNA研究已经回答了一些争论已久的问题。例如,目前已经分析出来、存在较大争议的《耶利米书》的副本,根据DNA证据显示,其中一个碎片来自于牛皮,而其他碎片则是羊的。

由于在干燥的犹大沙漠中无法饲养奶牛,因此证据表明,这个特殊的碎片很可能来自不同的地区。这意味着同一圣典的不同版本同时流传。

Mizrahi表示:“对耶利米书碎片的文字分析表明,它们不仅属于不同的卷轴,还代表了不同版本的预言书。在文字上分歧最大的卷轴也是由不同的动物种类制成的,这表明它们起源于不同的出处。”

该团队希望从卷轴碎片中收集更多的样本,最终建立一个死海卷轴的基因组数据库,帮助其他研究人员更好地拼凑出这些不同的文物。还有人建议,这种特殊的方法也可以应用到其他考古学家仍在困惑的古代手稿碎片上。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DNA 死海古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