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商业化石猎人发现“决斗恐龙”化石:三角龙与霸王龙之间的致命争斗

决斗恐龙的化石可能呈现出一只三角龙与一只霸王龙亚成体之间的致命争斗,上图是艺术家重建出的史前美国蒙大拿州。 ILLUSTRATION BY ANTHONY HU

决斗恐龙的化石可能呈现出一只三角龙与一只霸王龙亚成体之间的致命争斗,上图是艺术家重建出的史前美国蒙大拿州。 ILLUSTRATION BY ANTHONY HUTCHINGS

2006年,商业化石猎人发现了这副几近完整的精美暴龙化石,旁边还躺着一只植食性三角龙骨骸。最近,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博物馆取得了这对史前化石,科学家首度有机会开始

2006年,商业化石猎人发现了这副几近完整的精美暴龙化石,旁边还躺着一只植食性三角龙骨骸。最近,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博物馆取得了这对史前化石,科学家首度有机会开始研究这副化石。 PHOTOGRAPH BY MATT ZEHER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AEL GRESHKO 编译:石颐珊):北卡罗来纳州一座博物馆最近取得一副由私人收存超过十年的化石标本,长眠其中的是纠缠在一起的霸王龙和三角龙,它们貌似于争斗之中死亡。

十多年来,古生物学家都在想望一副化石,它同时保存了两种明星恐龙的骨骸,即霸王龙(Tyrannosaurus rex)与三角龙(Triceratops)。这两只恐龙的骨头不仅呈现出栩栩如生的样态,甚至还纠缠在一起。

两只标本在同类恐龙化石中都属保存绝佳之列。这对被昵称为「决斗恐龙」(Dueling Dinosaurs)的化石共同体现了一桩古生物学谜团:这些猛兽是否只是偶然被埋在一起,例如它们的尸体被卡在河中同一片沙洲上?或者它们被定型于一场殊死斗中?过去从来没有人能够研究这副化石以找出答案。

但情势即将改变。经过历时数年的诉讼战,这件多年来被锁在研究室或仓库中的知名化石即将被送往位于罗里(Raleigh)的北卡罗莱纳州自然科学博物馆(North Carolina Museum of Natural Sciences, NCMNS)。在私人基金会与市、郡、州等各级政府的捐款协助之下,非营利组织北卡罗莱纳州自然科学博物馆之友(Friends of the North Carolina Museum of Natural Sciences)将代表博物馆以未公开的金额买下决斗恐龙。

这副化石将被安置在博物馆的一个新的扩建里,该扩建将设有最先进的古生物学研究室,并预计于2022年开放。 「决斗恐龙著实是一块被藏了十多年的瑰宝。」琳赛.札诺(Lindsay Zanno)说,他是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的古生物学家,也是北卡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古生物学主席。

古生物学家们为决斗恐龙找到家的新闻开心。 「这些化石将促成千百篇研究。」丹佛自然与科学博物馆(Denver Museum of Nature and Science)的古生物学家泰勒.里森(Tyler Lyson)说。

「它将会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标本。」古生物学家科克.强森(Kirk Johnson)说,他是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旗下国立自然史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主管。

阴影中的14年

决斗恐龙的发掘故事以及它来到北卡自然科学博物馆的漫长旅途之戏剧性完全不逊于化石本身。

2006年夏天,正当烈日烘烤美国蒙大拿州加菲尔德郡(Garfield County)之际,化石猎人克莱顿.菲普斯(Clayton Phipps)找到了他人生中的重大发现。正当菲普斯和他的团队搜索里格.莫瑞(Lige Murray)与玛丽安.莫瑞(Mary Ann Murray)拥有的牧场时,菲普斯的表亲查德.欧康纳(Chad O’Connor)发现了由骨头碎片串连成的痕迹,这条路径领他们找到一块因侵蚀而露出山坡的三角龙骨盆。历经数个月的断续挖掘,他们最终取出了由一只大致完整的三角龙所组成的巧克力色化石,以及一只邻近的霸王龙化石。

