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未来我们通过最新科学技术能将灭绝的物种复活吗?

未来我们通过最新科学技术能将灭绝的物种复活吗?

未来我们通过最新科学技术能将灭绝的物种复活吗?

未来我们通过最新科学技术能将灭绝的物种复活吗?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浪科技:国外媒体报道,还记得动画片《冰河时代》中滑稽可爱的猛犸以及叫做迭戈的剑齿虎吗?你喜欢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这些远古生物吗?可惜的是,它们已灭绝消失,未来我们通过最新科学技术能将灭绝的物种复活吗?

随着近年来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科学家们曾多次提出将灭绝物种复活,并大胆猜测未来不久灭绝动物或将重返地球。

什么是“灭绝物种复活”?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灭绝物种复活”定义为培育在功能上与原始灭绝物种等同的替代生物,但不是“完全相同的复制品”,简单地讲,灭绝物种复活就像一个撤销键(ctrl-Z),对于灭绝的远古生物,复活的物种并不是完全相同的复制品。

“灭绝物种复活”主要涉及3项技术:

1、回归繁殖:可以识别与已灭绝物种有相似特征的现有物种,并有选择地进行繁殖,产生更接近已灭绝物种的后代。

例如:现已灭绝的欧洲野牛,是所有现代牛的祖先,科学家正通过“陶罗斯计划(Tauros Programme)”将其复活,希望通过选择性繁殖与欧洲野牛基因相似的现代牛,从而培育出一种与欧洲原始野牛非常相似的物种。

但事实上,与其他更复杂的“灭绝物种复活”方法相比,这是一种非常粗糙的技术。

2、克隆:这是人们通常认为最直接有效的技术,通过提取包含灭绝动物DNA的细胞核,克隆培育出灭绝动物。具体做法是将这些DNA植入没有本身DNA的卵细胞(从该灭绝物种的现代近亲中提取),该卵细胞在代孕雌性动物子宫中完成了发育过程,而它的后代将是一个与灭绝物种完全相同的基因副本。

该方法仅适用于濒临灭绝或者刚灭绝不久的物种,因为它需要保存完好的卵核,例如:2003年,科学家使用克隆技术复活欧洲庇利牛斯山脉野山羊,该物种是在2000年灭绝的,最后一只野山羊的细胞被冰冻在液氮中,克隆的野山羊被命名为“布卡多”,然而它出生几分钟后就死亡,但这是真实克隆出的灭绝动物。据悉,由于“布卡多”一个肺上长有大而结实的额外肺叶,导致它无法正常呼吸。不幸的是,“布卡多”成为第一个两次灭绝的动物,然而,它是最接近真实的灭绝物种复活实例。

3、基因工程:这是基于现代科技的最新技术,它使用基因编辑工具,例如:CRISPR,植入灭绝动物的基因中,而不是灭绝动物近亲物种的基因,合成后的杂交基因组再植入替代孕体。

“哈佛猛犸复活项目”正在努力识别适应寒冷苔原气候所需的重要基因,一旦确定,这些基因就可以插入亚洲象的基因组,他们希望得到的是一种杂交细胞,其中大部分是亚洲象的DNA,还有一些猛犸基因。因此,最终结果将不是一个完全相同的猛犸复制体,而是一个经过基因改造,外形像猛犸的杂交亚洲象。

为什么要费心地搞“灭绝物种复活”计划呢?

如果以科幻电影《侏罗纪公园》为例,复活灭绝动物可能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不必担心恐龙四处奔跑,因为它们的DNA在灭绝后6500万年里已分解。在某些特殊情况下,DNA最多能存活几百万年,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有可能使灭绝的动物复活,但这意味着我们应该做些事情。

事实上,人们操控行为产生的灭绝物种复活,更多的是为了生态环境,而不是促进当地旅游业发展,依据生态学家本·诺瓦克(Ben Novak)的观点,如果一只复活的灭绝动物永远是动物园里的动物,那么它就不应该被复活。

由于所有动物在它们的生态系统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所以某种动物数量骤减或者暴增,都可能会对该生态系统带来严重危害,例如:猛犸是优秀的园丁,它们经常吃植物的种子,然后将包含植物种子的粪便带到北极草原,伴随着猛犸灭绝消失,产生了生物多样性失衡,北极草原逐渐变成了寒冷、长满苔藓的苔原。

2016年,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生态学家发布了关于哪些物种应该被恢复,并提出对地球生态系统影响最大的指导性建议,这些物种都是近代灭绝,从生态角度来讲是独一无二的,并且是可以大量回归自然界的物种。符合所有复活条件的灭绝物种是:圣诞岛伏翼蝠、团圆巨龟(Cylindraspis indica)和小棍巢鼠。然而,科学家目前并未制定针对这些物种的复活计划。

从某种意义上讲,“灭绝物种复活”计划是我们人类纠正历史错误的一个黄金机会,人类一直扮演着上帝的角色,由于大肆捕猎、环境污染和动物栖息地严重破坏,许多动物现已灭绝。例如:北美洲曾生活着大量旅鸽,但在1900年前后,最后一只野生旅鸽被一个男孩用BB枪击落;塔斯马尼亚虎(袋狼)是一种肉食性有袋动物,原产于塔斯马尼亚、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但由于栖息地丧失,食物缺乏等共同影响,最终于1936年灭绝消失;庇利牛斯野山羊是一种欧洲高山山羊,在猎人到来之前,它们在过去几千年里一直过得安静的生活,但在猎人的大肆捕杀下,最后一只庇利牛斯野山羊死于1999年。

然而,部分人抗议称,“灭绝物种复活”计划是人类扮演上帝的一种行为,由于复活动物不可能与灭绝的原始动物完全相同,灭绝物种复活计划并不能真正扭转人类造成的生态破坏。还有一些人担心,当我们成功地复活一种灭绝物种时,地球上可能消失1000种生物,这种行为可能对地球生态系统构成更严重的破坏。然而,灭绝物种复活计划的支持者继续推动其作为地球上正在进行的大规模灭绝事件的解决方案。

然而,帮助制定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准则的菲尔·塞顿(Phil Seddon)认为,我们首先应该保护那些仍然活着的动物。尽管存在这一方面的担忧,但是与塞顿一起制定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准则的阿克塞尔·莫伦斯拉格尔(Axel Moehrenschlager)称,我们应当最新技术和方案,拯救一些濒危灭绝物种,例如:北方白犀牛,这是一种功能性灭绝物种(没有雄性),是极度濒危灭绝的物种。

尽管“灭绝物种复活”已成为一个热点讨论话题,目前全球有7个灭绝物种复活项目,计划复活的动物分别是:欧洲野牛、伯切尔氏斑马(已灭绝的南非小斑马)、费洛雷纳岛巨龟、旅鸽、猛犸、松鸡和多种种类的恐龙。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我们可能会非常幸运地看到猛犸重返地球!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