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从栖地缩减和野生动物走私夹缝中幸存的尼泊尔境内印度犀面临新威胁──气候迅速暖化

尼泊尔的印度犀正面临新威胁,异常的天气增加了它们死亡风险。照片来源:Antonio Cinotti(CC BY-NC-ND 2.0)

尼泊尔的印度犀正面临新威胁,异常的天气增加了它们死亡风险。照片来源:Antonio Cinotti(CC BY-NC-ND 2.0)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资讯中心(姜唯 编译):尼泊尔的印度犀(Indian rhinoceros,学名:Rhinoceros unicornis)好不容易从狩猎、栖地缩减和野生动物走私的夹缝中幸存下来,现在又出现新的威胁──气候迅速暖化,改变了它们的生活环境。

大洪水与长期的干旱 改变了印度犀的河流栖息地

自今年7月11日至今,尼泊尔南部奇旺国家公园(Chitwan National Park)已经发现八头印度犀的尸体,其中半数是死于纳拉亚尼河前所未见的大洪水。 10月5日,一头印度犀掉入Balmiki-Gandaki灌溉水道淹死。两天后,又有一只印度犀尸体被冲上河岸。

据信,其中一头印度犀是被盗猎者趁着封城期间射杀,中断了尼泊尔四年零犀牛盗猎的纪录。生活在尼泊尔塔里平原的印度犀一度濒临灭绝,幸好,现在光是在奇旺国家公园已达到605只,在巴尔迪亚国家公园也有十几只。

「印度犀克服了重重威胁,但是气候变迁再次带来新的挑战,」犀牛保育博士Shantaraj Gyawali说,不稳定的天气,包括季风期间的大雨和洪水,以及旱季的长期干旱,已经改变了印度犀的河流栖息地。

破纪录降雨淹没了国家公园的草原 许多动物来不及逃生

在干旱季节靠水坑生活的犀牛、老虎和其他物种处境艰难,因为许多水坑已经干涸。部分原因是天气越来越不稳定,季风降雨过多,而春季雨又太少。公园外农民过度抽取地下水也使地下水位下降。

国家公园和野生动物保护部在塔莱公园挖了500个池塘,加上另外200个池塘,为即将到来的旱季做准备。该机关也尝试在泛滥平原上为犀牛和其他有蹄类动物复育原生草地,这些动物是老虎和其他肉食动物的猎物。

季风季节犀牛溺水死亡让奇旺国家公园当局相当忧心。当局认为这罕见的大雨很可能是气候变迁所致。今年,尼泊尔的八个气象站降雨都破纪录。

纳斯基亚尼河分水岭上游卡斯基气象站在7月至9月降雨高达4519公厘,比正常高33%。奇旺今年的降雨量为3130公厘,远高于年平均水平2450公厘。所有的雨水都透过支流汇入纳拉亚尼河(Narayani River),淹没了奇旺国家公园的草原和森林,许多野生动物来不及逃生。

奇旺国家公园人员拉姆(Ashok Ram)说:「犀牛死于自然原因时,我们不会过度担心。但是犀牛淹死,或被洪水冲到印度,就是个警讯了。」

犀牛的活动范围发生改变 加剧人与野生动物冲突

2017年,拉普蒂河(Rapti River)和纳拉亚尼河突然发生洪水,将犀牛在内的许多野生动物冲过国境,冲到印度瓦尔米基国家公园。几个月后,九头犀牛被送回奇旺。另一头失踪的犀牛后来也终于被找到并安置,并于8月被送返尼泊尔。

没有迹象显示今年的洪水是否还会强到将犀牛冲到印度,但洪灾的频率和强度不断提高,令尼泊尔环团感到忧心忡忡。他们认为这是气候变迁的关系。

此外,新的外来种植物已经取代了犀牛最喜欢的草料,潮湿的土地变得干燥,让犀牛不得不到公园外觅食,跑到奇旺的Sauraha和Meghauli等旅游城镇。犀牛在街上散步的景象让这些地方成为旅游景点。同时也发生农民为防止犀牛破坏作物,而电或毒犀牛的情形。

拉姆表示,他们注意到犀牛活动范围已从国家公园东侧转移到国家公园西侧:「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在寻找更好的觅食地点或水坑。」

拉普蒂河和纳拉亚尼河沿岸泛滥平原与牛轭湖旁的高草丛,已被小花蔓泽兰等各种入侵种取代,这些入侵种多是受惠于全球温度升高的物种。

拉姆说:「气候变迁很可能威胁到尼泊尔犀牛和自然保育上的成果。」

参考资料:IPS(2020年10月19日),Climate Change: New Threat to Nepal’s Rhinos

本文转载自「环境资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资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尼泊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