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一座有3700年历史的迦南宫殿为何遭到弃置?研究人员在以色列花费数年寻找证据

研究人员在以色列花费数年寻找证据──而他们的发现可能对该地区的当代居民独具意义。 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研究人员在以色列花费数年寻找证据──而他们的发现可能对该地区的当代居民独具意义。 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较远处宫殿房间的墙呈现可见的波浪状,这也显示可能曾经有地震活动。 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较远处宫殿房间的墙呈现可见的波浪状,这也显示可能曾经有地震活动。 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遗址的空拍照显示一条沟渠水平穿过遗址上半部。 PHOTOGRAPH BY GRIFFIN AERIAL IMAGING

遗址的空拍照显示一条沟渠水平穿过遗址上半部。 PHOTOGRAPH BY GRIFFIN AERIAL IMAGING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KRISTIN ROMEY 编译:石颐珊):研究人员在以色列花费数年寻找证据──而他们的发现可能对该地区的当代居民独具意义。

公元前18世纪,一座壮观的迦南宫殿耸立在今日以色列北部的特拉卡布里(Tel Kabri)。这座庞大的建筑物占地1830坪,比一座购物中心还大;宫殿中覆满壁画,有一座华美的宴会厅,还有摆满上百坛大型香料红酒坛的储藏室。

然而在那个世纪的某个时间点上,这座宫殿突然遭到遗弃并闲置了将近千年。

大约3700年后,于2009年开始发掘宫殿的考古学家们坐困愁城。这座美丽且重要的建物显然曾经是该区域迦南人的政治中心。而且在它被闲置前不久才刚整修过。所以其中住民究竟为何离去?

这座30公顷大的特拉卡布里遗址位处板块运动活跃的区域,所以很容易就能将矛头指向地震。但是考古学家对此感到犹豫:归咎于地震似乎是个轻松的解方,就像流传在考古学家之间的笑话那样,只要是无法解释的器物都归类给「仪式」用品就好。

特拉卡布里团队没有这么做,他们反而花费数个发掘季试图厘清种种可能性。在国家地理学会的支助下,他们寻找干旱、洪水,或其他可能驱走居民的环境因素证据。他们找寻火灾的迹象、武器,或可能指向暴力或战斗的未埋葬尸体。没有东西。什么都找不到。

海法大学的阿萨夫.伊苏尔.兰道(Assaf Yasur Landau)是发掘共同主持人,也是在一篇9月上旬刊载在《科学公共图书馆总刊》(PLoS One)期刊上的论文共同作者,他说他花了六年才拥抱这个可能性:地震或许摧毁了这座迦南宫殿。

「我想要完全确定我们在下结论之前一丝不苟地仔细考量过所有可能,」他说:「做研究超级重要的事情是不能哗众取宠,必须要有良好的科学精神。不然这样对科学和对我们服务的社群都有很大的坏处。」

2011年,特拉卡布里团队开始挖出一条直直穿过宫殿的沟渠。起初考古学家们认为这是一条现代沟渠,可能是遗址周围酪梨农场的灌溉渠道,或是在1948年第一次以阿战争期间挖出来的。

「1948年路对面那边就有一场战役,」特拉卡布里遗址的发掘共同主持人,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艾瑞克.克莱恩(Eric Cline)说:「我们在笔记里都称它叫当代坦克沟渠。」

然而在数季发掘之间,考古学家开始注意到宫殿有一些看起来不大对劲的特征。有些墙稍微偏了。有些地板略呈波浪状、以奇怪的角度倾斜,或有凹洞,仿佛曾经有重物从高处砸落。

到2019年,考古学家已经挖出了30公尺长的沟渠,他们也注意到宫殿似乎有三段墙掉入沟渠之中。

「那个时候我们就互看一眼,然后这个区域的负责人就说,『我不认为这是当代沟渠。我认为这是古代沟渠,』」克莱恩回忆说:「接着其中一个人就说,『呃,地震?』」然后我们就觉得,嗯,大概吧。该打电话给麦可了。 」

麦可.拉札(Michael Lazar)是海法大学海洋地球科学系的研究科学家,也是这篇《科学公共图书馆总刊》期刊论文的第一作者,他曾在2013年团队首度发现一间葡萄酒储藏室的时候造访过特拉卡布里。 「我看到许多被塌陷的屋顶给压碎的酒坛,」他回忆说:「阿萨夫说,『你怎么看?』然后我说,地震。然后阿萨夫又说,『不是啦,我是问你认真觉得是什么造成的。』」

现在六年过去了,这些专家们站在沟渠旁推测这是一道地震造成的裂隙。这可能是土壤液化的结果(即土壤因为充满水而失去结构),成因可能是地震的直接冲击,或者是远处一场地震扰乱了特拉卡布里的高地下水位所带来的间接后果。

研究人员接着开始分析覆盖着宫殿地板的细致沉积物颗粒,并且发现这是由泥灰和破碎的墙壁所组成的混乱坍塌建材,而且它们是在单一事件中倒塌的。地板上没有泥浆,这表示地板在被这层沉积层覆盖以前从未暴露在自然环境之下。这是一桩发生在转瞬之间的事件,而非缓慢颓顷的过程。

所有的古怪特征摆在一起之后都开始有了意义:偏移的墙;倾斜且有凹洞的地板;原地被砸碎的巨大陶制酒坛;微观地质学上的证据;还有将宫殿一分为二的裂隙。此外,死海的沉积纪录显示西元前1700年左右该地区曾经发生地震,差不多就是宫殿遭到弃置的时间。地震是唯一适切的解释。

「这就是考古学,」克莱恩说:「你懂的,片断资讯会结合在一起。你会抛弃旧的假设,做出更好的假设,然后最终你得召唤出福尔摩斯,对吧?你会去除不可能的情境然后专注在剩下的可能性上面。」

蒂娜.涅米(Tina Niemi)是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分校地质学家,并未参与特拉卡布里计画,但他同意这些证据指向地震,虽然他说必须进行更多研究来判断地震究竟从何而来。可能是遗址附近较小的卡布里断层吗?或是东边40公里处更大且更加危险的死海断层呢?对穿过宫殿的断层进行剖面发掘,他说,可能有助回答这个问题。

伊苏尔.兰道再也不对地震假设抱持怀疑了。 「在这个计划中,我们已经针对这个特定问题研究过五年多了,所以能找到答案真的、真的让人很开心。」

但是对拉札而言,这项发现新提出了关于该区居民安危的担忧,尤其如果宫殿的毁灭肇因于卡布里断层则更是如此。 「当你谈到以色列的地震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想到死海断层,」他说:「就是这样,死海断层以外的所有东西都不被当作重大威胁。」

拉札补充说卡布里断层已经从以色列最新的潜在活动断层地图中消失了。然而如果它真的造成了仅仅3700年前──地质上一眨眼的时间──的破坏,它未来再度活动的可能性就不容忽视。

「它绝对有造成灾难的潜力,所以我们必须要把它放回断层地图上。」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