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坦桑尼亚莱托利的怪异脚印并非熊留下的 来自早期人类

坦桑尼亚莱托利的怪异脚印并非熊留下的 来自早期人类

坦桑尼亚莱托利的怪异脚印并非熊留下的 来自早期人类

坦桑尼亚莱托利的怪异脚印并非熊留下的 来自早期人类

坦桑尼亚莱托利的怪异脚印并非熊留下的 来自早期人类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人类血统中最古老的直立行走的明确证据是古生物学家Mary Leakey和她的团队1978年在坦桑尼亚的莱托利发现的脚印。这些两足动物的足迹可以追溯到370万年前。另一组神秘的脚印于1976年在附近的Site A被部分挖掘出来,但被认为可能是熊留下的。根据《自然》杂志报道的一项新研究,最近对莱托利Site A遗址脚印的重新挖掘和详细的比较分析显示,这些脚印是由早期人类--双足行走的人类--制造的。

“鉴于在过去30年里,人类化石记录中运动和物种多样性的证据越来越多,这些不寻常的脚印值得再看一看,”主要作者、俄亥俄大学传统骨科医学院的教学助理教授 Ellison McNutt说。她是在达特茅斯学院的生态学、进化、环境和社会专业的研究生时开始这项工作的,在那里她专注于早期人类行走的生物力学,并利用比较解剖学,包括熊的解剖学,来了解脚跟骨是如何接触地面的(这种脚的位置被称为"plantigrady")。

McNutt对莱托利Site A遗址的双足(直立行走)脚印非常着迷。莱托利因其Site G 和Site S遗址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类脚印轨迹而闻名,这些脚印被普遍认为是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著名的部分骨架"露西"的物种。但由于Site A的脚印如此不同,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它们是由一只用后腿直立行走的小熊所留下的。

为了确定 Site A脚印的制造者,2019年6月,由共同作者、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人类学副教授Charles Musiba领导的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前往莱托利,在那里他们重新挖掘并全面清理了这五个连续的脚印。他们确定了这些脚印化石是由人类制造的证据--包括一个大的脚跟和大脚趾的印记。他们对这些脚印进行了测量、拍照和三维扫描。

研究人员将莱托利 Site A的足迹与黑熊(Ursus americanus)、黑猩猩(Pan troglodytes)和智人(Homo sapiens)的脚印进行了比较。

他们与共同作者Ben和Phoebe Kilham合作,后者经营着基勒姆熊中心,这是位于新罕布什尔州莱姆的黑熊救援和康复中心。他们在该中心发现了四只半野生的幼年黑熊,它们的脚与 Site A脚印的大小相似。他们用枫糖浆或苹果酱引诱每只黑熊,让它们站起来,用两条后腿走过充满泥土的轨道,以捕捉它们的脚印。

他们还获得了超过50小时的野生黑熊的视频。在总的观察时间中,黑熊用两只脚行走的时间不到1%,这使得研究人员认为在莱托利 Site A的脚印不太可能是熊创造的,特别是考虑到没有发现这个个体用四条腿行走的脚印。

高级作者、达特茅斯大学人类学副教授Jeremy DeSilva说:“当熊行走时,它们采取非常宽的步伐,来回摇晃。它们无法以类似于 Site A脚印的步态行走,因为它们的臀部肌肉组织和膝盖形状不允许那种运动和平衡。”研究人员说,熊的脚跟渐渐变细,他们的脚趾和脚掌呈扇形,而早期人类的脚是方形的,有一个突出的大脚趾。但奇怪的是,Site A地点的脚印记录了人类在行走时的"交叉步态"。

McNutt说:“尽管人类通常不会出现交叉步态,但当一个人试图重新建立他们的平衡时,这个动作可能会发生。 Site A的脚印可能是一个人类在一个不平坦的表面上行走的结果。”

根据从乌干达恩甘巴岛黑猩猩保护区的半野生黑猩猩和石溪大学的两只圈养黑猩猩幼崽身上收集的脚印,研究小组发现,黑猩猩的脚跟与前脚相比相对狭窄,这是黑熊的共同特征。但是莱托利的脚印,包括 Site A的脚印,相对于他们的前脚来说,脚跟很宽。

Site A的脚印还包含了一个大脚趾和较小的第二指的印记。这两个指头之间的大小差异与人类和黑猩猩相似,但与黑熊不同。这些细节进一步证明,这些脚印很可能是由一个用两条腿移动的人类留下的。但是在比较 Site A的莱托利脚印和推断的脚部比例、形态和可能的步态时,结果显示A点的脚印与Site G 和Site S的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的脚印不同。

DeSilva说:“通过这项研究,我们现在从Site A的脚印中得到了结论性的证据,即在这个地貌上有不同的人种以双足行走,但以不同的方式行走,”他专注于人类行走的起源和进化。“我们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有这个证据。只是在重新发现这些奇妙的脚印和进行更详细的分析之后,我们才走到了这里。”

相关报道:谁走的?走出了一种交叉的奇异步伐 尚未确定的古代人种足迹发现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科技日报(张梦然):英国《自然》杂志1日发表了一项古生物学研究,重新分析了坦桑尼亚北部来托利的化石足迹,发现在距今约360万年前,有不止一个人种曾用双足行走。有一组足印此前被认为属于现代人早期亲属,但该研究认为有另一组痕迹属于一个未确定的人种。这些发现对直立行走的起源提供了新见解。

