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莫桑比克的绝代双礁

欧罗帕岛一只母绿蠵龟被它的伴侣紧拥在怀,漂游在欧罗帕环礁的湛蓝海域。这里是濒危的绿蠵龟重要的繁殖区。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

欧罗帕岛一只母绿蠵龟被它的伴侣紧拥在怀,漂游在欧罗帕环礁的湛蓝海域。这里是濒危的绿蠵龟重要的繁殖区。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印度礁加拉巴哥鲨虽然得名自达尔文观察生物演化的加拉巴哥群岛,但其实它们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热带海洋礁石带。在印度礁的泻湖保护区里出没的鲨鱼几乎全是加拉巴哥鲨;生物学

印度礁加拉巴哥鲨虽然得名自达尔文观察生物演化的加拉巴哥群岛,但其实它们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热带海洋礁石带。在印度礁的泻湖保护区里出没的鲨鱼几乎全是加拉巴哥鲨;生物学者认为这座泻湖是这种鲨鱼的育幼场。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印度礁这座泻湖很可能为加拉巴哥幼鲨提供了安全的避风港,在它们准备好面对开放海域的重重挑战前,保护它们不受成年鲨鱼捕食。 Photograph by Thomas

印度礁这座泻湖很可能为加拉巴哥幼鲨提供了安全的避风港,在它们准备好面对开放海域的重重挑战前,保护它们不受成年鲨鱼捕食。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印度礁泻湖里的加拉巴哥幼鲨以鼻子碰触相机。汤玛斯.帕斯查克说,两座环礁相对未受人类干扰的礁石是海洋生态的基准点。 「在印度洋的其他地方,我看到的都是相对于这里它

印度礁泻湖里的加拉巴哥幼鲨以鼻子碰触相机。汤玛斯.帕斯查克说,两座环礁相对未受人类干扰的礁石是海洋生态的基准点。 「在印度洋的其他地方,我看到的都是相对于这里它们所缺少的东西。」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欧罗帕岛很少有潜水者勇于探索欧罗帕岛四周的珊瑚礁,因为这里位在莫三比克海峡中以巨大涡流、含有丰富营养的涌升流、蜿蜒的海流以及壮观的大浪而为人所知的一片水域。 P

欧罗帕岛很少有潜水者勇于探索欧罗帕岛四周的珊瑚礁,因为这里位在莫三比克海峡中以巨大涡流、含有丰富营养的涌升流、蜿蜒的海流以及壮观的大浪而为人所知的一片水域。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欧罗帕岛绿蠵龟求爱时会互相碰撞及啃咬(上),接着是可能持续数小时的交配(下),交配时,公龟以鳍肢与尾巴攀附在母龟的背甲上。在绿蠵龟的世界里杂交盛行,被荷尔蒙支配

欧罗帕岛绿蠵龟求爱时会互相碰撞及啃咬(上),接着是可能持续数小时的交配(下),交配时,公龟以鳍肢与尾巴攀附在母龟的背甲上。在绿蠵龟的世界里杂交盛行,被荷尔蒙支配

欧罗帕岛绿蠵龟求爱时会互相碰撞及啃咬(上),接着是可能持续数小时的交配(下),交配时,公龟以鳍肢与尾巴攀附在母龟的背甲上。在绿蠵龟的世界里杂交盛行,被荷尔蒙支配的公龟会试图把对手从母龟身上驱赶下来。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想像两块大石头共舞的样子。那差不多就是绿蠵龟交配时的模样:体型有如相扑选手的两只巨兽紧扣对方的背甲,在珊瑚礁生长的清澈水域中慵懒地划动鳍肢。环绕马达加斯加西南外海欧罗帕岛而生的珊瑚礁,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平均每年会有超过1万只母绿蠵龟为了交配而聚集在此,之后再上岸产卵。

绿蠵龟的繁殖策略被称为「乱爬乱交」。与其把精力耗费在捍卫地盘或打斗,公龟宁可将力气花在寻找身上没附着其他公龟的「单身」母龟,或企图介入已经开始的交配。公龟的鳍肢和尾巴上都有大大的爪子,便于攀附在母龟的背甲上。其他公龟会连打带咬地试着扳倒成功爬到母龟身上的幸运儿,结果经常让交配双方伤痕累累。

有时候,被荷尔蒙冲昏头的挑战者甚至会抓住攀在母龟身上的公龟背甲。 「第二只公龟是绝对没戏唱的,」海洋生物学家华莱士.尼可斯指出。他曾经见过多达四只公龟叠在一起,每只都紧紧抓着前一只。 「这可是体重180公斤的海龟,简直是马戏奇观,」他说。

