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Michael‘Nick’Nichols所拍摄的令人惊艳的野生动物照片

   1993年,中非共和国赞加拜(Dzanga Bai)里狂奔的大象。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

1993年,中非共和国赞加拜(Dzanga Bai)里狂奔的大象。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2002年,一张在刚果共和国的瓜鲁格三角地带(Goualougo Triangle)、身上爬满汗蜂(sweat bees)的自拍照。 PHOTOGRAPHY B

2002年,一张在刚果共和国的瓜鲁格三角地带(Goualougo Triangle)、身上爬满汗蜂(sweat bees)的自拍照。 PHOTOGRAPHY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2010年,在肯亚奈洛比国家公园(Nairobi National Park)中大卫.谢德里克野生动物信托中心(David Sheldrick Wildlife

2010年,在肯亚奈洛比国家公园(Nairobi National Park)中大卫.谢德里克野生动物信托中心(David Sheldrick Wildlife Trust)所经营的大象孤儿院,饲养员与他们所照顾的象群。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2012年,在塞伦盖提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利用自动照相机拍摄的照片中,尼可斯与妻子瑞芭(Reba)和助理内森.威廉姆森(N

2012年,在塞伦盖提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利用自动照相机拍摄的照片中,尼可斯与妻子瑞芭(Reba)和助理内森.威廉姆森(Nathan Williamson)在一辆改造过的荒原路华(Land Rover)越野车上,前景则是Vumbi母狮群。 PHOTOGRAPHY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2011年,在坦尚尼亚塞伦盖提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红外线摄影机拍到一只名为C男孩的狮子与它的配偶。 PHOTOGRAPH

2011年,在坦尚尼亚塞伦盖提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红外线摄影机拍到一只名为C男孩的狮子与它的配偶。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1999年,刚果共和国黑角(Pointe Noire)的庞噶黑猩猩康复中心(Tchimpounga Chimpanzee Rehabilitation Cent

1999年,刚果共和国黑角(Pointe Noire)的庞噶黑猩猩康复中心(Tchimpounga Chimpanzee Rehabilitation Center)中名为Bangha的大猩猩孤儿。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1996年,印度班达迦国家公园(Bandhavgarh National Park)内的相机陷阱拍到一只名为Charger的老虎。 PHOTOGRAPH BY

1996年,印度班达迦国家公园(Bandhavgarh National Park)内的相机陷阱拍到一只名为Charger的老虎。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2000年,刚果共和国奥扎拉国家公园(Odzala National Park)里的西部低地大猩猩。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2000年,刚果共和国奥扎拉国家公园(Odzala National Park)里的西部低地大猩猩。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1996年,印度班达迦国家公园(Bandhavgarh National Park)中的老虎Bachhi与鹿。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

1996年,印度班达迦国家公园(Bandhavgarh National Park)中的老虎Bachhi与鹿。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1996年,尼可斯在印度利用相机陷阱拍摄老虎。 PHOTOGRAPHY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

1996年,尼可斯在印度利用相机陷阱拍摄老虎。 PHOTOGRAPHY BY 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1991年,尼可斯与一只银背山地大猩猩在萨伊(Zaire,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画面。 PHOTOGRAPH BY PETER WILKINS

1991年,尼可斯与一只银背山地大猩猩在萨伊(Zaire,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画面。 PHOTOGRAPH BY PETER WILKIN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lexa Keefe 编译:曾柏谚):一部新传记让麦可.「尼克」.尼可斯(Michael ‘Nick’ Nichols)所拍摄的野生动物照片成为焦点。

说故事高手往往能藉由体认到自己身在一个更大格局里的方式来观察──他们沉浸于经验当中。

麦可. 「尼克」.尼可斯(Michael ‘Nick’ Nichols)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数十年的摄影生涯中,他结合了天赋与艺术眼光,屡屡为《国家地理》杂志拍摄狮子、老虎、大象、黑猩猩与大猩猩等精采照片。

尼可斯利用相机陷阱与远端遥控摄影器材等有创意的记录方式,提高了我们的意识──不仅是对动物本身,也包含它们生存的环境。梅丽莎.哈里斯(Melissa Harris)在关于尼可斯的传记新书A Wild Life中写道:「这就是『野生动物摄影师』与『野外摄影记者』」的不同之处。

哈里斯初次见到尼可斯是在二十多年前,当时她是摄影杂志《光圈》(Aperture)的编辑,如今她则担任该杂志的特约编辑。她记得当时对于尼可斯结合美术与纪实摄影来描绘大自然的方式感到印象深刻,哈里斯说:「尼可斯与科学家及作家合作的方式激发了强烈的相互尊重。他接受科学资讯并以自己的方式诠释,用他的眼光与见解为大自然做见证。」

2012年3月,哈里斯和当时正在塞伦盖提为《国家地理》杂志拍摄狮群的尼可斯共处一段时间后,便凝聚出合作出版尼可斯传记的想法。哈里斯回忆当时看到尼可斯从穿梭在团队中与科学研究人员、助理和妻子畅聊的伙伴,转而成为「我所见过最热情、最专注的人,他聚精会神地观察与拍摄狮群,我为此深深着迷。」哈里斯说道。 「看到这个团队并采访过他们之后,我对这群人有种感觉,这个团队中无论男女,都非常执着于他们所做的事。当你结合执着与才华,你就拥有真正强大的东西。」

哈里斯明白在这本书中,每一个生命都是要角,当然也包括尼可斯自己。在这本传记中,哈里斯一共采访了97人,才完整地了解到,多年的合作何以帮助尼可斯形塑他结合执着与才华的方式。

「尼可斯并非试图扮演动物沟通师,他擅于避免将动物人格化──这不代表他无法拍出动物的故事,而是他了解背后的科学。他学着如何与动物自然地相处,而非强加个人意志在它们身上。尼可斯是一名真正的观察家。」

在这个影像随处可见的时代,哈里斯希望藉由书中交错的故事,使读者明白深入浅出的叙事有多么动人。

「几乎任有人都能拍出很棒的照片,但是像他这样的叙事者所拥有的是完全不同的才能,更需要对作品有着全然不同的奉献。」

「尼可斯作品里的东西会让你持续回头观看,」哈里斯继续说道:「他不仅是打动你的心而已,而是每当你回头去看他的照片时,总能从中窥见更多。」

哈里斯的工作就是将这些东西串联起来,说一个关于尼可斯将他的职业生涯奉献在哪些事物上的故事,并用他的故事来衬托更加重要的保育议题。
计画尾声,哈里斯与费城艺术博物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的影像策展人彼得.巴贝里(Peter Barberie)合伙办了一个展览,内容包括尼可斯的照片,以及其他受野生动物启发的照片。「荒野对于艺术家而言一直是个深刻的题材,不过同时也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巴贝里说道;他补充说:就如同博物馆的馆藏一般,需要细心呵护才能留存下来,动物与自然环境也是如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