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成名作《猎魔士》:波兰萨普科夫斯基(Andrzej Sapkowski)获颁奇幻文学大奖

萨普科夫斯基获华文文坛誉为“波兰金庸”。

萨普科夫斯基获华文文坛誉为“波兰金庸”。

游戏剧情是小说故事的延续。

游戏剧情是小说故事的延续。

新版的《猎魔士》小说以电子游戏的主角造型为封面。

新版的《猎魔士》小说以电子游戏的主角造型为封面。

《巫师3:狂猎》中的世界极为广阔。

《巫师3:狂猎》中的世界极为广阔。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中古世纪的剑刃甲胄、神秘的远古魔法、精灵与妖魔、策马任侠的冒险,是奇幻文学最引人入胜的元素,令《魔戒》、《龙枪》等名著一直历久不衰。而波兰作家萨普科夫斯基(Andrzej Sapkowski)在其成名小说系列《猎魔士》(Witcher)中,写活了有如中国武侠小说般的“侠风”,成功在奇幻文坛中别树一帜,更为他在华文文坛赢得“波兰金庸”的称誉。萨普科夫斯基去年因小说被改编成脍炙人口的电子游戏,随即蜚声国际文坛,日前获颁奇幻文学大奖。惟该位作家却对作品被改编甚为不满,认为游戏骑劫了小说,掀起了一场争论。

在本月27至30日于美国俄亥俄州举行的2016年世界奇幻大会(World Fantasy Convention),萨普科夫斯基获颁奇幻文学界份量最重的终身成就奖,与史提芬京(Stephen King)等知名作家看齐。萨普科夫斯基在波兰早已是“国民作家”,长期位列书店畅销榜,作品被翻译为20种语文。然而,真正令这位奇幻大师举世知名的,却非因其亲手撰写的故事与文字,而是凭一只电子游戏。这一点,可能他自己亦始料不及。

以《猎魔士》故事为背景的角色扮演电子游戏《巫师3:狂猎》(The Witcher 3: Wild Hunt),凭着小说本身的深度与慑人魅力,加上峰回路转的剧情,于2015年推出后全球狂卖1000万套,横扫逾800个大小奖项,包括多个大型平台颁发的“年度最佳游戏奖”。游戏同样以猎魔士杰洛特(Geralt of Rivia)为主角,剧情则是小说故事的延续,并非由萨普科夫斯基本人创作,但足以成功“带挈”原著小说全球大卖。

《巫师3:狂猎》将萨普科夫斯基推上另一高峰,成为世界知名奇幻大师,此说法绝不为过。不过,这位68岁作家本月初受访时,却对游戏带来的影响大表不满,认为游戏对其小说带来负面影响。

“不少人一看到小说封面上的游戏图画,就断定了是先有游戏后有小说,很多奇幻文学粉丝会蔑视这种衍生小说。我要不断向人解释,我早于第一集游戏面世前的12年就已成书。我亦要解释,那条大沙虫只在游戏中出现,我的小说中并无那条虫。”萨普科夫斯基明显认为,游戏带来了不必要的误解。

萨普科夫斯基更直指,游戏创作人的出发点完完全全是为了钱,撰写故事时当然会松散马虎,并不会全情投入。他最后称,最大的问题并非来自游戏本身,而是游戏创造了独特的观感,容易被作为与小说的比较:“我并非妒忌游戏的巨大成功,完全不是。但《猎魔士》原创者这名衔只得一个,是属于我的,没人可以从我拿走它。”

萨普科夫斯基对游戏的不屑,并不止此。在早前的一个波兰小说大会上,他称身边所认识的人,全部皆无玩《巫师3:狂猎》:“因我惯与聪明人为伍。”这句说话迅即伤了广大“机迷”的心,引来激烈回响,在互联网上掀起一阵风雨。

台湾翻译专家:游戏是阅读原著的诱因

记者访问了台湾奇幻小说翻译专家朱学恒,他曾翻译不少萨普科夫斯基的作品,早前亦曾跟作者本人见面。朱学恒表示,萨普科夫斯基的作品在华文世界颇受欢迎,因为小说建立在童话故事背景上,偏向写实风格,所以带来截然不同的感觉,凌驾其他作品。“我觉得以译者角度来看,每一次改编或翻译,都是对原著的破坏。虽然可以扩大接触(读者)的范围,但问题在于并非每位作者都可以接受自己的创造物受破坏和改变。”他指自己虽然支持改编和翻译外国小说,但作者可能觉得自己小孩被毁容,以至难以接受。

朱学恒指,该电子游戏是直到第三辑《The Witcher 3》才大受欢迎,认为游戏增加了阅读的趣味,因为许多只处于幻想的场景都可以自由扩展;对本来不认识萨普科夫斯基的民众而言,这是一个阅读原著的诱因。被问及小说改编成游戏后,对作者本人的影响是好还是坏,他没有直接回应,只笑言:“可能(游戏改编)版税给的不够多吧。”

