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能以许多方式干扰月经

这张色彩增强子宫输卵管摄影显示女性生殖系统,包含输卵管和健康的子宫。PHOTOGRAPH BY JAMES CAVALLINI,SCIENCE SOURCE

这张色彩增强子宫输卵管摄影显示女性生殖系统,包含输卵管和健康的子宫。PHOTOGRAPH BY JAMES CAVALLINI,SCIENCE SOURCE

(神秘的地球uux.cn)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ERYL DAVIDS LANDAU 编译:涂玮瑛):医师并未向妇女警告,接种疫苗后预期会出现暂时性月经紊乱,且罹患严重的COVID-19后会发生更明显的问题。

瑞雯.拉.菲依(Raven La Fae)是加拿大卡加利(Calgary)一名31岁的艺术家,她几乎总是能准确预测自己的经期──每28天来一次月经,持续5天。但在感染COVID-19之后,她不再能预测经期了。

拉.菲依因为染疫,度过了痛苦的两周。她的月经周期在那段期间来潮,所以她并不意外。令她震惊的是月经持续的时间,居然长达10天。

拉.菲依哀叹说:「从那时起,我的月经就变得很怪。」而当她再度感染COVID时,月经周期就变得更难以预测。虽然月经周期之间的日子大多恢复正常,但经期天数却不然,每个月会持续最多13天。

自从爆发疫情大流行,世界各地的妇女开始注意到自己的月经周期出现变化。有些是在感染病毒后发生,有些则是在接种疫苗后发生。因为很多妇女都在月经追踪应用程序上记录月经周期,所以研究人员能够更加容易地记录这种现象。

许多医师都感到很惊讶。拉.菲依的医护人员在确认她的荷尔蒙正常之后,表示自己无法解释这个问题。妇女抱怨自己的医生不理会她们的预感:病毒可能与月经周期紊乱有关。

耶鲁医学院的妇产科主任休.泰勒(Hugh Taylor)承认:「COVID开始时,我们担心人们死亡,所以忽略了其他事情。」回顾当时,泰勒说应该要警告妇女可能发生这种问题。「我们知道其他急性感染会导致不规律的月经周期,所以现在发生这种现象并不令人意外。」

信息传递不佳

泰勒说,由于缺乏研究或医师的保证,妇女对月经的变化感到担忧,而且理由也很充分:「多年来,我们一直警告民众,月经的变化或许是荷尔蒙失衡甚至癌症的症状。」

美国国家儿童健康与人类发育研究所的计划主任坎迪丝.廷根(Candace Tingen)说,如果女孩和妇女接种COVID疫苗后,注意到月经周期出现非预期的变化,有些人会揣测决定打疫苗是否正确。该研究所已经提供167万美元的奖励给五间研究机构,以研究这个问题。

廷根指出,她的研究机构长久以来一直强调月经周期对健康的重要性。她说:「我们认为它是第五个生命征象。」(其他四个分别是体温、血压、脉搏和呼吸)。

泰勒说,青壮年妇女最担心的是这些变化是否会降低生育能力。直到今年1月,才有一项纳入2000对美国夫妇的研究发表在《美国流行病学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上,解答这个问题。曾感染病毒的备孕妇女并未显示生育能力下降的状况。COVID疫苗同样对受孕率没有影响。

病毒和疫苗都可能暂时改变月经

科学家还在研究有多少妇女的月经周期出现变化,但人数显然很多。有一项研究纳入亚利桑那州127名曾感染COVID的生育年龄妇女,其中16%的受试者通报月经周期有一些改变;最常见的改变是周期不规律或月经之间的间隔变长。这些改变较有可能出现在症状较多或病情较严重(但不到住院的程度)的感染者。

在这项研究中,妇女也更常出现情绪变化和疲倦的经前症候群症状。这项研究的总主持人是亚利桑那大学的流行病学教授莱斯莉.法兰(Leslie Farland),她解释:「我们把经期当作一种发生几天的急性事件,但荷尔蒙会在整个周期持续变化。」

其他国家的研究人员也报告,有更高比例的妇女在感染COVID后,月经出现改变。英国一项调查发现,将近半数的妇女通报,月经变化主要是周期长度和更明显的经前症候群,而根据另一项中东进行的研究,约旦和伊拉克也有47%的妇女出现同样状况。

有一项探讨疫苗影响的研究在1月发表,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该研究追踪4000名使用月经追踪应用程序的美国妇女。结果发现月经周期在接种第一剂疫苗后改变,但平均改变幅度只有不到一天。该研究的总主持人是俄勒冈医科大学医院的妇产科专家艾莉森.艾德曼(Alison Edelman),她说在同一周期施打第二剂疫苗的人,周期的变化幅度是大约两天。艾德曼的第二项研究纳入北美洲和欧洲将近2万名使用相同应用程序的妇女,该研究也在9月发表类似的研究结果。

这些轻微变化在施打任何厂牌的疫苗后都会发生,而且大多会在下一个周期消失。尽管如此,但有10%的妇女在接种任一剂疫苗后,月经周期改变超过一周。不过,这些妇女也很快就恢复正常周期。

冠状病毒如何改变月经?

目前还不清楚冠状病毒或疫苗如何影响月经周期。

有一项假说假设,COVID-19可能影响所谓的下视丘-脑垂体-卵巢轴(hypothalamic-pituitary-ovarian axis)。要开始每个月的周期时,下视丘腺体会发出信息指示脑垂腺分泌两种荷尔蒙,这两种荷尔蒙会一起作用,使卵巢排卵。

泰勒说,冠状病毒可能直接影响下视丘,但如果身体侦测到病毒,也可能主动减少这些腺体的活性。他解释:「这种做法具有演化优势,因为你可不想在抵御生理压力源时怀孕,所谓的生理压力源可能是疾病或营养不良之类的问题。」

或者如研究人员近期在《国际流行病学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提出的,对抗病毒的免疫系统也可能改变子宫内膜在月经周期时的正常发炎反应。这可能解释为什么COVID病情较严重的人(代表病毒量较大、免疫活性较高)出现月经变化的比例较高,就跟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结果一样。

安妮特.吉拉斯匹(Annette Gillaspie)就是如此,她是奥瑞冈州希尔斯伯勒(Hillsboro)的一名41岁护理师,她曾感染COVID,而且病重超过两周时间。她现在有COVID长期症状,包括心率波动和倦怠,严重到光是一次淋浴就可能让她卧床好几天。吉拉斯匹的经期异常地长又量多,有几个月的周期长达将近两周,所以她必须置入荷尔蒙子宫内避孕器。到目前为止,这个装置尚未减少她的经血量,而且如果她没有在几个月内好转,可能需要接受子宫切除手术。

疫苗引发的变化较小

廷根说,疫苗会引起身体的免疫系统反应,但比疾病引起的反应小,所以这种机制可能与暂时性月经周期紊乱有关。

廷根说,向妇女传达这则可以消除疑虑的信息,让她们知道可能会出现这种副作用,是很重要的公卫任务。

但泰勒说,如果有人的月经周期持续几个月都发生重大变化,就该咨询医护人员。「我怀疑,即将发生病症的人──例如甲状腺异常、荷尔蒙失调、肌瘤出血──可能被〔冠状病毒或COVID疫苗〕逼到发病。」

艾德曼希望这对她的同行是一次教训。「月经健康一直严重缺乏研究,不只是在疫苗试验,而是在几乎每个研究领域。」她说:「但一半的人口在未来、现在、过去都会来月经,而且这种固定发生的生物功能对于个人、对于科学都具有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