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居家植物可净化雾霾?

   帕哈普尔商务中心(Paharpur Business Centre)执行长卡玛.麦铎(Kamal Meattle)在自己办公大楼的温室中种了四百株植物来净化室内

帕哈普尔商务中心(Paharpur Business Centre)执行长卡玛.麦铎(Kamal Meattle)在自己办公大楼的温室中种了四百株植物来净化室内空气。 PHOTOGRAPH BY WENDY KOCH

雾霾垄罩了新德里著名的地标──印度门(India Gate)。 PHOTOGRAPH BY ALTAF QADRI, AP

雾霾垄罩了新德里著名的地标──印度门(India Gate)。 PHOTOGRAPH BY ALTAF QADRI, AP

帕哈普尔商务中心的温室主要栽种三种植物:槟榔树、虎尾兰和黄金葛。 PHOTOGRAPH BY WENDY KOCH

帕哈普尔商务中心的温室主要栽种三种植物:槟榔树、虎尾兰和黄金葛。 PHOTOGRAPH BY WENDY KOCH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Wendy Koch 编译:林品竹):一位执行长用绿色植物来过滤新德里的脏空气,医生说这种糟糕的空气品质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印度首都新德里是世界上霾害最严重的都市,卡玛.麦铎(Kamal Meattle)想到了一个独特的策略来净化空气:在一座办公大楼顶楼的温室内种植了四百株常见的绿色植物,例如虎尾兰等。

他还在另外六层楼栽种了八百株盆栽,来绿化每间办公室和走廊,目的是用来消除从外面跑进来的的煤烟和其他化学物质。

在印度,人们并不像中国人那样戴着口罩上街,而麦铎则视为异类。他说他甚至被人们冠上「尼赫鲁广场的疯狂帽客」的称号,尼赫鲁广场是一处3C地带,他的据点就在那一区,他甚至还将邻近的贫民窟改造成拥有两千棵树的绿洲。

他用雨水搜集器来浇花种树,这样它们就能长得更快并吸收更多污染物质。他不断催促印度新政府蓄积雨水、把屋顶和巴士都涂成白色。他也推动去建设世界上最大配有温室的节能办公园区。

麦铎的父亲是前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Rajiv Gandhi)的同窗,他本身则取得麻省理工学院化学工程学位。他在2009年的TED演说吸引了两百多万次浏览。

「永续是门好生意,而节能并不难。」麦铎说,他的办公大楼已经有二十五年历史,2010年获得美国绿建筑委员会(the US Green Building Council)的最高改造评价,同时也是印度首宗获得此殊荣的建筑。他的办公大楼每平方公尺消耗的能源只有印度一般办公大楼的五分之一。靠植物就节约了至少10%的能源,减少了维持室内空气品质所需的电力。

他的园艺同时也是对古老传统的认同。 「为何释迦牟尼会在菩提树下打坐?」他问道,并补充说菩提树叶连在晚上都能制造氧气,让树下的人们进入浅层睡眠。

迫在眉睫

如同麦铎所言,他除了尝试新方法以外别无选择。 「1992年时,医生劝我离开印度。」他说,这个城市的空气污染使得他的肺活量减少。但他决定留下来,找寻解决之道。

「每年十月到隔年三月之间,德里的空气都很糟。」麦铎说这座城市的空气污染指数经常处在「非常不健康」或什至是「对健康有害」的层级。美国大使馆根据他们户外空气品质观测所得到的数据,警告不宜让孩童在户外逗留。

世界卫生组织于去年五月发布的报告指出,新德里的悬浮微粒指标达到PM2.5,这比起北京还严重三倍。该市空气肮脏程度世界之最,而排名第二到四空污最严重的城市也都在印度。

而印度的室内空气品质甚至更遭,烧柴的炉及电器所释放的化学物质加剧了污染。世卫估计这是印度的第二大死因,仅次于高血压,每年有一百三十万人因此丧命。

麦铎女婿,帕哈普尔商务中心的「轻松呼吸(Breathe Easy)」计画负责人巴伦.阿格瓦(Barun Aggarwal)说,印度媒体直到近期才开始关注这项议题,但大部分民众仍抱持拒绝接受现实的态度。

「我们是印度人,我们人人都有铁肺。」阿格瓦说这是印度民众普遍的态度,不少人认可尼采的名言:杀不死我的,将使我更强大。

麦铎研读过美国太空总署和其他单位的研究报告后,计画着重在三种可以净化空气、又可以制造丰富氧气的常见室内植物──槟榔树、虎尾兰和黄金葛。

外面的空气进入到室内前,必须先经过一座一千四百多坪的的设施,用水冲淡其中像是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等化学物质。接着这些空气会流过他的温室来消除甲醛、苯和一氧化碳,并经过一个可以隔绝细菌的过滤层。在室内是绝对不允许抽烟的。

自从2013年一月开始,麦铎的公司在新德里为七百多户居民提供了植物性空气过滤系统,美国和德国大使馆学校也采用了这套系统来改善室内空气品质。

但植物真能净化空气吗?

「这个现象正在持续发酵。」曾为美国太空总署研究员的沃伏尔顿(Bill C. Wolverton)说。他一直在日本工作,境内医院设有数十座「生态花园」。中国和南韩对这项作法也逐渐萌生兴趣。

美国太空总署在1980年代发布了几项关于室内植物净化空气的研究,并在类似太空站的密闭空间进行实验;之后更在密闭的「生技屋」(BioHome)来测试植物对空气清净以及回收废料的效果。

之后的研究也认为植物确实有助于净化室内空气。 2009年,宾州大学的研究团队在温室实验中发现,植物可以减少室内的臭氧含量,影印机和雷射印表机都会释放出臭氧。

但并非每个人都信服此一观点。 「我当然不指望植物能净化室内空气,毕竟这需要够多的盆灾才能产生效果。」美国环境保护局室内空气部门(Indoor Air Division)的前资深科学顾问约翰.吉尔曼(John Girman)说。他表示,一幢占地四十二坪的屋子便需要六百八十株盆栽才能产生美国太空总署实验中所得到的效果,这种「室内丛林」会为你家带来湿度问题。

吉尔曼也共同撰写了一份报告,批评美国太空总署的实验只在密闭空间中进行,因此这些实验结果无法适用现今建筑物的通风设施。他认为增加通风远比用植物来净化空气还要有效率得多。

但外面空气这么脏怎么办? 「我还没想到什么好方法来解决印度这项问题。」吉尔曼说。

根据奇塔兰詹国家癌症机构(Chittaranjan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和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Central Pollution Control Board)于2008年的一份报告,经证明麦铎的建筑物确实改善了健康问题。这份报告对九十四名在麦铎大楼工作的非吸烟者员工和德里其他地方非吸烟者员工做了比较,结果前者更少出现眼部刺激、头痛、情绪紧张及呼吸问题。

然而另一份2010年的报告则提出了质疑。报告中显示,麦铎大楼的空气品质和美国的类似。 「对于新德里污染如此严重的环境来说,这的确是一项成就。」该报告的共同作者之一、德州大学奥斯汀校区工程学教授约书亚.艾普特(Joshua Apte)说。这份报告提到了「洗涤器和过滤设备」,但也表示并没有「强力证据」来证明这项成功是因为绿化所达成的。

「我们有一座空气净化场。」麦铎如此形容他结合洗涤、过滤和绿化的创新方法。他说,生病的员工愈来愈少,而且也更加有效率,这里的空气简直就和瑞士达沃斯(Davos)一样干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