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SETI:研究外星智慧生物的未来

SETI:研究外星智慧生物的未来

SETI:研究外星智慧生物的未来

SETI:研究外星智慧生物的未来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外媒报道,当一想到要跟宇宙中某个未知的生命力量取得联系时,你是会被惊奇和兴奋所吞噬还是就会充满恐惧和不安?这一发现会对我们的整体产生什么影响?它会让我们团结在一起还是会分裂我们?

“也许寻找外星人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能让我们了解自己,”世界著名天文学家、国际射电天文学研究中心副执行主任Steven Tingay说道。

Tingay和他的CSIRO同事Chenoa Tremblay博士参与了迄今最深入、最广泛的外星生命迹象的搜索,这要感谢Murchison广域阵列(MWA)提供的能力。

截止到目前,还没有发现表明我们并不孤单的信号。

但随着MWA现在允许在其他天体物理研究的同时进行大量的搜索,对地外智慧生物的搜--—通常被称为SETI--无疑在增加。

比如它会增加NASA最新火星任务产生的宇宙排他性新问题,在那里,“毅力号”正在收集岩石和土壤样本,它们将用于探索古代微生物生命的迹象。

2018年,MWA被用于扫描Vela星座的部分区域,该星座覆盖了至少1000万个恒星系统。在这一领域内有六颗已知的系外行星:围绕其他恒星运行的行星,就像地球围绕太阳运行一样,它们可能提供适合生命存在的条件。通过这次调查和之前的两次调查,Tingay和Tremblay检查了75颗已知的系外行星,寻找跟智慧文明发出的无线电信号一致的窄带信号,另外144颗系外行星的研究也即将发表。

幸运的是,MWA允许对地外文明的搜索与已经在进行的科学研究相结合--正如Tingay所描述的那样,提供了“两分科学”。作为其博士研究的一部分,Chenoa使用射电望远镜观察我们星系中的恒星、气体和尘埃的分子特征,希望能发现生命的前身复杂分子。两人随后意识到,这些数据可同时用于寻找来自先进文明的无线电信号。

Tingay说道:“在目前阶段,这是一条回报非常高、花费很少的路线。这意味着,如果你运气好,一路走下去并没有真正花你那么多钱。所以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科学场景。”

那么,他们在MWA调查中到底在寻找什么呢?

“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确定,”Tremblay表示,“这就像让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去屋子里找一样东西,然后他们非常兴奋地到处跑,在沙发下面看了看,然后瞪大眼睛回来问,‘它是什么样子的?’总的来说,我们正在寻找在非常窄的波长范围内出现的强烈信号,它可能在电磁波谱的任何地方。我们利用我们对宇宙的理解和迄今为止信号的样子建立的模型来缩小搜索范围。

虽然2018年的调查比以往任何时候要全面得多,但Tingay热切地指出,这仍只是沧海一粟。

他解释称:“我们的星系包含数十亿颗恒星,所以数十亿颗恒星中的1000万颗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如果整个搜索空间都用地球上的海洋来代表,那就相当于从海洋中搜索一个游泳池那么多的水。话虽如此,我们所做的比任何人之前所做的都要好上一百倍--而之前最好的也是我们自己!”

“所以我们正在做的是证明技术,从欧诺个使我们能在开发更强大的望远镜时走得更远更远。这一进程的下一步就是平方公里阵列。”

在十多个国家的数百名专家进行了十多年的设计和工程工作之后,MWA实际上是平方公里阵列的热身行动,该阵列已经开始在西澳大利亚和南非的建设阶段。

这个全球大型科学项目将提供有史以来最大、最复杂的两个射电望远镜网络,旨在解开我们宇宙中一些最迷人的秘密--这无疑会让SETI的爱好者非常非常兴奋。

当被问及如果这个天文学的新前沿很快证实了外星智慧的迹象,他会如何总结自己的反应时,Tingay很快回答道:“我将冲到望远镜那里获取更多数据!”

