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塞维利亚大学研究人员研究了干扰加的斯湾鱼类繁殖和养殖的因素

塞维利亚大学研究人员研究了干扰加的斯湾鱼类繁殖和养殖的因素

塞维利亚大学研究人员研究了干扰加的斯湾鱼类繁殖和养殖的因素

塞维利亚大学研究人员研究了干扰加的斯湾鱼类繁殖和养殖的因素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塞维利亚大学海洋生物学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在何塞.卡洛斯.加西亚.戈麦斯教授的带领下,研究了干扰加的斯湾鱼类繁殖和养殖的因素。该研究重点分析河口,因为由于河与海的接触,河口因其特殊条件而利于该区域物种的繁殖功能。

在瓜达尔基维尔河口发现了大量处于早期的鱼类以及大型浮游动物(鱼类的猎物)。瓜达尔基维尔河的最典型特征是大量的淡水提供了较高的有机物浓度(瓜达尔基维尔河中大型动物的首选食物),并与总悬浮固体、无机物和浊度相关。上述因素加之海水盐差,可以解释大型浮游动物和处于早期阶段的鱼类的高密度。相比之下,在瓜迪亚纳河口和加的斯湾河口反复出现的水母 (Blackfordia virginata) 和栉水母(Bolinopsis sp.)潮影响了它们的繁殖能力。加的斯湾(特别是瓜达尔基维尔河河口内部)数量最多的鱼是欧洲鳀(Engraulis encrasicolus)。

海水盐差结果表明,流量较大的瓜达尔基维尔河和瓜迪亚纳河河口的淡水排放量较高,因此它们在水中产生出不同的物理化学特征,并且产生一个宽广的过渡带,具有纵向盐差(约40-50 km)。相比之下,流域较小的丁托-奥迪尔河口和加的斯湾河口的淡水流量非常低,这解释了为什么它们的内部特征与外域相似。

这里,浊度是另一个要考虑的因素,因为它是鱼幼虫的重要盟友。它们利用水面能见度低的特点来躲避捕食者。同时,由于这些幼虫能够在很短的距离内定位猎物,因此浊度几乎不会影响它们的视线和捕获。简而言之,在河口的鱼幼虫能够在理想的环境中长大,并可以满足野生动物“吃而不被吃”的重要准则。

为了进行该研究,研究人员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炎热干燥季节从河口采集了样本。由于这些环境高度波动,在河口的幼鱼和幼鱼群落中观察到了一些时间差异。因此,连续3年的采样可以使研究人员更加确定所研究的不同空间之间的差异。实际上,在加的斯湾两个产量最高的河口(瓜迪亚纳河和瓜达基维尔河)之间发现的鱼幼虫和幼鱼的丰度平均差异最大,后者的差异达到5倍,甚至有一年的时间高达10倍。

另一方面,在瓜迪亚纳河和加的斯湾仅在2017年和2018年观察到水母和栉水母的数量骤增,而2016年则没有。该时间变化的原因仍然未知,但是我们正在研究哪些其他因素可能会造成这些差异。

这项研究与塞维利亚大学的一般研究服务(SGI)机构合作,并由塞维利亚港口管理局全额资助。在获取瓜达尔基维尔河河口及周边地区知识的过程中,促进了对自然环境更好的综合管理、可持续开发和保护,这是《2025年塞维利亚港口战略计划》中所设计的。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塞维利亚 鱼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