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北京猿人到底跟我们有没有关系?他们是我们的祖先吗?

北京猿人到底跟我们有没有关系?他们是我们的祖先吗?

北京猿人到底跟我们有没有关系?他们是我们的祖先吗?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华日报(高星):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北京房山区周口店龙骨山出土了大约40个左右的直立人化石,他们生活在六七十万年前,被称为北京猿人。研究表明他们的脑量平均在1088克左右,也就是介于现代人跟黑猩猩之间,北京猿人已经能够制作和使用工具,而且会用火,所以他们是具有文化能力的远古人类。

我必须要强调一点,北京猿人是生活在周口店乃至华北地区的季节性迁徙移动的人群,我们在演化阶段上叫他们直立人。他们并不总是在洞穴里生活着,只有少部分人在洞穴里生存过,留下化石供我们今天发掘和研究。

那么,北京猿人到底跟我们有没有关系?他们是我们的祖先吗?

“非洲替代”说并非是共识

学术界很早就得出过结论,北京猿人是我们中国乃至东亚人的祖先。

当时学术界达成了一个共识,最初的人类是从非洲起源的,他们经过不同的演化阶段,到了直立人的时期开始走出非洲,向世界各地迁徙扩散。北京猿人这个支系就到达了东亚,在这个地方生存繁衍开枝散叶,最后就演化成今天的中国人、东亚人。而在欧洲有与北京猿人大概同一时期的海德堡人,他们演化成尼安德特人,后来又变成今天的欧洲人。学术界认为,人类的演化是一个多地区进化的模式,在不同的地区由不同的古老型人类向现代人类演化。

1987年,有三位西方遗传学家提出一个新的理论。他们认为大约二十万年前,非洲诞生了一支新的人类,大概在十万年到五万年前左右走出非洲,所到之处把原来的人类彻底替代了,我们是从非洲出来的这支人类的后代。

但并不是所有的学者都认同现代人类出自非洲这一说法,至少有一部分中外的人类学家,还坚持认为多地区进化应该是现代人演化的一个重要的模式。

在中国,在多地区进化学说的基础上发展出“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假说,这个假说认为在中国和东亚地区,我们人类的演化是连续的,没有发生过中断,而以北京猿人为代表的直立人后来演化成我们现代的人类,其间由于外来人群与本土人群交流,发生过基因的交换。也就是说是以连续进化为主,而基因交流为辅。但是这项理论与出自非洲说相比,一直居于下风。

我们的基因,来自多支古老型祖先

这个局面在2010年的时候发生了改变。在被认为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的化石上,基因得到破译,并发现尼安德特人没有真的灭绝,在欧亚人的身上还有他们的遗传基因,他们也是我们祖先的一部分,虽然他们留下的基因是比较少的。

无独有偶,在西伯利亚一个叫丹尼索瓦的洞穴里,发现了一个人的手指骨,从上面破译提取到了DNA,现在太平洋的一些岛屿上有他们的后代,欧亚人尤其东亚人的身上还有他们的基因。

这种情况不断地被发现。比如去年还有一篇报道,在丹尼索瓦这个洞穴里面发现了尼安德特人跟丹尼索瓦人留下的后代的化石,是一个女孩。

最近在《Natur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在菲律宾的吕宋岛发现了一些人的骨骼,测定的结果是他们生存在五万到七万年前,这些人矮小、特化、很原始,有学者推测他们应该就是以北京猿人为代表的直立人的后代,到岛屿上连续地演化,但最后特化了。

这种现象以前就被发现过。在印度尼西亚的弗洛里斯岛发现过一群生活在五万年前的小矮人,保留的特征特别原始,跟北京猿人差不太多。而且后来在中国的云南马鹿洞和广西隆林发现了一万年前左右的人的化石,他们头骨上表现出的性状也是非常原始的。

这些现象说明什么呢?就是人类的演化不是简单的单向、直线的模式。在过去很长时间内,地球各地存在了一些不同的古老型的人类,我们的祖先应该是很多古老型人群共同构成的。

古人类间有生殖隔离?这不靠谱

具体到北京猿人,他们是否是我们的祖先?我应该说他们很可能是我们的祖先。

为什么?在中国和东亚发现了很多的早期的人类化石,像元谋人,像蓝田人,到后来的山顶洞人,他们都表现出一脉相承的连续演化的性状,没有发生过中断,另外也没有发生过外来人群整体替代所应该有的一些解剖学性状的一种突变。

另外从文化的特点来说,我们也能得出这种结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发现的一些石器,与欧洲和西亚还有非洲发现的一些石器有相似性,但更多的是不同。东亚这个地区石器所代表的人类的技术和文化,以及行为方式,跟西方是有所区别的。

有人说,我们把北京猿人的化石做个DNA的提取和测序,跟现代人比较一下不就解决问题了吗?也没那么简单,因为那么古老的时代,化石一般都保留不了DNA,提取不出来。

还有另一种说法,说北京猿人是直立人,我们是智人,是两个人种,有生殖隔离。我必须说,非常不靠谱。什么是生殖隔离?两个生物群体的异性之间能够进行基因的传递,能够生儿育女,而且他们的儿女还能继续繁衍后代,这叫一个物种,否则就不是一个物种。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马跟驴,马跟驴能够进行交配,生的孩子是骡子,但骡子不能生骡子,所以马跟驴就不是一个物种。但是如果你要把物种的概念和生殖隔离的概念放到人的身上,尤其在人类演化的历史上,这就出问题了。

为什么?我们知道人类起源已经有七百多万年的历史了,经历了像地猿、南方古猿、能人、直立人、早期智人、晚期智人这些阶段,划分的依据是他们化石形态的变化,我们根本不可能从化石的形态上来知道他们存不存在基因交流,存不存在生殖隔离,基于化石特征的人种概念绝不同于物种的概念。

北京猿人化石在哪?不放弃寻找

大家可能都知道北京猿人的化石,包括山顶洞出土的人类化石,都在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丢失了。从我了解的信息来判断,北京猿人的化石可能有三个去向:一个是它们在战乱中被彻底毁掉了;再一个就是,它们可能在日本藏匿着;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它们流落或者存放在中国的某个地方,目标地点包括北京、天津和秦皇岛。至于说它们随着哈里森号或阿波丸号被沉入海底,或者是被运去了美国,这些说法我觉得可以排除。

在日本藏匿的线索不断出现,一些学者包括我在内追踪过,但均无果而终,因为得不到日本政府和相关人士的配合,进行不下去。

至于在中国的线索,我们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追寻,也是一无所获,有的是因为线索不靠谱,有的是因为地形地貌发生了改变,比如说原来传说有几个埋藏着人类化石箱子的地方,现在变成了百货商场或住宅区,没法去挖掘。

北京猿人化石是我们的一个心结,只要它有1%的希望还在世,我们就要付出100%的努力去找到它们。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本文编辑整理自高星在“一席”的演讲)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北京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