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印尼苏拉威西岛这幅4万5500年前的疣猪壁画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动物形艺术品

这幅洞穴壁画中大得惊人的猪可能反映出古代艺术家的首要狩猎目标。 MAXIME AUBERT

这幅洞穴壁画中大得惊人的猪可能反映出古代艺术家的首要狩猎目标。 MAXIME AUBERT

这幅洞穴壁画可能描绘着数只疣猪互动的场景。但是侵蚀作用已经带走了两头或可能三头猪的大部分身体,使得科学家难以辨识原图描绘的切确画面。 AA OKTAVIANA

这幅洞穴壁画可能描绘着数只疣猪互动的场景。但是侵蚀作用已经带走了两头或可能三头猪的大部分身体,使得科学家难以辨识原图描绘的切确画面。 AA OKTAVIANA

这幅最古老的疣猪壁画所在的洞穴Leang Tedongnge位于由高耸岩石峭壁所环绕的繁茂谷地边缘。 AA OKTAVIANA

这幅最古老的疣猪壁画所在的洞穴Leang Tedongnge位于由高耸岩石峭壁所环绕的繁茂谷地边缘。 AA OKTAVIANA

科学家在洞穴的后方墙面离地很高的位置发现这幅艺术品。 AA OKTAVIANA

科学家在洞穴的后方墙面离地很高的位置发现这幅艺术品。 AA OKTAVIANA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AYA WEI-HAAS 编译:石颐珊):这幅4万5500年前的猪壁画是世上最古老的动物形艺术品。

在大约4万5500年前的印尼苏拉威西(Sulawesi)岛上,古代人类进入一个洞窟探险,并画下了当地野猪的浑圆身形,以及它背上的鬃毛和脸上的疣。考古学家现在相信这头丰满的猪是世界各地已发现的生物画像中最古老的一幅。

根据1月中旬发表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的研究,这幅画中的苏拉威西疣猪(Sulawesi warty pig,与较常听闻的非洲疣猪属于不同属,亦译成苏拉威西野猪)看起来正望向与之争斗中的另外两头猪。猪的臀部附近画着两只人类手的轮廓,而画中央的鬃毛堆可能指向第四头动物。

2017年12月,当地考古学家巴斯兰.柏罕(Basran Burhan)发现了这幅以红赭石画在洞穴内墙上的壁画,他现在是澳洲格里菲斯大学的博士生。他当时带领一支小团队搜索南苏拉威西的洞穴以寻找早期人类活动的痕迹,然后在名为Leang Tedongnge的遗址发现了这幅猪壁画。

根据论文第一作者,格里菲斯大学考古学家亚当.布鲁姆(Adam Brumm)所言,这幅古代猪壁画可能在描绘重要的狩猎战利品。

「它们是很小、很小的猪,然而这些古代艺术家将它们描绘地如此肥满丰硕,我想像这是因为他们注重猎杀最大且最肥的疣猪以取得最大量的肉和蛋白质。」他说。

虽然新发现的这幅壁画是目前找到描绘具体形象的艺术品中最古老的一幅,但它不一定是最古老的艺术品。 「这要看你怎么定义『艺术品』,」研究共同作者,格里菲斯大学考古学家马克西姆.奥伯特(Maxime Aubert)说。最近考古学家辨识出一些惊人的古代创意灵光,其中包括南非7万3000年前形似井字号的涂鸦,部分学者相信这是已知最古老的图画。

不过这幅新的壁画确实为散布印尼全境,且发现量渐增的丰富洞穴艺术传统锦上添花。过去70年间,科学家单在苏拉威西岛上就已经在超过300个洞穴中找到壁画。其中包括第二古老的洞穴画像—一幅至少有4万4000年之久的图画,它描绘出一次古代狩猎的紧张场景,画中5至10公分高的人形追逐着猪与水牛矮小的亲戚。

印尼发现的一系列洞穴壁画已经开始改变科学家对于人类创意的火花最早于何时、何地并如何飞扬的想法,奥伯特说道,学界已经逐渐放弃人类抵达欧洲以后才开始创作复杂绘画的「欧洲中心世界观。」

