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刘德海:朝鲜半岛火药库的命运始于汉朝

   一旦周边强权出现角力,朝鲜半岛即有可能因战而遭池鱼之殃或亡国之祸。

一旦周边强权出现角力,朝鲜半岛即有可能因战而遭池鱼之殃或亡国之祸。

西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兵攻打卫满朝鲜,歼灭后于辽东半岛及朝鲜设立「汉四郡」。

西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兵攻打卫满朝鲜,歼灭后于辽东半岛及朝鲜设立「汉四郡」。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国际关系学界有所谓的「地缘政治学」(Geopolitics),该学派主张,国家所在的地理位置即决定该国的国运,限制了该国决策者的政策抉择,因而型塑该国的外交政策行为模式,乃至于民族性与谈判策略。

若就地理学而言,半岛堪称是大陆与海洋间的桥梁,极具战略价值。史必克曼(Nicholas John Spykman)教授即有所谓边缘地带(Rimland)理论,宣称谁控制「边缘地带」,就能主控欧亚大陆(Who controls the rimland rules Eurasia)。而他所指的「边缘地带」,其实就是半岛。若有此概念后,就不难理解「地缘政治学」,是影响朝鲜半岛政治与历史最具解释的变数。

朝鲜半岛三面环海,东北与俄罗斯相连,西北经长白山与中国大陆相接,东南隔大韩海峡与日本相望。西、南、东分别为黄海(两韩皆称西海)、大韩海峡、日本海(两韩称东海)环绕。就历史文化而言,固然可扮演文化传播的媒介(过去中国文化就是经由朝鲜传至日本)的正面意义,但就战略安全来看,朝鲜半岛不仅可能成为海权国入侵陆权国的跳板(16世纪日本丰臣秀吉即试图经朝鲜入侵中国;二战日本入侵中国即始于1910年的吞并李氏朝鲜)或制衡陆权国的工具(冷战时代,美国即与日本结盟制衡中苏共,今则以美日韩同盟来制衡中国与北韩)。反之,当陆权国强大时,若欲攻打海权国,朝鲜半岛亦可成为其捷径(蒙古入侵朝鲜志在攻打日本)。

这就何以两韩的民族性皆强悍且积极主动,皆因力图掌控与主导自己的命运。但从古迄今,朝鲜半岛难以脱离周边强权的介入,主要原因就是其极具战略价值的地理位置。而今日的南、北两韩,皆试图突破此一魔咒。

若论及历史上与朝鲜半岛有关的战争,应首推汉武帝伐卫满朝鲜。此战争的起因,是由于卫满朝鲜王卫右渠,阻止朝鲜半岛南方的辰国前往汉朝朝贡,汉武帝便于元封2年(公元前109年)至元封3年(公元前108年)间,派楼船将军杨仆率5万人马乘船横渡渤海进攻朝鲜,而左将军荀彘则率军出辽东郡,从陆路伐朝鲜。此举旨在惩罚朝鲜违反朝贡制度规定,不履行职责。

当时,卫满朝鲜为汉朝藩属外臣,替汉朝保卫塞外不使边境受到侵犯。同时,塞外各族首领欲朝见汉朝天子或与汉通商时,卫满朝鲜亦确保其不被从中阻扰。而汉朝则给予朝鲜兵力和物资支援做为回报。然而,当卫满的王位传至其孙子卫右渠,实力日益雄厚的朝鲜就开始不太尊重汉朝,不但不肯再向汉朝通商朝贡,还阻碍邻近真番等小国对汉朝朝贡与通商,终遭汉武帝灭国。

汉武帝伐朝鲜的另一目的,则是为了有效牵制与防备匈奴。西汉刘歆即称汉武帝东伐朝鲜为「起玄菟、乐浪」,旨在断「匈奴之左臂」。汉灭卫满朝鲜后,在辽东半岛及朝鲜旧地设立「乐浪」、「玄菟」、「真番」及「临屯」四郡,即所谓的「汉四郡」。在此之前,虽先后有商朝遗民箕子与燕人卫满由中国大陆入朝鲜统治,但前二者皆非中国朝廷以正规军攻打朝鲜,也因此设立「汉四郡」更凸显中国首度重视朝鲜半岛。尤其在国家安全考量下,中国最后更将朝鲜半岛北部纳入版图,并视之为其传统势力范围。

至此,我们可以从中发现朝鲜半岛的政权更迭,以及其与周边强权的互动关系,而且,至少浮现两种与中国相关的发展模式:其一为当中国发生内乱时,朝鲜即有可能遭池鱼之殃或亡国之祸;另一可能,则是当中国强大时,便有可能基于战略考量兼并朝鲜。

事实上过去与未来,朝鲜半岛的政权与其他周边列强的互动,一直发生类似的情境。由于「地缘政治」关系,夹在列强间的朝鲜半岛(尤其今日北韩位置)常有身不由己的无奈。为求生存,朝鲜人的民族性一向顽强(这也让汉武帝伐朝鲜时并不顺遂,仅称得上惨胜),重视军事力量,否则就有可能成为周边强权的俎上肉。

由此观之,便不难理解北韩为何要发展核武与飞弹。这是因为金正恩担心遭中共主控(因为苏联解体后中共崛起,俄罗斯无力制衡),至盼引进美国势力制衡北京。然而身为小国的北韩,却很难吸引美国的注意力,只好发展核武制造威胁。这也就是为何北韩认为是迫美国上谈判桌的筹码。

(作者刘德海,台湾政治大学外交学系主任,专攻国际关系比较、外交政策与东北亚国际关系。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