菲普斯团队先以粗麻布与石膏保护化石,再将它运离莫瑞家的牧场,接下来数年间化石都储存在蒙大拿州佩克堡(Fort Peck)的一间私人实验室中。菲普斯和莫瑞家试图说服博物馆买下这副化石,但是他们找不到任何买家。菲普斯回忆有些古生物学家质疑他发掘与纪录遗址的方式。

在美国,联邦政府所有地上发现的化石必须编入规制内的藏品名册,例如官方认可的博物馆。然而私有土地上发现的化石,例如这副决斗恐龙,可以被合法买卖。

2013年,以伦敦为据点的拍卖行邦瀚斯(Bonhams)说服菲普斯和莫瑞一家尝试拍卖化石。虽然他们对于放弃把关买家身份这件事怀有复杂感受,但菲普斯和莫瑞家还有高额费用有待清偿,于是他们同意拍卖。然而拍卖失败了,没有任何出价达到600万美金的底价。决斗恐龙于是离开了纽约市的拍卖行,转进位于长岛(Long Island)的一座储藏设施。

数年以后,札诺经由​​菲普斯的好友,南达科他州(South Dakota)商业古生物公司黑山研究所(Black Hills Institute)总裁彼特.拉森(Pete Larson)联络上他,询问将决斗恐龙卖给北卡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可能性。 2016年2月,札诺和一队博物馆员工造访这座长岛仓库,根据他的形容,那是敬畏油然而生的时刻。

「看到这些标本的时候,你几乎无法不想像它们步出石膏块且与你擦身而过,」他说:「你能直接看见它们活着时的样子。」

交易协商地很顺利,但是在决斗恐龙得以进驻罗里以前,他们还得先克服折腾多年的官司。

在2013年的拍卖进行以前,莫瑞家就听闻风声说他们牧场的前生意伙伴杰瑞.西弗森(Jerry Severson)与罗​​伯特.西弗森(Robert Severson)正在威吓着要提告,玛丽安.莫瑞说。莫瑞家于2005年买下西弗森家的土地产权时,西弗森兄弟保留了这片地三分之二的地下采矿权。西弗森兄弟宣称他们的采矿权让他们也拥有决斗恐龙──蒙大拿州史上最好的标本之二──的部分产权与售出后利润。

超过一世纪以来,蒙大拿州的化石采集都在所有权归地主而非矿权所有人的假设下进行。于是莫瑞家先发制人地上了蒙大拿州法庭以寻求化石不属于矿产的判决。

不在蒙大拿州的西弗森兄弟于是将案子搬上联邦地区法院,而法院在2016年做出偏向莫瑞家的判决。西弗森兄弟于是上诉。令菲普斯、拉森与莫瑞一家震惊的是,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Ninth Circuit)于2018年做出偏向西弗森兄弟的判决,判给他们决斗恐龙的大部分所有权。

这项判决在古生物学家眼中是一场灾难。不仅是将化石视为矿物的逻辑可能颠覆一世纪以来的化石所有权宣称,而且地产背后的矿权通常非常破碎,未来要取得私人土地的发掘许可几乎不再可能。因此拥有2000名会员的古脊椎动物学会(Society of Vertebrate Paleontology)与一批博物馆一同加入一群蒙大拿州地主,结成暂时性的联盟,代表莫瑞一家提出申辩状。

论及美国的私有化石交易,这几个团体的意见并不总是一致,所以为这桩案件形成的结盟「是很罕见的团结」大卫.伊凡斯(David Evans)说,他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yal Ontario Museum)的古脊椎动物主席。

菲普斯与莫瑞一家也促使蒙大拿州的立法机关通过一条法律,确认化石权益属于地主。这项法案于2019年无异议通过,然而新法并不适用正在进行联邦诉讼的决斗恐龙案。

2019年,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同意复审这桩上诉案,并且要求蒙大拿州最高法院权衡化石是否等同矿物。 2020年5月,州法院判定化石非矿物。第九巡回法院于6月同意,确认莫瑞一家拥有决斗恐龙并且有权出售,北卡自然科学博物馆取得化石之路由此铺成。

「我等这一刻了好久,仿佛要等到天荒地老,」菲普斯说,他现在在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的实境秀《恐龙化石挖宝人》(Dino Hunters)中担任演出。 「它们要去的地方让我觉得非常开心。」

