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水力发电厂水坝工程威胁印尼古老波索湖

坦田那村的文化领袖邦廷耶在解释波索能源公司的计划。 图片来源:Ian Morse(Mongabay)

坦田那村的文化领袖邦廷耶在解释波索能源公司的计划。 图片来源:Ian Morse(Mongabay)

波索湖反水坝联盟的成员,T-shirt上写着自己是「波索湖捍卫者」。 图片来源:Ian Morse(Mongabay)

波索湖反水坝联盟的成员,T-shirt上写着自己是「波索湖捍卫者」。 图片来源:Ian Morse(Mongabay)

位于波索湖口、坦田那村的Wayamasapi,这是当地传统的鳗鱼渔法。 当地人担心,波索河的水流改变,将有可能代表这种传统渔法的终结。 图片来源:Ian Mor

位于波索湖口、坦田那村的Wayamasapi,这是当地传统的鳗鱼渔法。 当地人担心,波索河的水流改变,将有可能代表这种传统渔法的终结。 图片来源:Ian Morse(Mongabay)

成形于200万年前的波索湖,孕育并见证了数十种物种的演化。 图片来源:Ian Morse(Mongabay)

成形于200万年前的波索湖,孕育并见证了数十种物种的演化。 图片来源:Ian Morse(Mongabay)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信息中心(撰文:IAN MORSE 翻译:林大利):波索湖(Lake Poso)是位于印尼东部山区的古老湖泊,附近曾发生数波严重的宗教冲突事件,造成上百人死亡、上千人流离失所。 因此当地领袖迫切希望藉由开发计划,开创光明的未来。

2005年,地方官员开启一项耗资7亿美元的水力发电厂水坝计划。 他们希望借此让互相敌对的宗教社群团结起来,一起带领苏拉威西岛迈向21世纪的绿能未来。

当地居民同意提供土地给这个三阶式、总装置容量达515千瓦(MW)的水坝使用。 他们当时认为割地建水坝已经是整个计划中最困难的部分。 然而,这项计划不只没能修复历史伤口,有些地方居民如今认为,开发计划反而对他们的社区与生计造成新的威胁。

当地居民反水坝:恐将破坏生态与危及传统渔法

2018年,在规划与建设超过10年后,这项计划只完成了一半,而且水力发电公司还向波索湖周边的20万居民要求更多土地。 此外,该公司也要将湖口陆化。

「看起来他们以前都在隐瞒」,64岁的邦廷耶(Christian Bontinge)说。 他是坦田那村(Tentena)选出来的文化领袖,该村座落于波索湖唯一的河流出口上。

湖泊周边的村民说,水坝将会危及他们顺应古老且独特的波索湖生态系统,建立起来并实行好几世纪的维生方式。 这些持反对意见者现在担负着举证的责任,他们得要在工程完成之前,收集并呈现水坝会对生态造成伤害的证据,而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波索能源公司(PT Poso Energy)计划要疏濬波索河,从河床上挖除数吨泥土,再将其倾倒于下游湿地,以增强将来流过涡轮的水流。

疏濬工程一旦完成,将会对永续渔法造成威胁,破坏数千人赖以为生的生产活动,以及更为庞大的经济结构。 保育人士也担忧,重新建造湖泊的工程会瓦解当地栖居有无数特有种生物,且古老到足以用来研究演化过程的生态系统。

反对者组“捍卫者联盟”国家科学院也加入声援

「要我們在自己的土地上捍衛自己的文化,這不是很殘忍嗎? 」63岁的牧师乌里(Yombu Wuri)问道。 乌里在看到其他教会对牧师施压,阻止他们参与抗议活动后,加入了倡议组织。

乌里、邦廷耶与其他反对水坝计划者,称呼这个倡议组织为「波索湖捍卫者联盟」(Alliance of Lake Poso Guardians,以下简称联盟)。 他们在2019年11月向警局投诉,指控波索能源公司正在摧毁当地政府曾经承诺予以保护的环境。

联盟由一小群挺身而出的农民、渔民与其他忧心的当地人所组成。 他们花费将近一年的时间,以线上倡议与拜会地方官员与警局的方式,向他们解释波索湖的文化重要性,以对抗印尼前副总统卡拉(Jusuf Kalla)的家族事业——波索能源公司。 去年(2019)11月,波索能源公司拆除一座将近百年的古桥后,来自苏拉威西省首都帕鲁市的另外五个团体也加入倡议阵线。

由于该公司已经取得执行计划的环境许可,当地警方便将举证的责任交给反对水坝的联盟。 警方表示,如果倡议者想要诉诸法律行动,他们需要先提供科学证据,证明该公司正在破坏生态系统。

印尼国家科学院(Indonesian Institute of Sciences,LIPI)是联盟在政府部门内的盟友。 但因为资金少,LIPI的首席湖沼学者哈利雅尼(Gadis Sri Haryani)带领团队开始尝试其他募资方式。 受到时间限制的影响,他们只能在建设计划接近完成时募得资金。

