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澄江化石地走过8年申遗艰辛路

2011年9月2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实地考察澄江化石地。

2011年9月2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实地考察澄江化石地。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玉溪日报(李晓兰):澄江化石地作为地球生命演化历史的杰出范例,在反映“生命记录”方面在世界范围内具有突出普遍价值,其间所蕴藏的科学秘密和故事目前尚未穷尽,科研价值毋庸置疑。除此之外,所能带来的文化旅游价值,未知远大于已知。

2012年,在被发现整整28年后的7月1日,澄江化石地终于捧到了世界自然遗产的桂冠。由此,澄江化石地成为我国第43个、云南第4个世界遗产,是目前亚洲唯一、中国第一个化石类自然遗产,是现今《世界遗产名录》中少数几个化石类自然遗产之一。

从2004年正式启动申遗工作开始,澄江化石地走过了8年申遗艰辛路。这8年间,全市上下提高了科学素养,得到了各方支持,锻炼了干部队伍、改进了工作作风,赢得了群众信任,铸齐了人心、铸出了品牌、铸出了理念,形成了一种坚定目标不动摇、抢抓机遇不懈怠、奋发有为不停步的申遗精神和敢啃“硬骨头”、敢趟“深水区”、敢打“攻坚战”的宝贵精神财富,使这一代表国家荣誉、体现国家利益的大事在玉溪人手中圆满完成。

申遗萌芽

世界遗产是具有特殊文化或自然意义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自然区域或文化遗存。世界遗产体现了地球多样性和人类成就,它们是美丽与奇迹、神奇与壮丽、记忆与意义之地。世界遗产是人类祖先和大自然的杰作,是独一无二的金字招牌,是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基础和核心。成熟的文化旅游开发是世界遗产真实性的发展和延伸,表现为:复兴山水文明、拯救人类精神、传承历史文化、提升精神境界,是一种思想的进化、人性的回归,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之本。

简言之,它们代表了地球美好之最。世界上许多国家或地区,都将世界遗产真实性保护与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融为一体,共兴共荣。

而澄江化石地作为展现地球早期生命演化的窗口,作为研究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实物证据,其价值和意义也切合了世界遗产的要求。

在专家看来,申遗的最大好处在于一旦被列为世界遗产,就得按照世界遗产公约和国际标准严格地保护。同时,世界遗产并不仅仅是充满意义和重要性的象征,它还是一个重要的发展领域,是最顶级的文化旅游品牌,是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助推器。

正因如此,为了将澄江化石地这个独具科学价值的遗产真正保护好,使蕴藏其间的关于人类自身和与人类相依并存的其他一切生命类型起源的神奇故事呈现出来,并处理好经济发展与化石地保护的矛盾——申遗,成为了摆在各级党委、政府面前的战略抉择。

申遗八年艰辛路

要成为世界遗产有多难?参与了澄江化石地申遗全过程的副市长杨洋对此深有体会。

据杨洋介绍,世界遗产的申报程序分为五个步骤:一是缔约国正式向世界遗产委员会提交申遗材料;二是世界遗产中心对申遗材料进行技术审查;三是国际技术咨询机构(自然遗产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对提名地进行实地考察评估;四是技术咨询机构和世界遗产中心给出评估报告和审核意见;五是世界遗产大会审议。“全世界每年申遗项目有多达三分之二被否掉,仅有三分之一能够成功申报。所以,这是一个难度系数非常高的标准,因此世界遗产的品牌非常珍贵。”

当然,对玉溪而言,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关键在做好“内功”。

从决定申遗开始,我市便始终严格按照世界遗产的评价标准,直面问题,勇于担当,一条条攻坚,一次次克难,一步一个台阶直抵“世界自然遗产”的殿堂。

2004年4月,玉溪市成立申遗机构,正式启动了澄江化石地申遗工作,踏上了一条漫长而艰辛坎坷的申遗之路。

八年来,申遗领导小组成员上北京、跑昆明,争取国家有关部委和省直有关部门协调支持,寻求院士、专家指导帮助,市县干部换了一批又一批,但申遗的决心始终没有动摇,申遗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玉溪举全市之力,完成了申遗文本和相关保护规划的编制、国际相似遗产地对比考察研究、游客接待中心陈列布展、地质剖面修建、标识系统建设、环境综合整治等工作。

