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最孤单的动物园大象

   晴光(Sunny)已经单独生活在石川动物园(Ishikawa Zoological Garden)长达28年。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晴光(Sunny)已经单独生活在石川动物园(Ishikawa Zoological Garden)长达28年。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JAPAN

富子(ふこ)在长野市茶臼山动物园(Nagano Chausuyama Zoo)过了九年孓然一「象」的日子。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富子(ふこ)在长野市茶臼山动物园(Nagano Chausuyama Zoo)过了九年孓然一「象」的日子。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JAPAN

姬子(ひめこ)在姬路市立动物园(Himeji City Zoo)独自度过了23年。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JAPAN

姬子(ひめこ)在姬路市立动物园(Himeji City Zoo)独自度过了23年。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JAPAN

辉(てる)孤单地在甲府市的雪公园(Yuki Park)待了17年之久。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JAPAN

辉(てる)孤单地在甲府市的雪公园(Yuki Park)待了17年之久。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JAPAN

宫子(みやこ)在宇都宫动物园(Utsunomiya Zoo)孤身长达44年。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JAPAN

宫子(みやこ)在宇都宫动物园(Utsunomiya Zoo)孤身长达44年。 PHOTOGRAPH BY ELEPHANTS IN JAPA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ani Actman 编译:曾柏谚):2015年一头名为花子的大象受到关注,而在日本上有许多如她一般孤立在动物园中的大象。

宫古(Miyako)是一头雌亚洲象。当时仅六个月大的宫古自44年前抵达离东京不远的宇都宫动物园(Utsunomiya Zoo)后便独自生活至今。英国牛津的保育生物学家暨大象专家──凯斯.琳赛(Keith Lindsay)描述,她就安置在园区游乐园旁的小混凝土围墙里。

「她在这里耗尽终生。既没有其他大象,也没有活动空间。」琳赛说道。

实际上林赛在今年稍早便已经观察过宫古了。他花上两周造访15家动物园,认为将大象单独饲养在日本是主流现象。而在世界大象日的前夕,他也在新发表的研究中总结了动物与其饲育环境的情况。

该份报告提到,有五只大象孤老终身;八只大象在伴侣死亡或被移走之后,亦踽踽独行;其中有一只虽然与原先的伴侣重逢,却又个别被圈养在不同的围栏里。琳赛说:「这些大象基本上都罹患思觉失调,有些案例极度渴望与人互动,有些案例却又对人不理不睬。」

促成琳赛这趟日本行的催化剂是一头他从未谋面、名为花子的母象。花子孤身茧居在东京井之头自然文化园(Inokashira Park Zoo)超过60年,而在2015年的秋季,游历动物园的部落客中川浦(Ulara Nakagawa)撰文分享了花子的故事,随即引发大众关注;同时中川浦起草的请愿书也希望能将花子回归到泰国的保护区,也是花子的故乡。

中川写道:「在狭小、沉闷的水泥围栏中,环境的不适与无聊共伴着孤寂,它无生气地站在那里成了一座小雕像。」

请愿书获得了47万份联署,而其他有关花子困境的故事也在网路上疯传。不过动物园方认为要移动一只年老的大象风险实在太大。就在几个月后,这头世界上最孤单的大象以69岁之龄辞世。

对中川来说,花子的死象征着在日本动物园这些形单影只的大象身上,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她愤慨地与致力于动物保护的加拿大非营利组织──动物园体检(Zoocheck)合作,并展开一项称之为留日之象(Elephants in Japan)的草根运动。中川也邀请琳赛再次检阅这些高社会性且聪明的动物,究竟在日本这些缺乏豢养标准的动物园中过得如如何?

中川表示:「这项新运动是为了纪念花子,确保其他在日本的大象再也不会遭受与他一样的苦难。」当采访问及为何圈养大象的国家不知凡几,而她却选择检视日本而非其他地方时,中川解释道:「总得要从某个地方先开始。」

包含宫子在内,琳赛观察到多达14只的独居象生活在过小的围栏,以及缺乏刺激的环境,这样的条件都未满足他所制定的饲育标准。

「不过,」琳赛说「在这之中宫子的际遇尤其令人心碎。」他注意到它会在围栏里来回走动、重复地啃咬铁栅栏──这些行为明显源自于精神压力。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他说。

宫子艰苦的「象」生与在野外的亚洲象相比可有天壤之别。在野外,雌象们会组成多达50头象的亲密团体;通常雄象一旦性成熟之后,会与其他雄象结伙离开原生象群。即便大象没有与好哥儿们一同厮混,研究显示它们仍能记得彼此,并且能藉由气味与叫声远距离沟通。

虽然并没有参与此次《留日之象》运动,不过致力于圈养动物福利议题的非营利组织──《野生福利》(Wild Welfare)的乔治娜.艾伦(Georgina Allen)表示:「我们关切对任何大象而言都是最重要的动物福利议题──社交。」

除了需要同伴以外,亚洲象对空间的需求也不容忽视,起码需要520平方公里来觅食与求偶;而素来聪明的它们,不仅能展现哀悼、享受与愤怒等情绪,更有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时刻──好比以一张梯凳解决构不着食物的难题。

动物福利倡议者解释道,大象的智能反而使得它们被圈养在沉闷的环境时,处境更加不利。虽然宫子的情况已经非常凄凉,不过它绝对不是唯一一个悲惨的例子。

琳赛还发现:

1.辉(てる),一头从2000年被圈养在甲府市游亀公园附属动物园(Yuki Park Zoo)至今的亚洲象。 38岁的它活在没有任何一点变化的户外水泥围栏里,不断摇头晃脑地重复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

2.姬子(ひめこ),一头从1994年就一直与世隔绝在姬路市立动物园(Himeji City Zoo)的40岁亚洲象,一天有18小时被强迫在室内表演给游客观赏。琳赛注意到它会长时间地摇晃,还有正站在自己的尿液当中。

3.泉(いずみ),在琳赛于桐生冈动物园(Kiryugaoka Zoo)见过她没多久后,以62岁之龄撒手「象」寰。它从1964年就单独圈养在狭小阴暗的室内围栏中,而户外空间则是完全没有遮荫。

琳赛认为,在14间动物园之中只有4间有在改善,意指他们最起码愿意尝试增一些创新特点,好比扩大空间与加强其他地方;而其余动物园则未达标准,从1950年代起就没有要更新圈养栏舍的意愿。

报告中也记载,大部分的动物园协会都同意大象是该需要足够的空间来活动、觅食以及与其他大象互动。具有公信力的美国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已经发展出一套饲养大象的准则,建议群养时母象群不应低于三头、公象群不应低于两头,或者雌雄混养时总计高于三头大象。

面对大象复杂的需求,有些动物园质疑是否真能完全圈养大象?报告指出,起码有4间动物园已经关闭大象展览,或者表示出相关意愿。

然而根据琳赛表示,日本动物园水族馆协会(Japanese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尚未制定出最佳规范,也没有定期监管动物园确保满足动物福利需求。 (至截稿前为止,日本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的行政负责人尚未对评论的要求做出回应。)

琳赛希望日本发展出相类的准则。短期内他希望能敦促动物园将那些孤单的大象,在健康许可的情况下搬迁到至少能与其他大象社交的场域──或许还能在泥浆里消磨时间、交缠彼此的象鼻、在水池里泼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