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请不要对新冠病毒Omicron变异株的出现感到恐慌 疫苗和口罩仍是现有最好的保护

请不要对新冠病毒Omicron变异株的出现感到恐慌 疫苗和口罩仍是现有最好的保护

请不要对新冠病毒Omicron变异株的出现感到恐慌 疫苗和口罩仍是现有最好的保护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NJAY MISHRA 编译:涂玮瑛):请不要对Omicron变异株的出现感到恐慌,这种新型高关注变异株有大量突变,而且正在迅速扩散。但专家说,目前有许多未知数,而疫苗和口罩仍是现有最好的保护。

专家曾警告,低接种率地区可能让导致COVID-19的病毒更快演化,进而可能产生传染力更高或具有抗体抗性的变异株,使这场大流行恶化。如今,这项预测可能已经成真。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11月底将一种新型SARS-CoV-2变异株命名为Omicron,分类为高关注变异株,就跟Alpha、Beta、Gamma、Delta一样。这种变异株在南非被发现,该国只有23%的人口已经接种,部分原因是大部分疫苗都送往北美洲及欧洲。然而,在如此早期的阶段,关于Omicron及其加剧COVID-19大流行的潜力,科学家仍有很多无法确定的地方。目前与这种变异株有关的突破性病例似乎都很轻微,我们也还不清楚突变会对疫苗效用削弱多少。现在也还不确定Omicron是否会导致比Delta更严重的疾病。

来自南非的初步证据显示,Omicron或许比先前的变异株更容易传播:Omicron是在11月9日于豪登省兹瓦尼地区首次被检测到的,当地的Omicron阳性病例在过去三周内从采集样本的不到1%增加到超过30%。 (截至11月30日)。如今在南非定序的所有SARS-CoV-2中,Omicron占76%,使它成为该国最盛行的变异株。它取代其他变异株的速度比Delta取代Beta的速度更快。

剑桥大学的临床微生物学家拉文德拉.古普塔(Ravindra Gupta)说:「〔它〕提醒了我们,这种新变异株就是感染控制失败的结果。」古普塔是全球顶尖的COVID-19研究人员之一。

Omicron与之前的高关注变异株有许多共通的关键突变,但它的棘蛋白上也累积了十几个新型突变,棘蛋白是该病毒感染人类细胞的重要部位。这种新型变异株在棘蛋白上共有32个突变,而科学家担忧,这么多突变可能会削弱现有抗体中和变异株的能力,降低目前疫苗的效果。

在亚利桑那大学研究病毒演化的麦可.沃罗比(Michael Worobey)说:「它几乎在现有抗体会结合的每个部位都有突变。」Omicron也有一些突变能让它更快感染细胞,也更容易人传人。古普塔说:「这件事令人担忧,自从Delta之后我就没说过这句话了。」

东京大学的病毒学家佐藤佳(Kei Sato)警告说:「虽然我们知道〔Omicron〕这种变异株有很多突变,但我们还不知道这些突变的整体影响是什么。」截至11月30日,只有大约1000人确诊感染Omicron,科学家目前从南非获得的样本和基因序列也非常少,这使专家难以确定Omicron的传染性,以及它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

幸运的是,从首先自然感染然后接种的人身上取得的抗体,依然能够在实验室中和合成的Omicron型病毒。这表示追加一剂mRNA疫苗或许依然能提供抵抗Omicron的充分保护。

Omicron「是令人关注的原因,不是引起恐慌的原因。」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周一早晨的记者会上说:「对抗这种新型变异株或我们已经在应对的任何变异株时,最佳保护措施就是完整施打疫苗及注射追加疫苗。」

到目前为止,「我们有各种证据表明,疫苗仍然能有效预防重症及并发症。」南非约翰尼斯堡金山大学的传染病专家伊恩.桑涅(Ian Sanne)说:「但是这些资料很少,而且都是早期的。」

Omicron令人担忧的突变

人接触到SARS-CoV-2病毒时,身体的免疫细胞会制造针对棘蛋白的抗体。病毒会用棘蛋白来附着人类细胞上的ACE2受体蛋白,然后感染细胞。抗体与棘蛋白结合时,病毒就无法进入细胞。因为棘蛋白对于感染很重要,所以目前所有已核准的疫苗都用它来训练身体的免疫反应。

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兼免疫学家奥利维耶.史瓦兹(Olivier Schwartz)说,Omicron棘蛋白基因上的32个突变可以依据它们改变棘蛋白功能的方式分成三组。

