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开发引争议:“可持续旅游”拯救世界自然遗产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开发引争议:“可持续旅游”拯救世界自然遗产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开发引争议:“可持续旅游”拯救世界自然遗产(神秘的地球配图)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报(侯丽/编译):近日,关于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塔斯马尼亚荒野自然遗产区(the Tasmanian Wilderness World Heritage Area,TWWHA,2013年该岛近20万公顷原始森林已被列入世界遗产保护名录)的最新开发计划一经披露,就引发学界争议。

争议的重点在于,原来的“荒野区”(wilderness zones,1999年确定划分的区域)将被重新划分为四个“休闲区”(recreation zones),如此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可以给日益增多的游客提供更多的住宿区域。反对者认为,岛上的荒野和森林应该得到进一步保护,被“锁定”,而不应该被亵渎、被破坏。

针对该问题,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可持续旅游专业高级讲师安妮·哈迪(Anne Hardy)和堪培拉大学高级研究员蕾奥妮·皮尔森(Leonie Pearson)等对此发表了看法。

世界遗产保护并非“锁定”森林最佳方案

其实,在2014年6月,联合国便驳回了澳大利亚关于塔斯马尼亚岛的一项申请——从塔斯马尼亚荒野自然遗产区移除约7.4万公顷荒地。该申请由澳环境部长提出,申请时曾提到“这些地区减损了该世界遗产的普遍价值和整体完整性”。但移除后的土地是否会被政府另作他用,人们议论纷纷。当时,来自德国、哥伦比亚和葡萄牙的代表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投票中抨击了澳方提议并表示,澳方为移除荒地的辩护是无力的,并且认为这将设置一个“不能接受的先例,我们不能接受移除”。该案件结果令自然资源保护论者备受鼓舞,更加关注对塔斯马尼亚岛原始风貌的保护。

然而,塔斯马尼亚大学森林学家戴维·鲍曼(David Bowman)随后警告称,棘手问题也会随之而来,包括保证该地区的管理经费,找到应对火灾、害虫和疾病等影响气候变化的方法。墨尔本大学研究人员提到,世界遗产保护并不能保证森林被“锁定”,避开各种形式的开发,森林需要一定程度的积极主动的管理。

如今,关于在该岛开发旅游业的新计划再次引发争议。皮尔森表示,潜在问题是在塔斯马尼亚岛这样的荒野地区,能否保证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并在发展旅游业满足游客需求和赢利的同时,做好其他相关事宜,如保护当地文化遗产。尤其是在塔斯马尼亚荒野自然遗产区内,自然环境价值巨大,但同时环境也十分敏感,水土流失、外来物种入侵和林木自身的疾病所引起的破坏将是难以估量的。

拓展“可持续旅游”理念

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公约》提出的“对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文化和自然遗产进行特别保护”这一要求,哈迪等专家认为,唯一的方式是发展“可持续旅游”,这种发展方式要求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人们的环保行为,并能够产生新一代的环保人士,除了原有的自然资源保护者之外,应吸引更多的游客加入环保行列,将其慢慢转化为环境保护者。其中最好的实现方法是“解说”(interpretation),对于去自然遗产保护区旅游的人们,用各种方法加以引导和解说,告诉他们保护自然环境和文化遗产的重要性。

研究表明,深刻而有意义的解说,会增强游客参与环境保护的积极性,改变他们对环境保护的态度和意图。当然,研究人员也提醒,人们保护环境的意图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转化为实际行动,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环保方式应因地制宜不可“一刀切”

哈迪认为,虽然我们可以看到塔斯马尼亚岛开发的潜力和积极的一面,但所有方法都必须是“适用”的。在岛上的一些地方,利益相关者、监管机构、社区团体、当地居民以及在某些情况下介入的旅游运营商,对于环境保护和开发持有不同的理念,需要一个更有力的协调机制,否则,岛上未来旅游业的发展依然令人担忧。研究表明,虽然为了保护环境,新计划拟开发能够与自然更好融合的环保型旅馆,但大规模的发展计划并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有必要在不同地区发展不同类型的旅馆等业态,“一刀切”的方式并不可行。

有学者认为,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当地土著居民已与过去不同,他们与环境的相处陆续出现一些不和谐音。此时,政府层面的宣传、引导和教育,或许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与环境和谐共处。

皮尔森表示,塔斯马尼亚岛是一个脆弱的、独特的且游客量日益增加的地区。尤其是在澳大利亚经济发展遇到瓶颈时,旅游业的发展将给当地带来希望。然而,自然环境和生态文化一旦在开发中遭受破坏,澳大利亚的旅游优势将不复存在。当地政府接下来面临的挑战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如何保护好这一敏感区域,并激发新一代环保人士的热情,共同保护好这一独特的世界遗产区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