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缅甸喂饱了中国人嗜吃穿山甲的大胃口

中国广东省海关人员在地下仓库中找到这些准备贩售出去的穿山甲。一份新的研究报告指出,在缅甸勐拉市非法贩售的穿山甲,满足了中国对穿山甲各个部位的需求。 / PHOT

中国广东省海关人员在地下仓库中找到这些准备贩售出去的穿山甲。一份新的研究报告指出,在缅甸勐拉市非法贩售的穿山甲,满足了中国对穿山甲各个部位的需求。 / PHOTOGRAPH BY REUTERS

猴头、熊胆与其他珍奇动物部位都在缅甸勐拉市市场陈列贩售。 PHOTOGRAPH BY BEN DAVIES, LIG​​HTROCKET

猴头、熊胆与其他珍奇动物部位都在缅甸勐拉市市场陈列贩售。 PHOTOGRAPH BY BEN DAVIES, LIG​​HTROCKET/GETTY IMAGES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aurel Neme 编译:郑惟心):新的研究报告指出,全球最常遭非法贩售的哺乳类动物竟在毗邻中国边界的缅甸城镇公开贩卖。

缅甸与穿山甲是两个我通常不会联想在一起的字。所以,国际野生物贸易调查委员会TRAFFIC(Trade Record Analysis of Flora and Fauna in Commerce)最近公布的报告中,提到缅甸出现非法走私穿山甲行为时,我才会感到如此讶异。尽管我多年来都在追踪走私穿山甲的模式,缅甸这个国家却很少受到关注,直到现在才改观。

TRAFFIC发布在《全球生态与保育》期刊(Global Ecology and Conservation)中的研究就揭露了缅甸是如何成为主要输出来源与运输中枢。

穿山甲可能是世上最常被贩售的哺乳类动物,过去10年来已有超过100万只遭到非法贩售。这些以蚂蚁为食的鳞甲动物多方面受到剥削,不只栖地不断遭到剥夺,盗猎者也会为了它们的肉、鳞甲与甲片而去追杀它们。

它们经常被运到中国或越南,其鳞甲当作传统药材使用,进而治疗从风湿病、湿疹到癌症、阳痿等多种疾病。除了医疗之作用,穿山甲的肉也常被当作精致佳肴端上了餐桌。

而且走私的数量往往十分庞大。 2015年10月时,就有中国南部广东省的海关人员查获一大批穿山甲:414个箱子里装有2,764具(11.5公吨)冷冻死尸。

TRAFFIC特别针对勐拉市进行研究,毕竟毗邻中国云南省的这个缅甸城市是两国国界上特别发展区域的一部分。尽管是由叛军统治,但运作上还比较像是一块中国人聚居区。中国投资者在这个城镇砸钱开发甚至盖了许多夜店、赌场与多家珍奇肉品餐厅来满足中国饕客的需求。 《时代》杂志就称它为「终极罪恶绿洲」。

盗猎者利用勐拉市无「法」可管这一点,趁机走私、贩售濒临绝种动物大赚特赚。其中像是大象、老虎、熊、藏羚羊、云豹、穿山甲等等都成了商人觊觎的对象,勐拉市也成了亚洲最大的野生动物市场之一。

TRAFFIC的报告中讲到了此一国界上城镇的重要性,看完我就领悟到了这五件重要的事。

1.缅甸是穿山甲的产地。亚洲四种穿山甲中就有三个是缅甸原生种。极危的马来穿山甲(Sunda pangolin)与中华穿山甲(Chinese pangolin)在缅甸东部还找得到,而濒危的印度穿山甲(Indian pangolin)栖息在缅甸西部。尽管TRAFFIC并没有办法取得售出之穿山甲的确切来源资料,那些在勐拉市早市贩卖的鳞甲和甲片可能都是产自缅甸。而于2015年3月TRAFFIC调查员一天的参访行程中,他们就检视了18袋甲片与13张鳞甲。

2.缅甸是通往中国的入口。由于地理位置上的优势,而软弱政府又无拘束力,缅甸就成了非法交易穿山甲的重要枢纽。走私者会把缅甸当作穿山甲的交易枢纽,不仅从缅甸取得货源,连邻近国家甚至远到非洲的货品都不放过。在2010年至2014年间,缅甸官方与邻近国家就查获了4,339公斤的穿山甲甲片与518具完整的动物尸体,一共有约7,109只穿山甲。如此庞大的数量就证实了:缅甸不是生产来源就一定是运货中枢。报告中也强调,缅甸在国际穿山甲交易市场中常常遭到忽略,就是因为它「从不曾向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秘书处通报任何查扣穿山甲的事件。」

3.穿山甲非法交易的规模不断扩大。调查员在2006年观察到的只是少部分的穿山甲与甲片,但是最近,非法交易数量急速上升。研究中写道:「穿山甲似乎每天都买得到这件事,实在令人担忧。」

4.执法十分有限。单单是穿山甲与其他濒临绝种动物都能公开贩售这件事,就足以看出执法单位对于抵挡遏止非法交易可说是兴趣缺缺。

5.中国与缅甸中央及地方当局除了提高警戒还加强执法追缉走私,为的就是要在交易高峰期(例如:农历春节期间)及时遏阻违法交易。这对于穿山甲来说,也许是个好消息啊!





神秘的地球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穿山甲 缅甸 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