很少有人亲眼见过欧罗帕岛的海龟马戏团表演。这座岛是自然保留区,周围水域也受到保护。它和它西北方约110公里处的印度礁都属于法属印度洋诸岛,也就是像卫星般环绕马达加斯加的五片小小陆块。

尽管马达加斯加和其他国家对这里的主权归属仍有异议,但法国在此保持主权有其策略意义。法属印度洋诸岛的总土地面积虽然只有44平方公里,然而整体的专属经济区却是土地面积的1万5000倍大,是一片相当于17个台湾的辽阔海域。法国限制非法渔捞与海龟盗猎,对保护这些岛屿的生物多样性至关重要;法国驻卫队和宪兵队常驻在包括欧罗帕在内的几座岛屿上,还有海军船舰在周围水域巡防。

虽然欧罗帕岛与印度礁都位于莫桑比克海峡中央,距离很近,但地貌却相差甚远。长满灌木的欧罗帕岛不只是海龟的筑巢地,也是100万对繁殖期海鸟的落脚处。印度礁则是很少露出水面的环礁,拥有一座游满鲨鱼的泻湖,面积相当于三分之一个台北市。它们都是西印度洋中仅存的健康海洋生态系,在枯竭的海洋中为原始自然提供庇护。 「它们表面上微不足道, 像无足轻重的黑点,」为本文进行拍摄的海洋生物学家汤玛斯.帕斯查克说,「但如果在这里潜水过,这辈子你不会再有其他看得上眼的地方。」

这两座岛所处海域的难缠水流与涡流,数百年来让航海者吃足苦头。但今天的海洋科学家已找到不需出海也能研究这个环境的方法。由于海鸟与海洋生物有着紧密的生态关系,科学家可以利用海鸟作为开阔水域物种(如鲔鱼)的代理研究对象。许多海鸟都靠这些巡游海中的猎人替它们将猎物赶至水面,让它们用鸟喙及爪子就能捕到猎物。

鲣鸟和燕鸥会形成低飞的鸟群,贴近海面追踪海洋生物。这些网络型觅食者从陆上的栖巢呈扇型飞开,不离开彼此的视线,随时准备在伙伴遇到猎物时彼此支援。还有其他鸟类会飞到更高处综观全局,追踪这些追踪者。军舰鸟是出类拔萃的高飞鸟类。这些卓越的高空飞行者会乘着热气流上升,来到海面上空超过1公里的地方,察看海面以及低飞鸟群。看到正在觅食的鸟群时,它们会展开棱角分明、翼展达2公尺的乌黑翅膀俯冲而下,咬走浪中的乌贼或拦截空中的飞鱼。

印度礁上没有可以让海鸟筑巢的树木,也没有能让绿蠵龟产卵的沙滩。它是一座年轻的环礁,仍坐落在母火山上持续成长;它的母火山是自水下3公里的海床喷发形成的海底山。

欧罗帕岛上有红树林和一座低潮时湖水就几乎流干的浅泻湖;而草木不生的印度礁上则有一座最深达14公尺的泻湖,就像一个养满幼鲨的巨大热带水族箱。这些鲨鱼几乎都是加拉巴哥鲨,在热带岛屿附近很常见到这种鲨鱼,但它们在这里的集中程度却很罕见。生物学家并不明白加拉巴哥鲨为什么会成为印度礁主要的鱼种,他们提出的可能解释为:相对较贫瘠的印度礁泻湖由于周围的栖地范围有限,所以较适合这些鲨鱼生活;而欧罗帕岛泻湖的红树林与海草则为其他物种提供了栖息或庇护所。印度礁可能呈现了鲨鱼生命史中独特的一角,而这里如此健全的幼鲨族群数量,以这种被严重捕捞的物种而言更是罕见的例子。

印度礁的海水退潮时,会露出过去几百年来在此触礁的船只留下的船锚。 1585年,一艘900吨的葡萄牙船「圣地牙哥号」在暗夜里撞上礁岩, 一分为二,共有四百多人丧生,船舱里运载的金银财宝散落到海底深处。

1970年代,有部分宝藏曾被潜水夫寻获,包括银币、青铜大炮、珠宝和星盘。但相较于印度礁与欧罗帕岛真正的珍宝,这些都不值一顾。真正的宝藏不是古代船只的金银珠宝,而是小岛上欣欣向荣的生物多样性。


撰文:甘迺迪‧沃恩 Kennedy Warne
摄影:汤玛斯‧P‧帕斯查克Thomas P. Peschak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莫桑比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