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国际太空站(ISS)发生气体泄漏事件 太空人正积极展开搜索

国际太空站(ISS)发生气体泄漏事件 太空人正积极展开搜索

国际太空站(ISS)发生气体泄漏事件 太空人正积极展开搜索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实习记者 刘雪儿):国际太空站(ISS)发生气体泄漏的事件,位置已锁定于俄罗斯服务模块,目前太空人正积极展开搜索,以精确定位气体泄漏的地方,所幸这种情况不会对机组人员的生命和健康造成任何威胁。

根据CNN报导,空间站副经理肯尼·托德(Kenny Todd)说,泄漏是一年多以前首次发现的,但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范围一直扩大,而团队于9月28日进行的测试时,才得以确认其缺口是来自于俄罗斯服务模块之一。

据报导,虽然机组人员在轨道实验室中生活时,会感到舒适的压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空间站确实出现微小的漏气现象,而国际太空站预计将于本周末进行无人飞船补给,其物资包括氮气罐,可将定期送入空间站,从而可以进行定期加压。

相关报道:NASA称国际空间站气体泄漏或为温度变化导致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数周前,国际空间站突然发生了疑似气体泄漏的事件,但美国宇航局未能找到确切的位置。周一晚上的时候,情况似乎变得更加严重。不过现在,该机构猜测问题或由温度变化所引发。因为即便将所有宇航员都集中隔离到一个模块,还是没能找到国际空间站上的泄露源。

NASA 表示,周一晚间,国际空间站上的宇航员被地面工程师唤醒。因其怀疑泄露状况有所加重,于是督促对空间站模块进行额外的测试。虽然有些闹心,但好在排查范围已被进一步缩小。

目前 NASA 和俄罗斯宇航局仍未找到确切的泄漏点,但基于对模块的压力测试,嫌疑点位已经收窄到了 Zvezda 服务模块所在的主要工作区域(位于俄罗斯空间站一侧)。

按照指示,国际空间站站长 Chris Cassidy 与俄罗斯宇航员 Anatoly Ivanishin 和 Ivan Vagner 进入了俄方空间站一侧,对舱内的各个位置进行了数据测量和收集。

之后一夜观测到的泄漏量,被归于空间站上的临时温度变化,因为总体的泄漏率仍保持不变。

期间宇航员们逐一关闭了 Zvezda 模块的舱门,并且动用了“超声波检漏仪”来多次读取模块内的压力数值,以进一步缩小泄露点位的排查范围。

由于仍未找到泄漏点,NASA 最终还是决定重新开启舱门,并让大家恢复正常作业。毕竟国际空间站本体就不是一台完全密封的机器,正常范围内的空气泄漏仍是可接受的。

只是出于安全的考虑,NASA 与俄罗斯宇航局还是对略高于平均水平的泄漏率展开了调查,以避免意外事件对宇航员们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

相关报道:国际空间站俄”星辰“舱”漏气“排查工作暂停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10月5日电,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转播的宇航员与地面间通话, 国际空间站俄”星辰“舱”漏气“排查工作受热控泵噪音影响暂停。

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对莫斯科州科罗廖夫地面飞行控制中心专家说:“我们暂停了今天的(排查)工作。”伊万尼申表示,热控泵噪音影响”漏气“声的“听诊”。他说:“在热控系统泵工作情况下借助听诊器去寻找“漏气”点不现实。”

地面飞行控制中心专家对此表示同意并指出,此前并未建议关闭热控泵。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晚些时候表示,将使用超声波检漏仪寻找“漏气”点,国际空间站目前的“漏气”速度不对宇航员构成威胁。

此前,宇航员曾利用GoPro摄像机、细纸条、细塑料条,以及塑料袋和塑料薄膜寻找“漏气”点。

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载人航天计划执行主任谢尔盖·克里卡廖夫认为,若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段失密故障长时间无法排除,则需要向空间站补充氧气。

漏气事件并非在空间站上第一次出现。早在2018年,国际空间站上就曾监测到有气体泄漏,经过排查,工作人员在与国际空间站对接的“联盟MS-09”飞船上,发现了一个直径约2毫米的洞。

当前,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和伊万∙瓦格纳,以及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正在国际空间站值守。

相关报道:国际空间站宇航员提议借助听诊器寻找“漏气”点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10月5日电,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转播的宇航员与地面间通话,国际空间站宇航员提议借助听诊器寻找俄罗斯“星辰”号服务舱内的“漏气”点。