20世纪70年代,科学家在来托利发现了5个连续足印,为人类直立行走提供了最早的确定证据。这些足迹被认为是阿法南方古猿留下的(与著名的“露西”骨骼同一人种)。但其他于同一时期发现并随后被掩盖的足迹,引发了诸多争议。有人认为这些足迹是熊用后腿走路留下的;也有人认为它们来自不同的人种。

2019年,美国俄亥俄大学骨科医学院科学家埃利松·玛克努特及其同事,重新发掘了这些形状异常的足印。研究团队将之与熊、黑猩猩和人类的足印进行比较,发现它们更接近人类而不是熊留下的痕迹。对野生美洲黑熊行为的视频分析表明,它们几乎不用后足行走。

研究团队还指出,尽管来托利已发现了上千块动物化石,但其中没有熊。他们总结说,这些足印来自一个尚未确定的人种,拥有一种交叉步伐的奇异步态——每个脚步都超过身体中线,在另一只脚的前方触地。

这些发现是日渐增加的证据的一部分,表明这一时期的人种多样性尚未得到充分认识。

相关报道:今日《自然》:破解五个神秘脚印,新的古人类物种浮现身影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药明康德内容团队编辑:1978年,著名古人类学家玛丽·利基(Mary Leakey)和她带领的团队在非洲坦桑尼亚的莱托里(Laetoli)地区获得了空前的发现:迄今所知最古老的人类足迹化石。这些脚印被认为是阿法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留下的——大名鼎鼎的“露西”骨骼也属于这一种群。这组脚印也成为直接的证据,表明人类至少在大约370万年前已经可以直立行走。

而在这组脚印的附近位置(位置A),两年前的1976年,利基团队还挖掘出了另一组脚印化石。根据他们的描述,这5个脚印“神秘”“形状奇特”“最不寻常”,和后来确认的南方古猿足迹很不一样。是什么动物留下了这5个脚印,成了悬而未决的谜。

今日,顶尖学术期刊《自然》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终于解开谜题。2019年,一支国际研究小组前往莱托里,开始重新挖掘和彻底清理了位置A的神秘脚印。经过对比分析,他们在新发表的这篇论文中得出结论,这些脚印来自一个未知的早期人族物种。

这个结论不仅推翻了过去几十年对于这些脚印的普遍猜测,更关键的是,为人类直立行走的起源和古人类物种多样性提供了新的认识。

事实上,几十年来,这串远古脚印常被猜测最有可能是一头后腿直立行走的小熊留下来的。

为了检验这种可能性,研究人员对熊的脚印进行了详细分析。他们找到了一家黑熊救援康复中心进行合作,挑选了4头野生小黑熊,脚掌大小与莱托里位置A的脚印差不多大。然后,他们以糖浆或果酱引诱这些小熊站立,并用两条后腿走过一条泥泞小路——就这样,研究人员顺利采集到了小熊双足行走的几十只脚印。

除了分析小熊的脚印,研究人员还录制了50多个小时野生美洲黑熊的视频考察它们的行为,尤其是它们如何行走。而获得的各项证据都显示,莱托里位置A的5个神秘脚印不太可能是熊留下的。

“熊走路时,步子很大,前后摇晃。它们不可能以位置A脚印的步态行走,因为熊的臀部肌肉和膝盖形状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动作和平衡。”研究作者之一、人类学家Jeremy DeSilva教授分析说。此外,研究人员还从脚印的宽窄、脚跟形状、大脚趾方向等细节中看出,远古神秘脚印和熊的脚印并不一致。

除了和熊的脚印作比较,研究人员还拿来了黑猩猩、现代人类的脚印展开对比。至此,证据越来越清楚,莱托里的神秘脚印更接近人族而不是熊留下的痕迹。

不过,究竟是什么“人”制造出了这些脚印,成了新的难题。这篇研究论文推断,这些脚印来自一个尚未确定的人族物种,他们的足部大体形状与黑猩猩类似。而从脚跟如何接触地面、脚印的位置关系等方面推断,这种原始人类的步态很奇特,有一种交叉步伐,每个脚步都超过身体中线,在另一只脚的前方触地。

DeSilva教授总结说:“这项研究让我们从位置A 的脚印中获得确凿的证据,表明曾有不同的人类物种在这个地方双足行走,他们有着不同形态的脚,以不同的方式行走。”

双足行走是人类的一个决定性特征,而循着这些不同寻常的足迹,我们在理解人类起源的道路上也迈进了一步。

参考资料:

[1] Ellison J. McNutt et al., (2021) Footprint evidence of early hominin locomotor diversity at Laetoli, Tanzania. Nature Doi: 10.1038/s41586-021-04187-7

[2] Mystery solved: Footprints from site a at Laetoli, Tanzania, are from early humans, not bears. Retrieved Dec. 2, 2021 from https://www.ohio.edu/news/2021/12/ohio-university-researcher-footprints-site-laetoli-tanzania-are-early-humans-not-bears

[3] Footprint Evidence of Early Hominin Locomotor Diversity at Laetoli, Tanzania. Retrieved Dec. 2, 2021 from https://mcnuttej.wixsite.com/ellisonmcnutt/laetoliaproject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人类 坦桑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