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熊本大学的小畑弘己教授使用X射线从3600年前绳文时期晚期陶器中发现28处米虫压痕

熊本大学的小畑弘己教授使用X射线从3600年前绳文时期晚期陶器中发现28处米虫压痕

熊本大学的小畑弘己教授使用X射线从3600年前绳文时期晚期陶器中发现28处米虫压痕

熊本大学的小畑弘己教授使用X射线从3600年前绳文时期晚期陶器中发现28处米虫压痕(CREDIT:Professor Hiroki Obata)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熊本大学的小畑弘己教授使用X射线设备从九州宫崎县役所田遗址出土的绳文时期晚期的陶器(3600年前)中发现了28处米虫的压痕。大量混入米虫压痕的陶器首次在九州被发现。这次发现的陶器的印痕密度是迄今为止日本国内最高的。

压痕是陶器表面和横截面上的种子和虫形成的痕迹,自2003年以来一直采用一种 陶器压痕法的研究方法进行探索。在压痕中,无法通过视觉确认的压痕可以使用X射线CT的陶器压痕法。用这种方法,小畑教授的研究小组于2010年在种子岛发现了一万年前的米虫压痕。传统上,人们认为该米虫和水稻一起来自朝鲜半岛,这一发现表明,它早在大米传播之前就已存在于日本。

此外,小畑教授等人的团队分别于2012年在青森县的三内丸山遗址,2013年在北海道的馆崎遗址发现了米虫的压痕。一些研究证明,绳文人把栗子带到了不产栗子的北海道和东北地区。小畑教授等人的团队发现了当栗子被引进时,米虫也被带入了。这支持了食品害虫的米虫是人工扩散的理论。

在宫崎县的役所田遗址遗迹里,没有从陶器的粘土里发现米虫,而是混入在栗子的皮中。这一发现间接地证明了坚果类储藏与害虫的关系,事实证明,绳文人的周围存在大量超出想象范围的米虫。

小畑教授进行了如下评论。绳文时代存在诸如像米虫这样的食物害虫,并且其传播的原因是定居的生活方式以及食物运输和贸易,完全相同的现象是,现代社会的灾害和疫病不仅是来源于自然的力量,也伴随人类的聚集和商品的移动而扩大,在思考现代社会时也可以作为一个教训。

本研究成果刊登在2020年10月9日的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学术杂志上。

Source: Obata, H., Miyaura, M., & Nakano, K. (2020). Jomon pottery and maize weevils, Sitophilus zeamais, in Japan.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 34, 102599. doi:10.1016/j.jasrep.2020.102599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陶器 米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