艺术的早期灵光

为了确定这幅大猪壁画的下笔时间,一支国际研究团队决定仰仗石灰岩中自然形成的放射性铀。水浸透洞穴时会溶解少许石灰石和其中的铀,然后在洞穴墙面上留下两者薄薄的沉积层。由于铀会以已知的速率衰变为钍,科学家可以经由分析这两种元素的相对含量来估算这幅画的最晚年代。

研究人员使用小凿子从最完整的那头猪画像的后腿取下结块的沉积矿物以作铀钍定年法之用,而结果显示这幅画至少有4万5500岁了。这幅画也可能更老,因为这种定年法只测试画作上方的矿物沉积层而非画作本身。

由于缺乏现场其他元素的定年结果,论文作者群尚不能确定整幅壁画是否一次完成。其中一头只剩下一部份的猪由两种不同的颜料完成,研究作者说明这可能反映出不同的作画时期。

研究共同作者,印尼雅加达国家考古研究中心(Pusat Penelitian Arkeologi Nasional)研究人员阿迪.阿格斯.欧塔维纳(Adhi Agus Oktaviana)说,他在以数位方式描绘照片里的画像时对这些古代艺术家肃然起敬。

「我认为这很惊人。我想他们清楚地知道如何使用这些工具作画以及如何在墙面上规划构图。」欧塔维纳说,他也是格里菲斯大学的博士生。

这样的早期艺术灵光反映出我们的古老先祖与环境及周遭地景互动方式的关键转变,艾普儿.诺威尔(April Nowell)说,他是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大学的旧石器考古学家,并未参与这项研究。 「他们正在以意义、旨趣,或什至象征层次的意涵来填满他们所处的时空。」他说。

《科学进展》上的这篇新研究也纪录了附近另一处洞穴Leang Balangajia 1之中的猪壁画年代,研究团队在2018年远征调查时发现了这幅至少有3万2000年之久的画。而苏拉威西岛上的人类活动年代先前已经经过确认,邻近遗址Leang Bulu Bettue发现过处理赭石的工具,它们出土时掩埋在至少有4万年之久的沉积层中。

「他们有可能用那些颜料来创作岩石艺术,但是我们还没办法在那些工具和岩洞艺术之间建立起直接关联。」布鲁姆说。不过,由于此区相近时代的洞穴艺术数量之多,布鲁姆认为其中连结很可能成立。

改变中的对话

直到最近,学界关于复杂洞穴壁画的对话多以欧洲为中心。法国南部肖维岩洞(Chauvet-Pont-d’Arc)墙面上奔驰的野生动物大约有3万6000年之久。西班牙北部阿尔塔米拉岩洞(Altamira)顶部舞动的野牛群也出自同一个年代。而西班牙卡斯蒂略岩洞(Castillo)中众多伸长的手与红色圆盘则可追溯至超过4万800年前。

然而在2014年,包含奥伯特与布鲁姆在内的一支团队改写了故事剧本,他们宣布在苏拉威西岛上找到数幅至少有3万9900年之久的岩洞壁画。在那之前,科学家推测当地壁画年代不会超过1万2000年。

「这确实削弱了欧洲是人类演化『精修学校』的概念,」诺威尔说。虽然新发现的画像只比之前的纪录保持者老了一点,但是这项发现为该区域的艺术增添了更多深度。

「有些人会说这不过是另一只猪,」诺威尔说:「但那不是重点,这幅画确实道出了更宏观的持续性行为变革。」

印尼日益增加的壁画发现量显示欧洲与亚洲有可能各自独立发展出复杂的艺术行为,奥伯特说。也或许人类走出非洲的时候就已经具备这样的艺术创作能耐,「而现在我们正开始在他们所到之处找到这种能力留下的痕迹。」

新发现画作的年代也开始填补考古学纪录中长达2万年之久的空白,当时古代人类以跳岛方式在现今的印尼与澳洲之间移动。晚近于澳洲北部进行的发掘工作揭晓了现代人至少在6万5000年前就已经出现在当地,然而印尼的人类活动证据却在2万年后才开始出现。

虽然有了新发现,年表上的空洞依然存在。我们没道理认为苏拉威西的居民在4万5000年前突然开始画画,奥伯特说,他并补充说道很可能还有更加古老的艺术作品尚未被发现。

能肯定的是,布鲁姆说:更多惊喜可期。 「这表示这岛上还有多少艺术作品等着被发现,」他说:「它们就近在眼前。」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壁画 印尼 疣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