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建议修建南宋衙署遗址公园

昨日,部分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来到渝中区老鼓楼南宋衙署遗址考古工地视察。市文物考古所专家介绍———822年前,宋光宗赵惇在此登基,自诩“双重喜庆”,重庆因此得名。

重庆“源点”就在这里

昨日,前来视察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抵达巴县衙门,立即被震撼:眼前这片近两万平方米的正方形拆迁地块上,数十名工人正紧张施工。几米深的地表下,显出房址、道路、水井、灰坑、灰沟及礌石堆等各类遗迹40余处,出土瓷器、瓦当、礌石、坩埚等物1200余件。雄伟的夯土包砖高台建筑去年4月发现,如今又在其北部发掘出多个院落墙基、房址、道路、排水沟、水井、墓葬等各类遗迹近30处,出土碗碟等各类器物1000余件。

专家介绍,从遗址上发现的“淳祐乙巳”纪年铭文砖和“淳祐通宝当百”钱币等推断,这里为宋代衙署等遗址。1243年前后,南宋在重庆设四川制置司,余玠为帅,管辖今天的陕西南部、云南及贵州东部、川渝地区,抵抗蒙古军队进攻。当时的四川制置司及重庆府衙治所,就在今天的南宋衙署遗址。

老鼓楼南宋衙署遗址是重庆已发现的等级最高、价值最大的宋代建筑遗存。市文物考古所副所长袁东山介绍,1189年,宋光宗赵惇在这里先封王后即帝位,是为“双重喜庆”,重庆由此得名,距今已822年。赵惇在重庆做恭州王时,办公和居住就在今天的南宋衙署遗址。老鼓楼就是重庆的源点,目前已发现早至西汉时期的墓葬及南宋衙署遗址、明清时期建筑遗址。专家介绍,可见重庆城市大发展开端为南宋置司,当时巴县衙门已经是重庆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朝天门至储奇门一带初具城市规模。今天的解放碑地区当时叫金碧山,与今天的菜园坝、两路口等处尚属荒芜地带。

袁东山透露,随着考古发掘进行,预计还将有更多重磅级发现面世。

建议修建考古遗址公园

前来视察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表示,南宋衙署遗址保存完好、纪年明确,全国罕见,对研究重庆城市沿革变迁、川渝地区古代建筑及宋蒙战争均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应该建立遗址公园加以保护。

专家介绍,南宋置司、抗战陪都、中央直辖是重庆城市发展史上的三次大飞跃,而南宋置司是重庆城市大发展发端。南宋衙署遗址是这段历史的重要见证,高台建筑遗迹直接树起了重庆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里程碑。

南宋衙署遗址也是抗蒙山城体系核心的首次发现,填补了重庆南宋城市考古的这一重要空白。在宋末抗蒙战争中,重庆城起到“为蜀根本”和“国之西门”作用,指挥钓鱼城等战斗近40年之久,粉碎了西线蒙军“顺流而下,直取临安”的战略意图。蒙哥大汗殒命钓鱼城,更是改变世界历史。袁东山说,南宋衙署遗址凝练着巴渝人忠勇尚武、坚韧豪毅的性格,也包含着“川人从未负国”的精神传统,是重庆文化底蕴的珍贵载体。其地面建筑能够在城市中心位置历经八百多年风霜仍保存至今,今后将扩大考古发掘面积,对遗址进行全面揭露,深入发掘其历史文化内涵。建设考古遗址公园,可以为重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增添新的亮点。


重庆晚报 首席记者 丁香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公园 南宋 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