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阿富汗史上最具野心的一次计划

角度的错觉,让阿富汗艾娜克遗址一座2.4公尺高的石龛看起来比实际大了许多。考古学家至今只发掘出这处范围广大的佛教建筑群的一小部分,这片建筑群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3

角度的错觉,让阿富汗艾娜克遗址一座2.4公尺高的石龛看起来比实际大了许多。考古学家至今只发掘出这处范围广大的佛教建筑群的一小部分,这片建筑群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3到8世纪。 Photograph by Simon Norfolk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汉娜.布洛克 Hannah Bloch 摄影:赛门.诺福克 Simon Norfolk):这项发掘工作绝对是阿富汗史上最具野心的一次。但是采取这样的安全措施并不只是为了保护几名科学家和一些当地工人。古遗址下方藏有一条铜矿矿脉,宽度延伸4公里,并深入盘踞在此的巴巴瓦里山达1.5公里,甚至更长。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未开发矿床之一,蕴藏约1250万吨(1140万公吨)的铜。古时候,铜矿曾为这里的佛教僧侣带来财富;大量的紫色、蓝色、绿色熔渣——就是将铜冶炼之后所留下的固体残渣——散落在巴巴瓦里山的山坡上,证明了当时几近工业化的生产规模。阿富汗政府希望能靠着铜矿让国家再度富裕起来,或者至少能自给自足。

这个地方的名字很低调:艾娜克意指「小铜矿井」。 2007年,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公司(MCC),率领国家支持的联合集团,以一纸30年的租赁合约,取得了此地的铜矿开采权。 (中国亟需铜矿:全球一半的供应量是它所消耗的。)该公司的投标金额超过30亿美元,并承诺为这个孤立而落后的地区提供基础建设,包括道路、一条铁路和400百万瓦的发电厂。阿富汗官方估计,这座矿区可以带来12亿美元的收入,挹注该国从2002年起就仰赖国际援助、如今每年面临70亿美元赤字的疲软经济。

要完整拼凑出艾娜克遗址的意义,将需要数十年的时间——以及新一辈的考古学家。 24岁的苏腾.马苏.摩拉迪是喀布尔建筑工人的儿子,他在喀布尔大学取得学位之后,透过竞赛争取到加入遗址的挖掘工作。他自豪他和同事来自不同的种族却能在工作上合作愉快——对这个国家而言,这绝非小事,因为1990年代撕裂了阿富汗的恐怖内战,就是发生在以种族分边的圣战组织之间。 「我们有5000年的历史,对于阿富汗的下一代来说,了解历史是很重要的,」他手里握着小铲子,在挖掘之余稍作休息时说道。 「不然的话,我们出名的就只有恐怖主义和生产罂粟了。」

考古学家要面对的问题不是匮乏,而是过剩:以发掘工作目前进行的速度,贮藏与保护出土文物的能力恐怕会落在后头。 「挖掘很简单,」阿富汗前文化部副部长、在希腊取得学位的考古学家欧马.苏腾说。 「保护才是最难的部分。」

过去这些年来,有几百人领取以当地标准来说相当优渥的报酬,在考古遗址拿起十字镐和铲子工作,或者从事其他粗活。但是,「如果没有食物或薪水,当你的孩子饿了,你什么事都肯做,」哈比.拉曼说。 「或许就加入塔利班。他们会付薪水。」2001年,这名42岁、胡子灰白的父亲,在放牧山羊时因为地雷爆炸而失去了一条腿。如今他拄着拐杖,从他所在的山区村庄走到艾娜克遗址清洗陶器碎片,一趟得走两个小时。

像拉曼这样的当地人,过着勉强糊口的生活,短期内不可能有太大改变。许多人对于自己参与揭露的丰富历史,心情十分矛盾,他们感受不到自己与前伊斯兰时期的历史有何关联。雪上加霜的是,塔利班已恐吓部分工人,指控他们宣扬佛教。尽管如此,还是有人对过往成就心怀景仰。 「我的祖先是穆斯林,」一名36岁的阿富汗退役军人、只透露自己名叫亚维德的工人说。 「但我们知道,许多世代的人曾在这块土地上来来去去。当我工作时,我想的是这里有过一个文明、一间工厂、一座城市,还有君王。是的,这也是阿富汗。」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