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刊登在《自然》的新研究让加勒比原始岛民的历史变得更加突出

刊登在《自然》的新研究让加勒比原始岛民的历史变得更加突出

刊登在《自然》的新研究让加勒比原始岛民的历史变得更加突出

刊登在《自然》的新研究让加勒比原始岛民的历史变得更加突出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外媒报道,一项刊登在《自然》的新研究通过将几十年的考古工作跟先进的遗传技术的结合让加勒比原始岛民的历史变得更加突出。由哈佛医学院的 David Reich领导的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对263个体的基因组进行了分析,这是迄今为止在美洲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古人类DNA研究。

遗传学追踪了加勒比地区两个不同群体的两次主要迁移浪潮,据悉,这两个群体相隔数千年,其揭示了一个由高度流动的群体定居的群岛,他们的远亲通常居住在不同的岛屿上。

据了解,Reich的实验室开发了一种全新的基因技术来估算过去的人口规模,结果显示,当欧洲人抵达加勒比时,居住在那里的人口数量远低于之前的估计--可能只有几万人,而不是哥伦布及其继任者报告的百万或更多。

佛罗里达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考古学家同时也是这项研究的资深论文合著者William Keegan在加勒比地区工作了40多年,对他来说,古代DNA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新工具,帮助解决长期存在的争论、确认假设、揭示遗留的谜团

这“一下子极大地推动了我们对加勒比的理解,”Keegan说道,“David的团队开发的方法帮助解决了我甚至不知道我们可以解决的问题。”

考古学家们经常依靠家庭生活遗迹如陶器、工具、骨头和贝壳碎片来拼凑过去。现在,古代DNA研究的技术突破为动物和人类的移动提供了新的线索,尤其是在加勒比地区,每个岛屿都可能是一个独特的生命缩影。

虽然热带地区的高温和潮湿能迅速分解有机物,但人体却有一个遗传物质的锁盒:保护内耳的一块很小但密度异常高的骨头。研究人员主要利用这种结构提取并分析了400至3100年前生活在加勒比和委内瑞拉的174人的DNA并将数据跟89个先前测序的个体相结合。

据悉,由加勒比学者组成的研究小组得到了当地政府和负责看管人类遗骸的文化机构的许可,他们可以进行基因分析。另外,两位作者还邀请加勒比土著社区的代表讨论了他们的研究结果。

基因证据为了解加勒比人提供了新的视角。岛上的第一批居民--一群使用石器工具的人大概在6000年前乘船来到古巴,在该地区的古时代逐渐向东扩展到其他岛屿。他们来自哪里仍然不清楚,虽然他们跟中南美洲人的关系比与北美人的关系更密切,但他们的基因跟任何特定的土著群体都不匹配。不过Keegan表示,在伯利兹和古巴发现的类似文物可能表明其起源于中美洲。

大约2500至3000年前,跟南美洲东北部说阿拉瓦克语的人有关的农民和陶夫建立了第二条进入加勒比的通道。借助南美奥里诺科河流域的公路,他们从内陆抵达委内瑞拉沿海、向北进入加勒比海、在波多黎各定居下来并最终向西移动。他们的到来开启了该地区的陶瓷时代,标志是农业和陶器的广泛生产和使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所有古人类的基因痕迹都消失了,除了在古巴西部的一个社区,他们一直坚持到欧洲人的到来。两组人之间的异族通婚很少见,研究中只有三个人具有混血血统。

现在的许多古巴人、多米尼加人和波多黎各人都是陶瓷时代的人、欧洲移民和被奴役的非洲人的后代。但研究人员注意到只有现代个体中存在古代祖先的边缘证据。

“这是个大谜团,”Keegan说道,“对古巴来说,尤其奇怪的是,我们没有看到更多的古老血统。”

在陶瓷时代,加勒比陶器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经历了至少五次显著的风格转变。装饰着白色图案的华丽红色陶器被简单的黄褐色容器所取代,而其他的罐子上点缀着小点和切口或带有雕刻的动物脸。一些考古学家指出,这些转变是新移民到这些岛屿的证据。但DNA却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所有的风格都是由2500至3000年前到达加勒比的人的后代发展而来,尽管他们可能跟外来者有过交流并从外来者那里获得了灵感。

一项对男性X染色体的研究则揭示了19对生活在不同岛屿上的“遗传表亲”,这突出了该地区的相互联系。这些人跟生物学上的表亲拥有相同的DNA,但可能相隔几代。最引人注目的例子是,一名男子被埋葬在巴哈马群岛,而他的亲戚却被安葬在约600英里外的多米尼加共和国。

Keegan表示:“展示不同岛屿之间的关系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他补充称,不断变化的风和洋流会使岛屿之间的航行变得困难,“看到岛屿之间出现这样一对表亲,我真的很惊讶。”

哈佛医学院布拉瓦特尼克研究所遗传学教授、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教授

Reich则指出,在不到100名男性的样本中发现如此高比例的近亲基因还表明该地区的总人口规模较小。

这项研究的论文合著者之一、Reich实验室博士后Harald Ringbauer开发了一项能用共享DNA片段来估计过去的人口规模的技术,这种方法也可以应用于未来对古代人类的研究。Ringbauer的技术显示,在欧洲人抵达之前,约有1万到5万人生活在加勒比最大的两个岛屿上--伊斯帕尼奥拉岛和波多黎各。Keegan表示,这远远低于哥伦布向他的赞助人描述的数百万居民。

后来,16世纪的历史学家Bartolome de las Casas曾宣称,该地区曾是300万人口的家园,后来因欧洲人的奴役和疾病而大批死亡。Reich对此表示,虽然这也是一种夸张,但由于殖民而死亡的人数仍是一种暴行。“这是一个系统化的文化抹除计划。这个数字不是100万也不是几百万而是几万人,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抹去的重要性有所降低。”

对Keegan来说,跟遗传学家的合作使他有能力证明一些他争论了多年的假设,同时推翻了另一些假设。“在这一点上,我不在乎我是对的还是错的。令人兴奋的是,我们有了一个更坚实的基础来重新评估我们如何看待加勒比地区的过去。这项研究最重要的结果之一是,它证明了文化在理解人类社会中是多么重要。基因可能是离散的、可测量的单位,但人类基因组也是由文化创造的。”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