「别人认为我们反对发展、反对现代化,但我们想问的是,有必要为了获取电力而破坏生态系统吗? 」前倡议者、34岁的塞维雅纳(Wilianita Selvian)问道。 他在位于河畔的家中,目睹了疏濬的过程。

为减少碳排 印尼拟提升水力发电比例

印尼为自己设立了一个远大的目标:在2025年之前,再生能源占总发电比例达23%,以及2050年之前达到31%。 尽管愈来愈多研究单位指出,大型水力发电水坝有可能造成大量碳排放,印尼政府仍然坚决地投注心力于水力发电。 印尼的目标是将水力发电比例从2018年的6.9%,提升至11%。

一位部长在国际水力发电协会(International Hydropower Association)的报告中写道,以苏拉威西岛的北科纳韦县为例,开采与精炼镍矿都需要耗费大量电力,因此如果要满足这种用电重镇的需求,大型水力发电厂是必要的基础建设。 波索能源公司表示,他们的电厂发电量能够满足在地需求,但也会透过苏拉威西岛上的电网系统,将电能输送到镍矿开采热点。

「电力不可能只是供给给我们使用,因为我们不需要那么多。 这些电可能都会送到像是索罗阿科镇这样的地方吧」,创办当地倡议者组织Mosintuwu学会[3] (Institute Mosintuwu)的葛佳利(Lian Gogali)说。 他所提及的索罗阿科镇是印尼最古老的镍矿区之一,该镇的输电线也与波索地区相连。 为连结波索电厂与莫罗瓦利县(另一个镍矿重镇),印尼的国营电力公司计划兴建200公里长的输电线。

与此同时,波索湖与赖其维生的社群则被大幅改变了。

河川改道工程 使传统渔法与文化难以为继

透过河川改道工程,波索能源公司将增强流经水力发电厂的水流,但同时也将彻底改变位于波索湖与支流交界处的坦田那村。

波索能源公司预计从河床上挖出约200万立方米的土壤,并将这些土壤填到河流弯处(当地人称为Kompo Dongi),制造出一块人造陆地,而据波索能源公司所说,他们将要在这里建造一个观光与保育公园。

波索当地人会在这块小面积沼泽地上,进行一种他们称之为「mosango」的合作型捕鱼活动。 当干季来临、水位下降,附近的数百名村民齐聚于水深及腰的湖水之中,等待鱼群靠近,然后再同时把竹篮倒盖进水中,这样一来,每篮都能捕捉到一点点鱼。

「这项活动是波索地区的重要象征,因为我们会需要合作与分享收获,才能完成它」,54岁的在地农民安玖拉(Hajay Ancura)说。
疏濬船在去年抵达,并开始把泥土倒进这块沼泽地。 据当地人说,去年是数百年来第一次未如期举行mosango。 去年10月,有两个女人因为带着汽油登上疏濬船并威胁放火,而被逮捕。

波索能源公司在这里所填的土来自另一个地区,而他们挖土处的地方经济,原本仰赖两种历史悠久的鳗鱼渔法。

44岁的马纳朗(Yusuf Manarang)在河口以一种当地人称为「monyilo」的渔法捕捉鳗鱼。 当季节性的水位上升、鳗鱼开始了从湖泊到海洋的夜间洄游行为,马纳朗便会乘着他的小船,带着一盏聚光灯与4公尺长的鱼叉过去。 一个晚上的捕鱼工作,可以为他赚入100美元。 他会将捕获的鳗鱼卖给出口商,出口国远及日本。 这份工作让他有足够的钱送四个孩子去学校读书。

「政府问我们,你们怎么还没致富? 」尤瑟夫说,「如果政府的目标是要让我们繁荣,那就应该兴建能够为我们带来繁荣的设施,例如学校、高等教育和医院。 当企业利益排在这些之前,怎么可能达成地方繁荣的目标? 」

另一种渔法称作「wayamasapi」。 这是一种从船屋上操作的渔法,船屋的围篱像翅膀一样向外延展成V字,当季节性水位上升,鳗鱼会被引导通过V字型围篱,然后进入到抬高的陷阱中。

帕默那木桥是传统上分隔monyilo与wayamasapi两种渔法盛行区的界线,兴建于将近一个世纪前,并在1960年代翻修。 对于当地人来说,这座桥有两个重要意义:一是象征印尼人不用依靠荷兰殖民政府也能达成技术上的成就,其二则是有名的拍照背景。

去年11月,波索能源公司因为桥的高度太低、施工船无法通过等原因,拆除了这座桥。

「这就好像我们的认同消失了」,邦廷耶说。 拆桥时,他和乌里在旁边举行了一场团体祷告。

波索能源公司坚持,他们未来会重建这座桥,而且会让它更加坚固,以吸引观光客。 但是当问及相关问题时,发言人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这些年来造访的观光客不是为了新奇的东西而来,他们是想要来看延续了几世代的文化之宝」,尤瑟夫说。 跟其他不敢公开反对计划的渔民一样,尤瑟夫也没有加入联盟,尽管他相信加深河道的工程将会使得他的工作无以为继。