相关报道:科学家如何经济地搜寻外星智慧生命?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浪科技(任天):如果有一天,人类文明终于与宇宙中某个未知的生命力量取得联系,你是会沉浸于惊奇和兴奋,还是充满恐惧和不安?这一发现会对我们人类的整体产生什么影响?会让我们团结在一起,还是使我们更加分裂?世界知名天文学家、国际射电天文学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史蒂文·廷加一直在思考诸如此类的问题,他说:“也许寻找外星生命的过程能让我们对自身有更深入的了解。”

史蒂文·廷加同时也是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射电天文学研究所的教授,他与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同行希诺阿·特伦布莱博士参与了迄今为止对外星智慧生命迹象最深入、最广泛的搜索。在两次搜索中,他们都借助了默奇森广域阵列(MWA)所提供的高灵敏度探测能力。这是一台位于西澳大利亚内陆的低频射电望远镜,其视域极其广阔,多年来一直为大量前沿科学研究提供支持。

到目前为止,科学家还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表明人类在宇宙中并不孤单的信号。不过,在其他天体物理学研究的同时,MWA等射电望远镜也使大规模巡天搜索成为可能。毫无疑问,对地外智慧生命的搜索——通常被称为SETI(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正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例如,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最新的火星任务中,毅力号火星车所收集的岩石和土壤样本,将用于探索火星古代微生物生命的迹象,这也引出了有关人类是否在宇宙中独一无二的新问题。

2018年,科学家利用MWA对船帆座的部分区域进行扫描。据估计,该星座覆盖了至少1000万个恒星系统。在扫描区域内,天文学家发现了6颗已知的系外行星,它们围绕其母恒星运行,就像地球围绕太阳运行一样,而且有可能提供适合生命存在的条件。通过这次调查,加上之前的两次调查,史蒂文·廷加和希诺阿·特伦布莱分析了75颗已知的系外行星,从中寻找与智慧文明发出的无线电信号可能有关的窄频带信号,他们关于另外144颗系外行星的研究结果也即将发表。

令人意外的是,MWA对地外文明的搜索可以和正在进行的其他科学研究相结合。希诺阿·特伦布莱使用射电望远镜观察银河系中的恒星、气体和尘埃的分子特征,希望能发现生命的前导复杂分子,并将此作为她博士研究的一部分。她和史蒂文·廷加随后意识到,这些数据可以同时用于寻找来自外星先进文明的无线电信号。

“在目前阶段,这是一条回报非常高,但花费很少的路线。换句话说,如果你运气够好,那么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其实并不会花费太多的钱,”史蒂文·廷加解释道,“所以,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科学研究场景。”

那么,他们在MWA调查中究竟是在寻找什么呢?“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希诺阿·特伦布莱承认道,“这就像让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去屋子里找一样东西,他们会非常兴奋地到处跑,在沙发下面看了又看,然后瞪着大眼睛回来问,‘它是什么样子的?’”

“总的来说,我们正在寻找一些出现在非常窄的波长范围内的强烈信号,可能在电磁波谱的任何位置。我们利用目前对宇宙的理解和迄今为止的信号特征,建立了一些模型,用来缩小搜索范围,”特伦布莱补充道,“选择观察较低的无线电频率或非常长的波长,一个优势是它们会穿过地球的大气层,所以我们可以建造地面望远镜来探测这些信号。它们在星系内的尘埃和气体中穿行,意味着我们可以跨越更大的距离探测到更远的地方,如果是观察更高的能量或较短的波长,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尽管2018年的调查比以往进行的任何调查都全面得多,但史蒂文·廷加指出,这仍然只是沧海一粟。他解释说:“我们的星系包含数十亿颗恒星,在这数十亿颗恒星中,1000万颗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如果把整个搜索空间比作地球上的海洋,那这就好比从海洋中搜索一个游泳池那么多的水。话虽如此,我们所做的仍然比之前任何人做到的都要好——当然,之前做的最好的也是我们!”廷加补充道,“所以,我们正在做的就是证明这些技术能使我们在开发更强大的望远镜时走得更远、更深入。这一进程的下一步就是平方千米阵。”

MWA实际上是平方千米阵的“预热”。十多年来,有十几个国家的数百名专家参与了平方千米阵的设计和工程作业,目前该项目已经在西澳大利亚和南非进入建造阶段。这个全球性的大型科学项目将提供有史以来最大、最复杂的两个射电望远镜网络,旨在解开宇宙中一些最迷人的秘密——这无疑会让SETI的爱好者异常兴奋。

当史蒂文·廷加被问及如果平方千米阵的探测证实了外星智慧生命的存在,他会作何反应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将冲到望远镜那里,获取更多的数据!”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外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