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苍蝇帮倒忙:提供错误破案线索的就是它们!

赤铜绿蝇(Australian Sheep Blowfly)不只吸食花蜜。还对人体体液情有独钟,这可不是指血液喔。 CSIRO [CC BY 3.0], VIA

赤铜绿蝇(Australian Sheep Blowfly)不只吸食花蜜。还对人体体液情有独钟,这可不是指血液喔。 CSIRO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Erika Engelhaupt 编译:郑惟心):这可能是我写过最恶心的科学实验文,正好呼应了这个专栏名称「骇人听闻(暂译,Gory Details)」。尽管恶烂,却仍是我写过最妙的一篇,因为这跟某种蝇类对人类体液的「品味」有关。

如果你还不清楚「丽蝇」(Blowflies)是何方神圣,称之为「死亡之蝇」或许比较容易理解。有次我在自家地下室天花板夹层放了老鼠药,虽然成功杀了不少鼠辈,却引来一堆体格粗壮、带有金属光泽的蝇类,它们只要一嗅到刚喷出的血液或腐烂气味,就会神奇地冒出来。

所以当命案现场血淋淋一片,就可见丽蝇成群飞舞的踪迹,这种现象让鉴识专家安娜丽莎.杜德(Annalisa Durdle)不禁提问:这些苍蝇一如往常地盘旋拉屎时,是否破坏了犯罪现场?

曾就读澳洲墨尔本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鉴识科学系的杜德说:「有趣的是,苍蝇屎看起来就像血迹斑点。」

我对于她的研究提出了「不雅」的问题,她透过电子邮件回覆说:「无论如何,从一小粒苍蝇屎就可以得出完整的人类DNA。(我倾向问关于屎的部分而非呕吐物,是因为知道苍蝇会吃下自己的呕吐物,剩下的大多是屎--虽然它们也会吃屎啦!)」

但它们是否会因此牵连到别人?为了找出答案,杜德就必须了解丽蝇在犯罪现场到底都吃些什么。

于是她就做了如下实验,提供一顿「大餐」给赤铜绿蝇:从自愿者身上搜集来的体液,包括血液、唾液与精液,外加其他苍蝇会在受害者家中找到的「零嘴」- -饲料、鲔鱼罐头甚至是蜂蜜。

我母亲总说:「蜂蜜比较会招来苍蝇。」但在这个例子上,她可没说对。

事实上,要吸引更多苍蝇,得用精液才行。

杜德说:「精液是苍蝇界的快克古柯碱(Crack cocaine),它们会狼吞虎咽,形成有如醉倒般的状态(行动踉跄、身体有部分麻痹--我什至看过一只苍蝇放弃善后,索性一屁股坐倒!),然后持续暴食到最后身亡,不过它们却死得心甘情愿!」

苍蝇也喜欢饲料,但对血液兴趣缺缺,至于唾液就真的敬谢不敏。它们会选择精液也许是基于其高蛋白质含量--超过200种,比血液中的蛋白质高出太多。 (更新:也许并非如此,蛋白质含量会改变。杜德指出:「苍蝇就跟人类一样--它们不一定会吃对身体有益的东西!」苍蝇会受到各种气味吸引,包括以硫为基底的。所以对苍蝇而言,精液仅是比其他食物气味更诱人。)

精液另一个含量高的成分是DNA。

杜德在苍蝇吃了不同食物后检验其粪便。 「如果苍蝇吃了精液或含有精液的东西,那几乎每次都能从粪便中验得完整的人类DNA图谱;若以血液来测,也许只有1/3机会;唾液就想都别想了。 」

杜德说:「一般而言,苍蝇偏爱干掉的血液或精液胜过新鲜的,这点很有趣也很重要。因为这代表苍蝇在这些人类体液早就干掉的犯罪现场,还是会持续制造麻烦。 」

这到底会造成多严重的影响?杜德说:「这真的要看机率…..苍蝇会去吃某个可怜虫的精液(在他独自宣泄之后),又飞到犯罪现场中拉屎(进而让这无辜的家伙成了凶嫌)」

她说,还得考虑鉴识调查人员误将苍蝇屎当作血迹斑点测试、发现其中的DNA并不属于受害者的可能性有多少。

或许苍蝇偶尔在处理刑案派得上用场。如果它吃到遗留在犯罪现场中的体液,再飞到另一个房间拉屎,在歹徒打算清理现场时,可能正好就保留住一份DNA样本。

去年鉴识科学家辛西亚.凯尔(Cynthia Cale)在《自然》期刊中就主张,会对解释DNA造成潜在问题的不只是苍蝇。随着鉴识科技设备愈来愈敏锐,在犯罪现场搜集到的外来DNA将是更大的风险。

事实上,凯尔就指出,一个人在与另一人握手两分钟后,就能够把另一人的DNA转移到刀柄上。 (她说下次会测试在更短时间内的人体接触,看是否也能转移DNA。)

凯尔说,这个苍蝇屎的研究十分有趣。与其把DNA从外头带进来,丽蝇大概比较可能在犯罪现场内移转DNA;但就算是这样,仍会打乱犯罪现场的重建过程。

杜德说:「我想影响最大的,也许是辩护律师利用这点来让陪审团起疑吧。」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