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这个酋长家族在四千年前下葬于珠饰堆中 加拿大博物馆高科技使其重获新生

   来自加拿大遥远过去的容颜,依据他们墓葬中遗存的人骨与遗物,重现在数位重建影像之中。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SUAL

来自加拿大遥远过去的容颜,依据他们墓葬中遗存的人骨与遗物,重现在数位重建影像之中。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SUAL FORENSIC

这名酋长过世时年约50岁,身覆一件重逾30公斤的串珠外衣下葬——显示他拥有伟大财富与权力。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

这名酋长过世时年约50岁,身覆一件重逾30公斤的串珠外衣下葬——显示他拥有伟大财富与权力。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SUAL FORENSIC

这名年轻女性颅骨周围发现的小贝珠原先可能装饰在她的头发上。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SUAL FORENSIC

这名年轻女性颅骨周围发现的小贝珠原先可能装饰在她的头发上。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SUAL FORENSIC


视频:和加拿大第一民族先人面对面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Heather Pringle 编译:石颐珊):加拿大的博物馆公开高科技脸部重建成像,让非常古老的人骨重新活了过来。

2010年,考古学家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座俯瞰萨利希海的偏僻遗址发掘出堪得终身成就的考古发现。来自多伦多大学和当地锡谢尔(shíshálh)民族的研究者在挖掘一座贝冢时,震惊地找到一座古代酋长的坟墓,他在将近3千7百年前,身披重逾30公斤的仪式性串珠外衫入土安葬。附近躺着他这富裕家族的几位成员。

「这些是北美在与欧洲人接触以前最精巧的墓葬之一,」泰伦斯‧克拉克(Terence Clark)说明,他是位于加拿大萨克屯的萨克其万大学考古学家,也是计划主持人。

今年七月一号是加拿大联邦化的150周年纪念,两间加拿大博物馆选在这天首度让大众一瞥这个古代家族。魁北克的加拿大历史博物馆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坦斯维亚博物馆(The Tems Swiya Museum,原意为「我们的世界」博物馆)都在新的主要展览中揭露这名原住民领袖和他亲族的数位面部重建影像。

这些重建影像由一支生物人类学家与电脑成像(computer-generated imagery,CGI)专家组成的团队参考锡谢尔族长老的意见制成,而且慑人地栩栩如生。 「当我的族人来看这些影像,他们会说些,这个好像我叔叔、那个像他太太,之类的话,」凯斯‧朱利尔斯(Keith Julius)说,他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锡谢尔特自治区锡谢尔民族议会的议员。

这座坟首度重见光明,是因为一名锡谢尔研究者注意到他们位于温哥华西北方的领地内一道河床因侵蚀而露出贝壳和人造遗物。后续探查又发现几颗石珠,于是他们请来考古学家调查。考古学家在闪着红赭石斑点的浅碟状墓穴里发现一名年约50岁的男性骨骼遗存,他侧身屈肢,面朝一片海湾。将近35万颗小巧的石制串珠一排排平行排列——这个数量足以装满一个现代浴缸——完全覆盖着他的身躯。

手工制作这么多串珠需要大量时间,克拉克说。串珠由小块的页岩或泥岩制成,每一颗都必须磨成差不多半颗阿斯匹灵大小的碟状,然后再钻出洞。几年前,维多利亚大学的考古学家布莱恩‧汤姆(Brian Thom)试过使用页岩与传统石器复制串珠的制程,每颗石制串珠平均花了他13分钟。经验老道的串珠制作者手脚可能快得多,生产效率能有两倍之高,克拉克说。但即使考量制作串珠的最佳状态,完成这件酋长的仪式性串珠外衫依然需要超过3万5千个小时。

在没有货币交易的社会里,劳动时间就是金钱,这些串珠代表的是「一笔不可思议的集中财富,」艾伦‧麦克米兰(Alan McMillan)说,他是考古学家,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本那比的西门菲莎大学,他并没有参加研究团队。

克拉克和同事们逐步扩张发掘范围,也就发现更多同时期的墓葬和更多古代财富。离酋长几公尺处,研究团队发现一名19至23岁之间死亡的女性遗存。哀悼者在她的脖子上系了一条闪闪发亮的贝壳项链,并且以5千7百颗石珠装饰她的躯体。此外,考古学家还在她的颅骨周围沉积物里发现将近3千2百颗小小的贝珠——大多只有砂粒的两倍半大小,比石珠更难制作地多。 「我们把这些珠子拿给世界各地的珠饰专家看,他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做的,」克拉克说。

这么小的贝珠可能本来是用来编进这名年轻女性的头发当装饰的。 「他们应该是亮白色的,闪着一点光泽,装饰在黑发里,我想应该非常漂亮,」克拉克说。

在年轻女性附近,研究团队发现另外两座坟。其中一座内有两名年轻男性的遗存,与另外2千2百颗石珠与贝珠同葬。加拿大历史博物馆的生物人类学家杰瑞米‧齐布斯基(Jerome Cybulski)检视遗存,根据一些共同特征,揭晓这两名男性可能是双胞胎。

他们有一样的阻生牙和相同的(颅)骨缝形态,」克拉克说。另一座坟属于一名婴儿,他的骨骸上有大量红赭石痕迹,现今美洲西北岸的宗教仪式依然经常用为颜料。

这个酋长家族如何在3千7百年前累积如此财富,依然是个未解的问题。彼时生活在萨利希海岸边的社会维生仰赖捕鱼、猎鹿与其他野兽、采集或种植富含碳水化合物的作物,例如慈姑。他们尚未蓄奴,也尚未住进那个历史时期标志性的多家族大长屋——这些都是可能导致财富累积的情境。

克拉克认为这个酋长家族拥有对他人而言极具价值的知识,其他人因此在庆典上为了联盟关系而赠与礼品。 「这个家族因为拥有特殊的仪式或宗教知识而如此富裕,」克拉克说。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考古学家安德鲁‧马丁戴尔(Andrew Martindale)没有参与研究团队,但他认为,发现时间这么早又这么特异的墓葬群表示「历史不如我们原先预想地平直。」他也赞誉研究团队和锡谢尔族长老协力合作以创造出古代酋长家族面部重建成像的模式。

「这个计划以非常合作且相互尊重的方式展现出这些人是谁,」他说。 「我认为这真的很重要。」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博物馆 加拿大 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