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探寻人类精神文明的起源

探寻人类精神文明的起源

探寻人类精神文明的起源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汤惠生):人类史前思想是如何起源的?人类的精神文明是如何诞生的?艺术和宗教是如何产生的?人类早期的象征表达是如何形成的?这不仅是史前研究或认知考古学的热门话题,同时也关涉早期人类文明的核心问题,即史前思想(prehistoric intellectual),也就是史前人类的象征体系(symbolic system)。象征体系不仅是艺术表现、丧葬实践和社会系统,而且作为人的特征而存在。不过,这个话题的话语权往往被欧洲所操控,特别被旧石器时代晚期洞穴岩画的数量和分布上占主导地位的法国和西班牙所掌握。

岩画测年打破欧洲中心论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艺术和岩画在整个远东地区特别是在我国似乎是一个被忘怀的学术领域,但在世界范围内却是最受关注的考古学课题之一。西欧南部坎特布里安山脉的洞穴岩画不仅是世界上时代最早、规模最大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艺术作品的聚集地,同时一直被认为是人类艺术和象征思维的起源地,人们相信“这盏灯一直闪耀在创造力的光芒璀璨夺目的欧洲”,这也是欧洲中心论的根源之一。不过在这方面,欧洲中心论近年来随着考古材料的新发现不断遭到挑战。2007年,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奥伯特(M. Aubert)等人对东帝汶的动物岩画进行了铀系测年,发现其时代距今两万多年前。其后,奥伯特等人又对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Sulawesi)廷普森洞穴(Leang Timpuseng)里的动物和手印岩画进行了铀系测年,获得了四万年之久的古老数据。2019年,他们对苏拉威西岛斯鹏4(Leang Bulu‘Sipong 4)洞穴中的人类最早狩猎岩画又做了铀系测年,结果获得了更为惊人的距今43900年的古老数据。

该测年的意义不仅在于证实了亚洲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岩画的古老性,而且打破了在艺术和精神文明起源问题上的欧洲中心论。正因如此,美国的《科学》杂志将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更新世洞穴壁画的发现与年代的测定列为2014年十大科技突破(technological breakthroughs)之一。虽然亚洲岩画时代的古老性已被确认,然而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毕竟在数量上,欧洲南部的旧石器时代洞穴岩画达上百处之多,东南亚地区的十几处旧石器时代晚期岩画能否与之抗衡?既然亚洲岩画和欧洲岩画同样古老,那么谁影响谁?抑或欧洲与亚洲都是“流”,另外还有一个更为古老的“源”,只是尚未被发现?奥伯特等人倾向于后者。笔者也同意其看法,而且进一步认为这个更为古老的“源”很有可能在中国云南。这主要基于2017年我们对云南金沙江彩绘岩画的大规模发现和最新的铀系测年数据,以及南岛语族扩散(Austronesian dispersal)的人类学理论而提出。

金沙江岩画重要性得以体现

金沙江彩绘岩画在风格上与欧洲坎特布里安地区洞穴岩画特别是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4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岩画中的动物形象非常相似。此外,两地岩画所表现的动物种类也有更多的亲缘性,如野猪、鹿豚、貘、羚羊、牛等。21世纪初,澳大利亚学者保罗等人便注意到金沙江岩画与欧洲旧石器时代自然主义风格岩画之间的相似性。他与我国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学家合作撰写了《自然主义:中国云南金沙江岩画的风格与性质》一文,发表于英国的《剑桥考古学杂志》。他们将金沙江岩画和欧洲南部旧石器时代洞穴岩画进行风格比较,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极大兴趣。由于金沙江岩画中出现了云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早期便已灭绝的动物(如“貘”),所以岩画的古老性也是毋庸置疑的。金沙江岩画自1988年首次发现以来,迄今已发现了80多处。2012年,保罗等人与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对金沙江白云湾彩绘岩画进行了铀系测年,测年报告发表于美国《考古科学杂志》,题为《中国西南岩画的铀系测年》,岩画的年代为距今5738年前。

2016—2018年,河北师范大学国际岩画断代中心、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文物管理所、云南省迪庆文物保护学会、西安交通大学组成联合岩画考察队,对云南香格里拉金沙江流域的7个彩绘岩画地点进行了考察,并对其中5个地点进行了铀系测年的样品采集和年代分析。尽管测年报告的文章尚未发表,但从目前的实验室数据来看,金沙江流域彩绘岩画的时代当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其中4个数据年代在1万—3万年,岩波洛岩画点的测年时代在14733±783年、14980±637年。岩多谷等两个岩画地点的铀系测年甚至为两万多年前。

