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从暴力到民主 动物世界如何决定谁是领袖?

在乌干达的一群黑猩猩。有些黑猩猩的优势雄性采用铁腕统治,有些则以较温和的方式治理。 PHOTOGRAPH BY RONAN DONOVAN, NAT GEO I

在乌干达的一群黑猩猩。有些黑猩猩的优势雄性采用铁腕统治,有些则以较温和的方式治理。 PHOTOGRAPH BY RONAN DONOVA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英国的一个蜂巢中,工蜂们围绕着产卵的蜂后。 PHOTOGRAPH BY KIM TAYLOR, NATURE PICTURE LIBRARY

在英国的一个蜂巢中,工蜂们围绕着产卵的蜂后。 PHOTOGRAPH BY KIM TAYLOR, NATURE PICTURE LIBRARY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BRIAN HANDWERK 编译:曾柏谚):美国总统大选刚过,我们应景来看看大至大象、小至蜜蜂,动物如何保持社会井井有条。

不论是蜜蜂、海豚或是大象,许多动物生活在由单一领袖领导的合作群体之中。一如人类社会,这些动物统治者取得权力的方式也各有不同。

好比黑猩猩会随着体型与性格的不同,以暴力或联盟的方式拿下龙头;另一些动物,如斑鬣狗的老大,则是像人类的君主政体一样,由性别或血统定夺;也有像棘背鱼(Stickleback)这样,单纯追随鱼群中最好看的鱼即可。

加州米尔斯学院的行为生态学家珍妮佛.史密斯(Jennifer Smith)表示,虽然有时候人类会视领导者的「高龄」为一种弱点──至少对美国总统而言如此──但有些动物反而欣然迎向长者。

史密斯说:「通常哺乳类会主动跟随在那些,于一生中累积了更多知识与经验的动物身旁。」,而这现象在雌性长者身上更是如此。

老娘当家

以非洲象为例,当家的就是象群中最年长的母象。

根据肯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Amboseli National Park)的研究,这些可达60高龄的大母象最擅长认出危险的狮吼声,并保护亲属幸免于外侮;它们还能透过出了名的记忆力绘制地景图,带领象群找到食物、水源等必要资源。史密斯说:「它们的领袖地位源于声望与成就。」

老后领军的现象也出现在虎鲸身上。在雌虎鲸生下最后一胎后,它还会带领它的家族长达50年之久。最近一项研究显示,停经后的雌性雌虎鲸会带领虎鲸群前往最佳地点捕鱼,因而对其亲属的存续相当重要;一旦祖母级的虎鲸死亡,其子嗣的死亡风险也随之攀升。

「老奶奶的生态知识对它们的社会来说非常重要,在食物匮乏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史密斯说

嫡传制度

优势雌性也统御着非洲的斑鬣狗部族。每个部族可以多达130只斑鬣狗,雌斑鬣狗一出生就会被划分到一个固定的社会阶级中──就好像一个没有人能从中毕业的高中小团体。

「在斑点鬣狗的社会中,女王是继承母亲的阶级而来,属于一种社会知识与权力的转移。」史密斯说明。

在规模较大的鬣狗部族中会有许多家族,家族间以王族为首,并次第拥有分配食物与资源的位阶,比如优势雌性与它们的小孩能在亲属间获得最优渥的食物与社会支持。这样的体制通常能确保这些雌性更加健康、产下更多后代,经由如此循环维持社会阶级稳固,也让雄性稳居次要位阶。

「在鬣狗部族中,方方面面都是由雌性发号施令。」史密斯说

暴力至上

黑猩猩社会的顶层是一个以「性」为主要兴趣的优势雄性。领导者享有亲近可生育雌性的机会,也会是最多子嗣的父亲。

黑猩猩领袖藉由遏止群内纷争,以及控制食物等资源来维持群体和谐;它们也决定用餐顺序,该顺序也代表谁能够与谁交配──这可是相当受到支持者欢迎的政治分肥。

黑猩猩群体中的优势雄性并非如鬣狗一样与生俱来,所以它们一直在防范其他伺机政变的雄黑猩猩。正因如此,明尼苏达大学研究大型猿类群体关系的生态学家迈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说:「许多黑猩猩首领都是『自私的暴徒』,它们非常努力透过恐吓所有人来维持尊崇的地位。」

建立联盟

但事情并非总是如此。

有趣的是,有些黑猩猩──特别是那些体性较小、较温和的黑猩猩──是透过截然不同的策略成为领袖:结盟。

威尔逊在坦尚尼亚的贡贝溪国家公园(Gombe Stream National Park),研究一只被研究人员称作佛洛伊德的黑猩猩首领。这只雄黑猩猩藉由理毛、花更多时间互动等方式,与追随者打好关系来维持权力。其他也采取这种策略的雄黑猩猩,也曾被人观察到给婴儿呵痒,简直就跟人类从政者在竞选站点亲吻婴儿一模一样。

佛洛伊德透过示好与一些老套的政治手腕,获得了追随者的忠诚,以及食物、梳理、交配机会等特权。

有志一同

政治学家研究人类有多大程度会依据「魅力」来选择领导人──同样的标准也适用在其他动物身上。

三刺棘背鱼(three-spined stickleback)是一种原产于北半球的小鱼,它们追求的是身体上的吸引力。这可不是基于什么肤浅的美学,三次鱼之所以选择肥硕、体表光滑──代表身体健康──的领袖,正是因为这些条件背后意味着强健的身体与生存技能。

这项研究也发现,一旦鱼群中有一条鱼认定了并开始追随那个有魅力的领袖,其余的鱼就会跟着大多数鱼走。

从鱼群愈大,愈有可能追随到正确领导者的结果来看,人数增加确实有助于群体做出正确选择。但和人类一样,共识决也有它的缺点──有时候少数鱼会追随到不那么理想的鱼领袖,让整群鱼误入歧途。

舞式民主

蜂后以一种非常暴力的方式登上王位。工蜂会喂食普通的工蜂幼虫特殊的食物,养育出十几只蜂后候选者。随后,工蜂们各退一步让蜂后候选者一对一决斗:胜者为王,输家则死在致命的螫伤之下。

最后的赢家就是蜂后了,但它其实算不上是所谓的领导者。着有《蜜蜂民主》(Honeybee Democracy)的康乃尔大学生物学家汤玛士.希利(Thomas Seeley)表示:「蜂后的功能是产卵,除了是一名娴熟的战士,这就是它会做的一切了。」

希利说,尽管蜂后黄袍加身,但当蜜蜂面临濒危的蜂巢要迁往何处,或一个成功茁壮的蜂巢是否要分蜂等生死抉择时,它们会以民主的方式决定走哪条路线来带领蜂巢。

上百只侦查蜂在外出寻找新巢位后,会返回蜂巢报告觅得的黄金地段。侦查蜂跳舞──借此传达距离与方位的资讯──跳的越有有劲,就越能吸引其他侦查蜂前去访视该地点。

当访问某个优质地点的侦查蜂超过一定数量后,该地点的蜜蜂会意识到它们已经达到法定蜂数并将「赢得选举」。紧接,它们会返回蜂巢让其他蜜蜂依这个结果行动。

希利表示,将蜜蜂的行为与人类选举并列时相当有趣。在人类选举中,候选人并不一定有什么动机诚实以对;相反的,坦承未来家园的宜居度对蜜蜂来说相当重要。

「每只蜜蜂成功与否都得仰赖蜂群的表现,」希利说。因此它们「只能正确回报,否则自己也会被自己搞砸。」 这条戒律对于包含我们人类在内的其他物种来说,也许值得借镜。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