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化石猎人”藏身西南大学图书馆

   “化石猎人”藏身西南大学图书馆

“化石猎人”藏身西南大学图书馆

“化石猎人”藏身西南大学图书馆

“化石猎人”藏身西南大学图书馆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重庆晚报(范圣卿):最近,重庆二零八地质遗址保护研究院发现了一处疑似重庆最古老剑龙化石群。研究院的张锋博士说,这次发现,“又”多亏了伍老师。

张锋口中的“伍老师”,是西南大学图书馆的馆员伍定金,今年56岁。他被朋友称为“化石猎人”,因为除了上班,他不是在寻找化石,就是在寻找化石的路上。重庆多次重大的化石发现,都和他有关。

看遍化石相关书籍、博物馆

2007年,伍定金无意中得知,很多化石正在逐渐消亡,这让他开始寻找化石、保存化石。

“我过去就喜欢在江北寻找一些漂亮的石头、阴沉木等,没想到变成寻找化石以后,便对化石痴迷到无法自拔。”伍定金说。

为了加深对化石的了解,他看遍了化石的相关书籍、网站。“我在图书馆工作,平时工作时就会翻阅馆里面化石类的藏书,有时候也会自己去买一些。”伍定金说,除此之外,他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去那里的化石博物馆,或地质博物馆去看。现如今,中国比较出名的相关博物馆他都看完了,有些没亲自去看的,在网页里也把博物馆的馆藏情况都浏览了一遍。

野外找化石经常受伤

寻找化石,知识构成必不可少,但硬件装备也必须跟上。“我出门一般会背着铁锹、卷尺、单反、指南针、纸笔等工具,以方便第一时间记录方位、经纬度等信息。”伍定金说,出去找化石,有时候是一群人一起去,但很多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去。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骄阳似火,他都坚持。

“我一般去两个地方寻找化石,一是嘉陵江边的礁石处等地,二是山崖的剖面处。”伍定金说,因为经常在野外跑,他的体力非常好,爬坡上坎,一点没有问题。太过冒险的地方他会规避,但即使注意,也难免经常受伤。

“有一次我去江边的礁石处找化石,我走进礁石群里时,天没下雨。但找着找着,雨就下起来了。”伍定金回忆道,那段礁石路大概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但他走出去却花了40多分钟。“礁石实在太滑了,上面的青苔、淤泥一被打湿,就滑得根本没法走。我很小心翼翼,最终却还是摔倒受伤了。”伍定金撩起左腿裤脚,到现在脚踝上,都还有一个清晰的疤痕印迹。

让村民给自己当“线人”

“找化石不仅是一件体力活,更是一件考验耐心的事情,十次找化石,九次半都是落空。”伍定金说,为了发现化石,他会为自己划定区域,一次次的地毯式搜索。这次没发现,下次又去,就像北碚施家粱这一个地方,他就去找了无数次,才终于发现了化石。

逐渐地,伍定金发现了一些规律。“一般修公路的施工现场、或是施工现场遗址很容易发现化石,因为大面积的挖掘会使化石裸露出来。除此之外,便是江边的礁石地带,很容易因为大水的冲刷,将化石带来。”伍定金说。

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伍定金说,他发现,和当地村民搞好关系,让他们给自己当“线人”,也很重要。

“我经常在山野丛林里钻,久而久之那附近的村民都认识我了。他们经常帮我留意着,在哪里发现疑似化石的石头,就会来告诉我。”伍定金说。
伍定金说,他找化石十年了,身边的人都挺支持他的爱好,因为这个爱好既锻炼身体,也可以练练摄影技术。而学校有些学生,也在他的影响下,走上了寻找化石的路。并且,自己还结识了不少化石方面的专家。

重庆化石的多次重大发现都与他有关

“伍老师这种执着寻找化石的精神我很佩服,野外作业,难免艰险,但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在坚持。并且,还为重庆化石的发现,做出了很多贡献。”张锋表示,例如重庆首次发现硅化木、首次发现远古新芦木化石、首次发现二叠纪木化石等等都和伍定金有关。

“这种业余爱好是值得推崇的,不仅丰富了业余的文化生活,也为科学研究提供了重要材料。”张锋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伍定金很执着,除了上班,平时几乎都在山里、河里寻找化石以及地质现象。

“经常游走野外,安全问题也是不得不考虑的。伍老师去找化石时,一般会多次去他熟悉的地方,一次找不到,再去第二次、第三次,毅力也是难能可贵。”张锋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