旧石器时代艺术品的发现在我国寥若晨星。即便像人体装饰品这种在欧洲常见的艺术品,在我国亦属凤毛麟角,遑论岩画。国际岩画界一度认为,艺术的发源地可能是非洲、欧洲甚至西伯利亚,但不可能在东南亚,更不可能在中国。然而,就目前的实验室数据而言,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岩画和中国云南省的金沙江岩画证明,东南亚和中国不仅存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艺术品(包括岩画),而且可能是世界艺术和象征思维的发源地。

自1988年金沙江彩绘岩画发现以来,引起了学界密切关注。就艺术风格来看,其与欧洲旧石器时代洞穴岩画有诸多相似之处,譬如动物主题和自然主义的风格。其与印度尼西亚4万多年前旧石器时代的彩绘岩画,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除了自然主义风格的动物主题和动物种类外,还有绘制技术、手法与模式(如单线或复线的侧面轮廓表现法、几只动物重叠一起的绘制法、清晰的猪鬃鬣毛表现法、线形涂抹法等)等。

推进金沙江岩画研究

但仅凭艺术研究和人文研究,始终无法解决金沙江岩画的年代问题,所以多年来其研究一直没有进展。2014年,苏拉威西旧石器时代岩画测年发表以后,人们意识到东南亚不仅可能是人类艺术和象征思维的发源地之一,而且在苏拉威西和欧洲坎特布里安洞穴岩画之前可能还存在更为古老的艺术起源地,这使得我们探寻艺术起源的目光又一次瞄准了金沙江彩绘岩画。金沙江彩绘岩画不仅是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艺术作品,而且可能是世界艺术之源。印度尼西亚旧石器时代岩画的发现,仅仅动摇了艺术起源的欧洲中心论,但毕竟只有十几个地点的旧石器时代岩画,不足以与欧洲坎特布里安洞穴的上百个岩画地点在数量上相抗衡。但是,金沙江流域目前已发现的80余处彩绘岩画地点,其时代一旦得到确认,便能在数量上与欧洲抗衡,从而打破欧洲中心论。

金沙江岩画分布于青藏高原东南缘川滇藏交界处的金沙江及其支流沿岸,主要由史前狩猎采集人群制作,是以彩绘岩画为主兼有凿刻、喷印等技法的岩画群。金沙江岩画大多数采用描绘的技法、写实主义的风格,表现野牛、鹿、岩羊、山羊、野猪、麂、獐、猴、野马、野驴、熊、虎等动物图像,刻画准确、用笔熟练、形态生动。此外,还有人物、弓箭、手印、符号、几何图案等。有的地点的岩画,图像显示出不同颜色勾勒的痕迹互相叠压,可以据此分析岩画的分期。金沙江岩画是目前有绝对年代数据测定记录的中国最古老的彩绘岩画,是不同于中国其他地区岩画的一个独特的岩画种类,与法国、西班牙旧石器时代以及东南亚发现的旧石器时代狩猎采集岩画相类似。金沙江流域自古以来就是人群迁徙交流的重要通道。今天,这里居住着汉、藏、纳西、傈僳、普米、彝等民族。金沙江地区地理地貌、气候环境、植被林木的多样性,包括人类族群的杂居错居,导致了早期岩画数量上的庞大和形式上的多样性。金沙江岩画的发现,为欧亚大陆史前现代人迁徙、人类精神文明和象征思维的发轫、宗教艺术的起源等,提供了珍贵的考古学证据。

在南岛语族扩散的人类学理论语境下,我国云南金沙江和印度尼西亚的岩画在文化属性上应该是有渊源或亲缘关系的。南岛语族扩散的人类学理论认为,在东到太平洋东部的复活节岛、西到印度洋的马达加斯加、北到夏威夷和中国台湾、南到新西兰的区域内,其间包括中国台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波利尼西亚等,这一地区的民族所使用的语言虽然多达1000—1200种,但同属一个语系。澳大利亚学者贝尔伍德、已故著名美籍华裔学者张光直等人已从语言学、考古学、现代分子人类学等方面研究了南岛语族的起源、扩散与分布。学者们一般认为,南岛语族最早起源于中国东南沿海的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或跨湖桥文化,从全新世起,顺着东南沿海向东南亚或通过中国台湾向太平洋诸岛扩散。金沙江旧石器时代晚期岩画的发现,不仅从岩画角度证明了南岛语族扩散的真实性,而且时间更早、范围更为广阔。正是基于南岛语族的扩散学说,我们不仅将金沙江岩画与苏拉威西洞穴岩画关联起来进行对比,同时亦可将其视为一个整体,作为艺术和象征思维的东南亚起源的材料证据和理论支撑,与狩猎采集有关的自然主义岩画传统可能曾经从西欧延伸到印度次大陆,并延伸到中国东南部。但是,研究这种全球范围的人类迁徙和文化传播,仅有人文的理论研究是不够的,在目前的高科技时代还需要各种科学数据的佐证和支持。(作者系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二级教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