私有化石贩售争议

并非所有的私有化石都能像决斗恐龙一样成功进入公有博物馆。对许多科学家而言,北卡自然科学博物馆的购买案是个正面消息,与之相反的是今年10月的史丹(Stan)出售案,这是一副相当出名且具有重要科学意义的霸王龙化石,由拉森与黑山研究院发掘。一纸法院命令强迫黑山研究所拍卖这副化石以买下公司一名股东的股份,而一名不具名的买家──各方面看来都是私人收藏家──以3180万美金买下史丹。

古生物学家们为史丹的天价而群情激愤,他们担心科学家和美国地主之间的关系将恶化,且全球化石盗采可能增加。与之对比,伊凡斯说决斗恐龙的宣判「对古生物学而言着实是个美妙的消息,尤其有鉴于最近史丹拍卖的事情。」

然而并非所有的科学家都为此感到欣喜。美国威斯康辛州基诺沙(Kenosha)迦太基学院(Carthage College)的暴龙专家汤玛士.卡尔(Thomas Carr)是一名坚定的倡议者,他希望禁止美国的商业化石买卖。他提醒道,决斗恐龙的贩售合法化并且支持了将无可取代的化石拿来交易的行为,而他认为这是不道德的。

「这些标本能进到真正的博物馆且没有像史丹一样消失,这是件好事,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来,标价写着多少钱?」卡尔说。 「这桩(交易)开启了一个议题:科学家和博物馆是否已沦为商业化石交易的侍从?」

卡尔估算有超过40副霸王龙化石──大约是已知总数的一半──在私人或商业收藏者手中,且科学研究者无从接触它们。

史前决斗

现在札诺和他的团队可以研究决斗恐龙了,需耗时数年的科学工作即将展开,包括细究这对恐龙是否真的死于一场致命争斗之中。

在此之前也有其他化石同时呈现掠食者与猎物。 1971年,波兰与蒙古的古生物学家找到了打斗中的迅猛龙(Velociraptor,又称伶盗龙)与原角龙(Protoceratops),后者是三角龙的早期表亲,这两只恐龙因沙丘坍塌而遭到掩埋。为了厘清这两只蒙大拿恐龙的命运,研究人员将必须辨别出这两只恐龙个别在何时且如何被埋葬的,以及它们身上是否都有对方造成的确凿伤痕,例如牙齿的咬痕。

另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是札诺和他的团队已经取得许可,将造访化石出土的挖掘现场,此行应有助于了解化石是怎么形成的。 「如果我们不能亲自到标本出土的现场搜集资料,这些标本的科学价值将大打折扣。」札诺说。

无论这两支恐龙在世时是否真的曾经决斗,这副化石都是难能可贵的机会,可供科学家研究这两种远古巨兽保存绝佳的标​​本。

例如这只霸王龙将有助于厘清它们如何从幼雏成长为魁梧的掠食者。大部分专家认为这具标本是一只霸王龙亚成体,而目前已知这样的化石只有少少几副,且这只霸王将会是其中最完整的一副。菲普斯的看法和他们相左,他声称这副化石是一只矮暴龙(Nanotyrannus),这是一种具有争议的侏儒暴龙物种,大部分专家认为矮暴龙其实是年少的霸王龙。

「对我而言,背后更大的问题在于导致恐龙灭绝的物种多样性──我认为这才是真真正正重要的问题,」丹佛自然科学博物馆的里森说:「大型暴龙只有一种,还是有两种?」

化石周围的岩石中还隐藏着更多有待发掘的秘密,里头有着恐龙皮肤的印痕和这两只动物的软组织分解时可能形成的残迹晕。基于近年内古生物学的进展,未来的科学家可能也能找到胃部内容物或什至恐龙残留在岩石中的原始蛋白质。 「要从岩石中取出骨头,却又不能破坏岩石中的皮肤,这会是非常复杂且精细的工作。」强森说。

菲普斯与其他人为科学家终于有机会见到化石而感到松了一口气,而且他已经等不及要拜访北卡罗来纳州了。

「未来我想带孙子们去那里,跟他们说,嘿,你的老阿公发现了这些恐龙,」他说:「人们永远都能去看看它们。我一直都希望这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霸王龙 化石 三角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