相较于湖泊生态的历史,人类的出现是很晚近的事。 水力发电水坝将会在这个又古老又自成一格的生态系上建立水库,这就好像是一种演化实验。

成形于200万年前 波索湖特有种多、脆弱度高

大约在200万年前,板块位移后在苏拉威西岛留下500米深的洞穴,波索湖因而成形。 其后雨水带来生命。 而波索湖因为孤立于其他湖泊与水道,孕育出许多特有物种。

研究者将波索湖指定为古老湖泊,这代表它至少历经过一次冰河期,大约是13万年。 这类湖泊对科学家来说就像是一所提供研究生物多样性、演化、地质历史等的天然实验室,但是这样的特有种热点面对生态变化的脆弱度却更高。

研究湖沼学的荣誉教授哈夫那(Doug Haffner)曾在波索湖进行采样调查25年,他认为波索湖是全世界的「宝藏」。

波索湖特有的怪颌鱂科[2] 与许多其他特有种鱼类[3] 在IUCN红皮书中列名为濒危级(Endangered, EN)或极度濒危级(Critically Endangered, CR)物种。 背鳍形似龙鳍的阿马达伊斯兰尼虎(Mugilogobius amadi)则有可能已经灭绝。 波索湖孕育着高比例的特有种,而此特色展现在许多软件动物与虾类上。 四种在海洋与湖泊之间洄游50公里的鳗鱼中,有一种是苏拉威西的特有种。

然而,同时也是大湖环境研究所(Great Lakes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al Research)创设者的哈夫那表示,对于波索湖中的物种了解仍十分有限。

「我认为波索湖面临的最大议题是人们几乎完全缺乏相关资讯」,他说,「没有人真的有在波索湖做研究,我想我们是唯一一群拥有波索湖物理、化学与生物学资讯的人,而对于全印尼最重要的湖泊之一,这个数据库是非常有限的。 」
「在世界上要找到古老生态系统并不容易,而我们认为那是生物多样性真正的避风港。 」

鱼道功能未获证实 鳗鱼洄游行为恐受影响

一旦水力发电计划完成,河水的流速或快或慢将会视电力需求而定,连带地也影响湖水的水位升降。 湖水水体虽然不会因此彻底扰乱,但调整水位有可能会扰动自然的平衡并使得优养化蔓延、降低溶氧量。 现在正在填平的沼泽地Kompo Dongi也是许多特有鱼种原先安全的繁殖地。

在帕卢市塔杜拉科大学担任渔业学讲师的坦图(Fadly Tantu)指出,传统渔法wayamasapi和monyilo赖以为生的鳗鱼,必须要延着河流洄游。

「就像鲑鱼一样,鳗鱼也会来往于咸水与淡水之间,但许多研究者相信它们将会受困于水坝,因为没有人评估过波索能源公司建造的鱼道是否可行」,坦图的声音透过电话从帕卢传来。

印尼国家科学院的首席湖沼学者哈利雅尼说,他曾在企业的形象影片中看过幼鳗洄游,但没看过成鳗降海的影像。 虽然许多水力发电公司都靠着鱼道来取得环境许可,但研究人员认为鱼道技术的成效仍未获证实。

举例来说,在欧洲某条河流所做的调查发现,只有不到1/4的鳗鱼能够在洄游时成功通过水坝。 在东南亚进行的研究也发现,为了特定鱼种设计的鱼道有可能轻忽了河岸生态,并对其造成更大的影响。

「我们需要用电,但另一方面来说,我们也需要保护环境,以免鳗鱼的洄游生态受到干扰,毕竟鳗鱼是重要的地方经济来源」,哈利雅尼说。

去年12月,哈利雅尼安排了一场焦点团体讨论会,与会者有波索能源公司、地方政府官员与反对计划的人。 他说这是这群人第一次坐在一起开会。

对于计划反对者来说,经济发展的承诺已经悬宕超过十年。 如今要再割让更多土地给开发公司,感觉就像是要他们退后一步,让现代化愿景在没有他们存在的地方往前推进。

「我们的客人想要得到很多」,牧师乌里提及波索能源公司。 「他们甚而对我们文化的中心提出要求。 我们应该要离开自己的家园,然后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之外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吗? 」

乌里在他位于坦田那村的教堂礼拜中,力劝教友认真思量水坝对未来世代的影响:「我们的孙辈会怎麽想? 认为我们很友善? 还是很愚蠢? 」

编注 :

[1] 创办人葛佳利表示,「Mosintuwu」意指姐妹情谊、团结和睦、跨越宗教藩篱和谐共处。 学会的创办宗旨是希望在波索地区以跨信仰、促进和平的方式,培力与教育穆斯林和基督徒女性。
[2]波索湖特有的怪颌鱂科鱼类,例如:克鲁氏怪颌鱂(Adrianichthys kruyti)与路氏怪颌鱂(Adrianichthys roseni)
[3]其他特有种鱼类,例如:西里伯正鱵(Nomorhamphus celebensis)与苏拉威西酋酋酋郡信件虎(Mugilogobius sarasinorum)

引用数据:Mongabay(2020年3月12日),Indonesia's Lake Poso, an evolutionary 'gem,' threatened by dam

本文转载自环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