相关报道:强国入侵战火不断 《猎魔士》道出波兰唏嘘

战争是小说及游戏中的常见场景。

战争是小说及游戏中的常见场景。

在小说中,尼弗迦德大军进军北方王国。

在小说中,尼弗迦德大军进军北方王国。

萨普科夫斯基并无推出官方地图,但游戏商及不少粉丝均有创作《猎魔士》的地图供人参考。图中可见尼弗迦德帝国在偏远南方。

萨普科夫斯基并无推出官方地图,但游戏商及不少粉丝均有创作《猎魔士》的地图供人参考。图中可见尼弗迦德帝国在偏远南方。

波兰在历史上屡遭邻国入侵。

波兰在历史上屡遭邻国入侵。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有人称誉《猎魔士》为“波兰的《魔戒》”,然而波兰人喜爱《猎魔士》的原因,可能与其他国家的粉丝大为不同,感受亦迥异。有书评认为,书中的人物处境及故事背景推展,与波兰历史发展不谋而合,某程度反映波兰近代史,令不同年龄的当地人看罢甚有置身其中的感觉。

《猎魔士》的故事主要发生于“北部王国”,该地由多个小国组成;而一个由人类主导的庞大帝国尼弗迦德(Nilfgaard),则占据着北部王国南方区域,一直对其他国家虎视眈眈。情况俨如波兰在历史上不断被邻国觊觎,亦投射了波兰人对此的忧虑。虽然作者萨普科夫斯基曾在受访时表示,尼弗迦德的创作某程度上是以罗马帝国作蓝本,而北部王国则参考反抗的基尔人和高卢人。但一切无碍波兰人代入其中,因为近代历史上,他们总是反抗入侵者的悲剧国家。

近代欧洲历史上,中欧及东欧一直强国林立,波兰亦曾是当中一分子。但波兰自1795年被普鲁士、奥地利和俄国瓜分后,久候至1918年才重新独立。享受廿载独立时光后,波兰于1939年沦为纳粹德国囊中物,诚如尼弗迦德一直觊觎北方诸国。二战胜利后,波兰再落入前苏联控制,令波兰陷入持续分裂状况。

主角杰洛特是一名猎魔士,不附属任何政府组织,情况宛如波兰人的身份认同。上一秒钟,可能是个波兰人,但一瞬间可能会变成俄国人,为他人作嫁衣裳,实在难言自由。另外,书中亦提及少见的种族歧视问题,人族对魔族有所差别待遇,安排魔族入住贫民窟、视魔族为二等公民各边缘化魔族。二战的阴霾持续笼罩波兰,书中场景让波兰人回想起二战中,纳粹德军对野内犹太人的暴行。同时亦反映长年的社会不公,令波兰人看得感同身受。

相关报道:黑色童话贯穿猎魔传奇 成国宝级作家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萨普科夫斯基(Andrzej Sapkowski)的成名作《猎魔士》(Witcher)系列,于1990年代面世,共包含3部短篇小说集、5部长篇小说及一篇前传。萨普科夫斯基在国内已是国宝级作家,波兰总理2011年赠予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国礼中,便有《猎魔士》在内。

萨普科夫斯基本身为一名经济学者,1986年参加波兰奇幻杂志《Fantastyka》的征文比赛而展开作家之路。《猎魔士》大受欢迎后,萨普科夫斯基继续撰写短编,然后集结成书,1994年开始创作长篇。《猎魔士》发生于一个充满魔物、精灵等生物的大陆,“猎魔人”组织亦应运而生,透过从小的训练与身体改造,打造出一个个拥有超自然能力的猎魔士,但猎魔士并非传统的英雄人物,为人斩妖除魔是要收取报酬的。

在长篇中,萨普科夫斯基以战争背景为故事主轴,穿插阴谋、政治和种族迫害等议题。主角杰洛特(Geralt of Rivia)是一名猎魔士,因身体改造而导致外貌变异,被人类排斥歧视,是一个能力高强却孤独的异类。杰洛特并非神圣英雄,亦会一夜风流,但他与一般猎魔士有别,坚持紧守信条,不会为钱而成为杀手,亦远离政治,即使背负恶名,亦要以减少牺牲为宗旨,因此在故事中经常可看到他的挣扎与无奈。

奇幻(Fantasy)文学通常以虚构世界为背景,以现实神话、宗教传说等为设定,常见虚构的生物或种族,古诗人荷马的《奥德赛》、托尔金的《魔戒》均为典型的奇幻作品。对于奇幻文学向来以英美小说为主流,萨普科夫斯基曾称,奇幻小说要受欢迎,就必须与别不同,打破成规。结果,《猎魔士》加入大量斯拉夫和欧陆神话元素,以讽刺手法颠覆经典童话,永不会有“大团圆BBQ”结局,而是两害取其轻,强调“无论如何选择,都不可能有完美结局”,恰如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Using this website means you are okay with this but you can find out more and learn how to manage your cookie choices here. Close cookie policy over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