在2010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代会上,玉溪代表提出重要建议并致信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建议国家支持澄江动物化石群保护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这封信引起了温总理的高度重视,并就澄江动物化石群保护和申遗工作作出第四次重要批示,要求国家相关部门和云南省政府密切配合,全力支持澄江化石地申遗。同时,时任国务委员刘延东也作出重要批示,请中科院、教育部等相关部门根据需要和条件给予澄江动物化石群保护及申遗工作支持。这为申遗工作注入了一剂强有力的“强心针”。

申遗最终冲刺集中在了2011年,这一年间,澄江化石地顺利走完了申遗的前三个步骤。

当年1月14日这一天,是澄江化石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时刻。在听取时任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罗应光、玉溪市政府副市长杨洋的汇报后,时任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充分肯定了澄江化石地申遗工作取得的成效,表示全力支持澄江化石地申遗工作,并代表中国政府在澄江化石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正式文本上郑重签字;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委会秘书长方茂田代表中国政府致函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正式提出申遗请求。这意味着,澄江化石地申遗文本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义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澄江化石地漫漫申遗路,已经走完了国内程序的最后一步,迈入了国际程序,地方政府的申遗意愿已经上升为国家意志。

2月,澄江化石地申遗文本通过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的技术性严格审查,正式成为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

9月,澄江化石地通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的现场考察评估。

在2012年5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公布了澄江化石地技术评估报告,对澄江化石地的价值给予高度评价,认为“位于中国云南省的澄江化石地保存了具有独特重要意义的化石遗迹。澄江化石地的岩石和化石展示了杰出的、保存非凡的记录,是距今5.3亿年前寒武纪早期地球上生命的快速多样化的见证。在这一短暂的地质间隙时段中产生了几乎所有主要动物类群的起源。澄江化石地多样化的地质证据代表了化石遗迹保存的最高质量,传承了早寒武纪海洋生物群落完整的记录。它是一个复杂的海洋生态系统最早的记录之一,也是一个进一步认知早寒武纪群落结构的独特窗口。”建议世界遗产委员会将该遗产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10分钟无异议,通过!

2012年7月1日,第36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在俄罗斯举行。澄江化石地正式站到了世界的大舞台上,等待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审议。

圣彼得堡时间7月1日下午6点12分(北京时间22点12分),大屏幕上出现了帽天山的地图和照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世界遗产项目部主任蒂姆·白德曼用英语介绍了澄江化石地的价值以及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初步评估意见。由于澄江化石地的科学价值已被科学家公认,而且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建议将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各国代表对此均没有提出异议,全票通过审议。

10分钟后,大会执行主席埃莱奥诺拉·米特罗法诺娃敲响了手中的小锤。这一锤,让玉溪人期盼了8年的梦想实现——澄江化石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填补了化石类世界遗产在中国遗产领域的空白。

副市长杨洋在会上郑重承诺,玉溪市政府、澄江县政府和当地人民将竭尽所能保护好这一非同寻常的化石地。

澄江化石地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是玉溪最靓丽的文化名片

时间来到2015年10月,帽天山上,这座5.3亿年前的古生物化石宝库依然静谧安详,用最原始、最真实、最完整的风貌,傲然迎接世界目光。

澄江化石地成为世界自然遗产意味着什么?自发现这座“化石宝库”以来,国内外知名古生物学家和世界自然遗产专家纷纷向帽天山投来关注的目光。经过充分论证后,专家、学者均给出了相似的观点:澄江化石地作为地球生命演化历史的杰出范例,在反映“生命记录”方面在世界范围内具有突出普遍价值。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给澄江化石地带来的科研效益、社会效益和旅游效益难以估量。可以说,澄江化石地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是玉溪最靓丽的文化名片。

澄江化石地申遗成功,完成了创品牌的任务,但如何建设好品牌、经营好品牌、利用好品牌还面临着艰巨的任务。记者了解到,申遗成功以来,玉溪市履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出的庄严承诺,严格遵守《世界遗产公约》的要求,切实保护好、管理好澄江化石地世界自然遗产。坚持走出去、请进来,与多个国家的科研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努力借鉴国内外成功经验和做法,打造一个供国内外古生物学家进行科考科研的平台;推动澄江化石地科普宣传进课堂、进社区,通过编写教科书、展览等方式,向青少年及普通市民进行科教宣传;推进澄江化石博物馆建设,以保护促开发、以开发促保护,以昆玉红旅游文化产业经济带建设为机遇,以文化旅游项目为载体,做精、做靓、做响澄江化石地世界品牌,最大限度发挥世界自然遗产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生态效益,造福遗产地人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