有些突变会促进棘蛋白结合人类ACE2受体的能力;有些突变会协助病毒表面与细胞融合,让病毒进入细胞;其他突变则会改变棘蛋白的外表,使身体较难辨识它,进而让病毒能躲避抗体。

在Omicron棘蛋白上的许多突变中,序列第69及70位的胺基酸缺失让Omicron的感染力变成原始病毒的两倍。不过,这两个突变正巧没有出现在Delta变异株,使我们很容易在一种广泛使用的聚合酶连锁反应分析中辨识出Omicron。

剑桥大学的古普塔之前表示,这些缺失的胺基酸以及棘蛋白上第796位的第三个突变,都与Alpha躲避人体免疫反应的能力有关。这种现象显示,这三个突变可能也会帮助Omicron躲避疫苗或先前感染造成的既有免疫。有些初步证据显示这种情况正在发生。

病毒学家巴里.舒布(Barry Schoub)是南非政府的COVID-19疫苗顾问,他说:「目前已经有许多突破性感染,但它们都很轻微。」但专家说,目前要知道Omicron是否会造成更严重的疾病还为时过早,因为感染与住院之间有时间上的落差。

Omicron的另一组突变群集在棘蛋白的第655、679、681位,被认为能协助病毒更轻易地感染人类细胞;它们也存在于Mu变异株,已知能提升Mu的传染力。

此外,在一项尚未接受同侪审查的研究中,研究人员认为Omicron、Alpha、Mu都有的一个突变可能帮助病毒复制得更快及抵抗免疫力。还有一个在第501位的突变也存在于Alpha、Beta、Gamma,它会使棘蛋白更紧密地附着在ACE2受体上,进而让病毒感染细胞的效率更高。

「我们看到,这种病毒在我们认为具有非常高免疫力的族群中迅速传播。」南非德班夸祖鲁-纳塔尔大学的传染病专家理查.莱索斯(Richard Lessells)说:「这就是让我们担忧的地方。」他补充说:「〔Omicron〕可能拥有比先前变异株更强的免疫躲避能力。」

知识缺口

南非豪登省的血液样本显示,有80%的人口因为接触过先前的SARS-CoV-2变异株,已经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这就是为什么专家担心Omicron的迅速兴起,它在仅仅几周内就占了病例的76%。相较之下,Delta花了数个月时间才达到同样程度的盛行率。

南非的COVID-19住院数也在上个月急遽升高,但目前还不清楚原因是感染病毒的总人数增加还是特定的Omicron感染增加。

香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高本恩(Ben Cowling)说:「现在还没有足够资讯来确定Omicron相较于其他变异株的严重程度。」这是因为大部分的早期病例都是大学生和年轻人,他们的病情通常比较轻微。

比利时荷语天主教鲁汶大学的演化生物学家兼生物统计学家汤姆.温斯勒斯(Tom Wenseleers)说,以现有资料来看,目前也不清楚Omicron相对于Delta的增长优势是因为它能透过再感染先前免疫的人,还是透过感染尚未接触病毒的个体来躲避免疫系统。

虽然在受到Omicron侵袭的南非地区,检测出阳性的人数急遽升高,但目前没有足够资料能确定,这种现象是完全由Omicron还是由学生和年轻人之中的超级传播者事件导致的。

尽管病例增加令人担忧,但包括纽约瑟多拉.哈齐约安努(Theodora Hatziioannou)实验室的研究在内的初步资料显示,疫苗及追加疫苗依然是对抗病毒的有力工具。

在哈齐约安努的领导下,纽约洛克斐勒大学的研究人员创造了Omicron的合成版,含有Omicron携带的许多棘蛋白突变。他们发现,来自从COVID-19康复然后注射mRNA疫苗的人身上的中和抗体,能够抵抗突变的合成病毒。

然而,桑涅解释,COVID-19感染后需要两到三周时间发展,疾病的严重程度也需要两到三周才能判定,这代表我们需要时间来确定现有疫苗是否能在现实世界中抵抗Omicron。

与此同时,要避免任何类型的Omicron或其他变异株的感染,最好的办法是让更多人接种,政府也要持续推广公卫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离和配戴口罩。古普塔说:「请接种疫苗及追加疫苗,并在公共场合戴口罩,因为这种病毒的突变可能会导致病毒躲避中和抗体的能力变得强大。」

「减少新变异株出现的主要方式是限制持续进行的传播。」南非科学与工业研究委员会的资深研究人员里德万.苏里曼(Ridhwaan Suliman)说:「如果病毒无法复制,它们就无法突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