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广州女孩袁凤芳的名字被用来命名一颗小行星



广州女孩袁凤芳的名字被用来命名一颗小行星

广州女孩袁凤芳的名字被用来命名一颗小行星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信息时报:85后广州女生,高中毕业于广东实验中学,华南农业大学光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本科毕业,目前身兼广州市天文爱好者协会秘书长、广东南十字星会秘书长。从小就迷恋星空,不但发现了小行星“高雄星”,而且还有一颗小行星以她名字命名——“袁凤芳星”。袁凤芳架起了她的小望远镜。这个个子不高、长相也并不起眼的“广州妹”发现了编号为215080的“高雄星”。

夏天的时候,躺在竹床上,跟大人一起数星星,一起讲关于星星的故事,这也许是很多人并不陌生的童年镜头……在回忆这种童年往事时,可能谁也不敢妄想我们所看到的星星,其中一颗以我们的名字命名——这,其实并不是异想天开,在广州,在你我身边,其实就有一个观星达人,她的名字就命名了一颗行星,她就是广州市天文爱好者协会秘书长、观星达人袁凤芳!她从四岁开始就迷恋星空,为了观星空、看流星、追逐北极光……她的脚步踏遍了西藏、内蒙古、北欧等国内外众多地方。为了拍到一张心仪的星空照片,她每每要带着十几斤重的器材,在户外耗上几个通宵。她说,“观星是一件会上瘾的事情。”

作为广州市天文爱好者协会的发起人之一,袁凤芳是并不多见的资深女天文爱好者。她曾发表文章称自己是“星之女孩”。目前她身兼数职,但都跟天文有关,《天文爱好者》杂志特约作者、广州市天文爱好者协会以及广东南十字星会秘书长。谈起追星经历,要追溯到她四岁的那一夜。 四岁那年,袁凤芳跟着家人回东莞老家探亲,那天晚上她和两个堂哥出门去买夜宵,走到外边一抬头看见满天繁星。“在广州市区几乎看不到星星,我看到这样的场景时非常震撼,看得入迷。”从那时起,袁凤芳喜欢留意有关星星的资料,在大街上,任何有星字的东西,总会比别人先看到。读小学的时候,她常在自然课上追问老师:“为什么月亮围绕地球转?为什么她不飞走的,或者掉到地球上……”之后,袁凤芳还一直收集天文方面的电影、书刊杂志等,甚至还用零花钱订阅了《天文爱好者》杂志。

从小就迷恋星空的袁凤芳,一直从未停止过追星的脚步。她不但发现了小行星“高雄星”,而且还有一颗小行星以她的名字命名。2009年3月,袁凤芳参加了台湾蔡元生天体搜寻计划。“刚开始观测的3天,我们都颗粒无收。第四天凌晨左右,另外三位队员都分别找到一颗未知小行星,并且上报了。而我还在艰难地前行,不知道如何突破。”袁凤芳回忆道,“3月19日,我一口气上报了5颗未知小行星。但没过几天,我就陆续得知它们的数据都为别人所用了,全军覆没。当时我还大哭了一场。”

后来袁凤芳改变了方法,早上早起拍摄,晚上熬夜看图,“对着电脑处理数据,两眼通红,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3月20日,袁凤芳上报了9颗未知小行星,其中就包括一颗新发现的小行星。5月9日,小行星得到了国际小行星中心的永久编号,随后蔡元生马上提出该星的命名申请。因为蔡元生是台湾省高雄市人,所以申请命名为“高雄星”,8月7日上午,国际小行星中心正式批准了该命名。“能发现它还是挺难的。我已交过70多颗未知名的小行星的材料。”袁凤芳说。而这也是历史上广东女天文爱好者首次发现小行星并获得命名。“国际小行星中心有一个规定,不能以发现者自己的名字命名小行星。”袁凤芳说,2013年与“高雄星”同期发现的另一颗小行星获得命名,名字就叫做“袁凤芳星”,“是一个浙江省的同好发现的,这颗星在太阳系中,在木星跟火星之间,在我们选择的观察区域中,它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镜头里。”

每当看着杂志上的精彩文章时,袁凤芳总是特别渴望拥有一台望远镜去观察奇妙的星空。尽管对天文的喜好一开始遭到妈妈的反对,但她却一直坚持下去。“上高一时,我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望远镜,牛顿反射式望远镜,花了800多块,说明书是英文版的。虽然是第一次组装,但是我已经掌握了很多资料了,没看说明书,就组装好了。”第一次,袁凤芳在望远镜中看见了火星,“上面有橙红色的东西,还有黑色的斑纹。当时看得整个人很激动。”不但如此,她还自己动手修好了坏了四年的天象仪,“这是一个赠品,灯不亮,遥控器也坏了,我就自己动手拆螺丝,把马达拆下来,一试还能用。”接着,袁凤芳从天象仪里牵扯出一堆线来,凭着自己的物理知识,一试再试,还差点触电。所有的问题一一解决掉,“家里有了星空有了银河,很开心,足不出户就能看到满天繁星。”

袁凤芳的追星之路越走越远,去年她还远赴北欧追逐北极光。2015年2月初,春节之前,袁凤芳突然想起还没去看极光。“太阳的周期是11年,当时也距离太阳周期极大年2013年过去了两年,如果我再不去看极光,就要错过了,起码要到9月才能看,4~8月不适合看北极光。”3月下旬是最后的机会,于是她把行程定在了3月16~27日。因为春节期间,挪威使馆也放假,所以导致签证并没有那么顺利,幸好在出发的前三天拿到签证。出发前,袁凤芳看了大量的行程攻略,熬夜改了无数次行程。

漫长的飞行之后,袁凤芳终于来到被称为“极光之城”的特罗姆瑟。“晚上,看到红色绿色的极光在天空中飘荡,我高兴得惊呼起来!”但是,由于接下来5天特罗姆瑟的天气都不太好,她临时改变行程,选了接下来几天天气晴朗的奥卢。“极光满天飞舞,有时候我觉得是不是有风吹动了他们,因为真的像随风飘动的丝带,有些就像一团绿色的飞船飘过,有些像拱桥一样横跨在北边的天空。”在奥卢,她不仅如愿看到了、拍到了极光,还完成了自己和极光的合照,完成了一大心愿。“其实我不算是摄影爱好者,我是因为天文才去拍摄星空的,也喜欢用相机记录自己的行程经历。”

如今在广州,像袁凤芳一样喜欢天文的人越来越多。袁凤芳说,广州市天文爱好者协会是广州本土第一个天文协会,目前光是QQ群就有七八百人,各行各业的人都有,还有家长和学生。“天文爱好者的圈子是一个知识性、专业性比较强的圈子,大家学历也比较高。对于环境保护,都会很自觉,每次外出会把我们产生的垃圾带走。”这些年,袁凤芳也注意到,灯光影响了她的观星之路。“以前我们是在佛山高明观测星空,后来那里建了路灯就不适合了。然后去从化溪头村,后来也是建了路灯。”她说,“感觉看星空要越走越远,去高明开车就一个多小时,去从化变成开两小时的车,到现在我们去清远的广东第一峰,就要开六七小时车。”

前不久,袁凤芳还只身飞到印度尼西亚看日全食。她说,“全球有很多专门追日全食的人,像去年3月去北欧看日全食,今年印尼有日全食,明年美国有日全食,有很多人是中了日全食的毒,哪里有日全食就去哪里旅游。”袁凤芳说,自己除了去看星空,比较喜欢宅在家里。现在,她还会刻意培养多一点运动爱好,想要眼界更开阔。“小时候的梦想环游世界,看遍全世界的星空。现在还有这个梦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