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美国计划2030年登上火星

模拟图:一个太空舱从火星表面起飞升空,它将携带火星土壤和岩石样本返回地球。

50多年前,美国宇航局就已提出地球之外星球可能存在生命的观点,并计划着勘测发现到火星可能存在的生命迹象,送回地球进行深入研究。
 
早在1960年,一支生物科学顾问小组建议美国宇航局应当像探索太空医学一样关注外空生物学;就在同一年,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得到政府授权,开始规划适合在火星上寻找生命迹象的航天器;在70年代,美国宇航局“海盗号”探测器进行了火星是否存在生命的多项实验,但并未获得决定性的结果;这一时期,美国宇航局研究人员又获得了重大发现,他们在南极洲发现一块火星陨石,陨石上有纳米级微小类似细菌生命的化石残骸,目前这项发现的谜底尚未真正揭晓。几十年之后,美国宇航局大卫·麦克凯称,火星生存生命的决定性论断需要在火星表面采集“新鲜”的样本,并返回地球进行深入研究才能得出。并认为火星存在生命具有必然性。
 
近年来,科学家曾多次提出采集火星样本返回地面的计划,进一步拓展了美国宇航局太空勘测前景,本月,美国宇航局宣布计划着力关注从火星采集生命样本的勘测任务。以下是火星探测进程分析组近期的火星勘测日程表:
 
2018年,美国—欧洲宇航局联合发射火星样本采集探测器——“MAX—C”,该探测器上设计有一个样本采集舱,可装载火星采集到的样本返回地球;2022年,美国宇航局将发射另一颗探测器至火星表面,起到衔接MAX—C探测器的作用,并将采集样本装载在火箭动力返回舱内;2020年代中期至末期,美国宇航局将发射一颗航天器至火星,当火星表面勘测分析样本的探测器采集好样本时,将分离发射采集舱与航天器连接,最后该航天器将携带着火星样本返回地面指定降落地点。
 
美国宇航局行星安全保护研究员卡西·康利强调称,虽然这听起来遥不可及,但实际上该计划已真正提至日程表,美国宇航局计划处理可能存在的地外生物危害将在未来十年内实施,这表明该计划已进入实质性阶段,其中也包括如何处理这些火星样本的决定。
 
今年2月,美国宇航局局长查尔斯·博尔登宣布取消近期的月球勘测任务,并于2月24日举行的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代替月球勘测计划的是部署派遣宇航员至火星表面。同时近期他向媒体透露称,个人认为美国宇航局有望在本世纪30年代实现宇航局登陆火星。如果依照博尔登的计划,相信在未来20年内将揭开许多地外生命谜团。康利称,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使宇航员安全地到达火星,国家研究委员会一份标题为“火星上的安全性”的科学研究报告列出了火星上可能存在的威胁性,其中包括:外星微生物、有毒六价铬等潜在威胁。在对火星样本进行近距离分析时还可能出现一些未评估到的危险性。
 
另一个问题则当采集到火星样本返回地面上时如何确保有效的安全性,东卡罗莱纳州立大学海岸科学和政策学院主管约翰·拉梅尔说:“当火星样本返回到地面时,我们应确保这些样本不产生危害性。”
 
通过宇航员或者特殊的机器人运载方式,“新鲜”的火星物质样本抵达地面上一定会使研究人员高度警惕,其关注度不亚于40年前“阿波罗号”登陆宇航员返回地面时带来的“恐慌性”。拉梅尔指出,地球非常幸运,月球是一颗“死亡卫星”,但如果其表面存在生命,相信月球上的生命体一定会通过各种方式抵达地球并且存活下来。
 
美国宇航局计划对火星样本当作最高等级的生物危害物质,其等级相当于实验室生物安全性4级。样本装载舱设计制造时必须能够承受碰撞式着陆。如果“新鲜”的火星样本的确证实了火星存在生命迹象,这将对我们理解宇宙生命现象产生彻底的变革。拉梅尔说:“目前仅是地外生物勘测的开启时代,我们的勘测历程仅有50年,未来我们将有更大的勘测发现!”


作者:卡麦拉
来源:搜狐科学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火星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