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和伊万∙瓦格纳向莫斯科州科罗廖夫地面飞行控制中心专家提出一个方案,借助听诊器寻找“星辰”号服务舱中转隔舱内的“漏气”点。

此前,宇航员曾利用GoPro摄像机、细纸条、细塑料条,以及塑料袋和塑料薄膜寻找“漏气”点。

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载人航天计划执行主任谢尔盖·克里卡廖夫认为,若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段失密故障长时间无法排除,则需要向空间站补充氧气。

漏气事件并非在空间站上第一次出现。

早在2018年,国际空间站上就曾监测到有气体泄漏,经过排查,工作人员在与国际空间站对接的“联盟MS-09”飞船上,发现了一个直径约2毫米的洞。

当前,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和伊万∙瓦格纳,以及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正在国际空间站值守。

相关报道:NASA转播: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中发现两个可能漏气点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10月7日电,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转播的国际空间站队员与地面的谈话,在国际空间站俄罗斯“星辰”号服务舱中发现了两个可能漏气点。

莫斯科州飞行指挥中心的一位专家对俄罗斯宇航员说:“现在有两个推测(泄漏)区域……因此想法是这样的,通过(使用GoPro摄像头拍摄的)今天夜间的画面对这两个位置进行仔细查看。”

该专家指出,第一个可能漏气区位于宽带通信设备区域,第二个位于管道区域。第一个区域是此前通过GoPro摄像头拍摄的灰尘移动发现的。

国际空间站2019年9月曾查出有空气少量泄漏。2020年8-9月份,在泄露速度扩大到5倍之后(从每天270克增加到1.4公斤),队员们两次关闭各舱段的舱门,以检查其密封性,并在俄罗斯段中规避数日。后来发现泄漏地点位于俄罗斯“星辰”号服务舱。

国际空间站的失压速度为每8小时1毫米汞柱。不过,据俄航天集团对卫星通讯社表示,这对国际空间站的队员没有危险,也不影响空间站在载人状态下的飞行。

国际空间站俄罗斯段飞行负责人弗拉基米尔·索洛维约夫对空间站队员表示,空气泄漏“极小”,“时有时无”,也可能找不到0.6-0.8毫米的推测孔洞或裂纹。

俄航天集团载人航天计划执行主任谢尔盖·克里卡廖夫认为,如果队员们长时间无法排除泄露,则需要向该空间站运送更多空气。

当前,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和伊万∙瓦格纳,以及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正在国际空间站值守。

相关报道:国家空间站宇航员将使用美国密封胶封堵“星辰”舱上疑似漏气的地方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10月9日电: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转播的宇航员与地面间通话,莫斯科州科罗廖夫地面飞行控制中心专家要求国家空间站宇航员使用美国密封胶条封堵住俄罗斯“星辰”号服务舱隔舱内疑似漏气的地方。

地面飞行控制中心专家对俄罗斯宇航员伊万∙瓦格纳说:“克里斯(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会给你这种密封胶,一种胶条。需要注意的是:必须戴手套操作,要把胶条展开,自己试试看。”

宇航员需要把“星辰”号服务舱中转隔舱中发现的两个“漏气孔”:一个在热控系统管道附近,另一个在宽带通信系统波导管密封b板周围。

国际空间站2019年9月曾查出有空气少量泄漏。2020年8-9月份,在泄露速度扩大到5倍之后(从每天270克增加到1.4公斤),队员们两次关闭各舱段的舱门,以检查其密封性,并在俄罗斯段中规避数日。后来发现泄漏地点位于俄罗斯“星辰”号服务舱。

国际空间站的失压速度为每8小时1毫米汞柱。不过,据俄航天集团对卫星通讯社表示,这对国际空间站的队员没有危险,也不影响空间站在载人状态下的飞行。

国际空间站俄罗斯段飞行负责人弗拉基米尔∙索洛维约夫对空间站队员表示,空气泄漏“极小”,“时有时无”,也可能找不到0.6-0.8毫米的推测孔洞或裂纹。

俄航天集团载人航天计划执行主任谢尔盖∙克里卡廖夫认为,如果队员们长时间无法排除泄露,则需要向该空间站运送更多空气。

当前,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和伊万∙瓦格纳,以及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正在国际空间站值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国际太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