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新研究显示火山喷发扰乱气候 导致尼罗河沿岸未降下生命必须的雨水

   2010年5月,冰岛的艾雅法拉冰盖火山(Eyjafjallajökull)喷发出深色火山灰。远在北方的火山群可能对古埃及有巨大影响。 PHOTOGRA

2010年5月,冰岛的艾雅法拉冰盖火山(Eyjafjallajökull)喷发出深色火山灰。远在北方的火山群可能对古埃及有巨大影响。 PHOTOGRAPH BY STEVE AND DONNA O’MEARA,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基纳(Qena)附近哈托尔神殿(Temple of Hathor)的浮雕,刻画克丽奥佩特拉与她的儿子凯萨里昂(Caesarion)。火山喷发可能加速终结克丽奥佩

基纳(Qena)附近哈托尔神殿(Temple of Hathor)的浮雕,刻画克丽奥佩特拉与她的儿子凯萨里昂(Caesarion)。火山喷发可能加速终结克丽奥佩特拉的统治——托勒密王朝三世纪的尾声。 PHOTOGRAPH BY GEORGE STEINMETZ,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Craig Welch 编译:石颐珊):火山如何在埃及艳后的王国引发武装起义,一项新研究显示,遥远的火山喷发扰乱气候,导致尼罗河沿岸未降下生命必须的雨水。

2,300年前,当欧几里德(Euclid)和阿基米德(Archimedes)还游荡于亚历山卓港(Alexandria),克丽奥佩特拉(Cleopatra,又称埃及艳后)的家族正掌控埃及王座时,叛乱和领土争议经常发生。这些起义时常被归咎于希腊政权下的族群紧张关系——托勒密王朝(Ptolemaic Kingdom)来自马其顿王国,而克丽奥佩特拉是最后一任统治者。

由历史学家、统计学家、气候科学家组成的特殊团队于《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发表了一篇新研究,认为另一项出人意表的变因也可能催化这个区域的动乱:远处火山喷发引起的「水文气候冲击」。

「有个学派认为真正驱动历史的是伟大领袖的决策——那些国王、皇帝、教宗,」共同作者法兰西斯.勒德洛(Francis Ludlow)说,他是爱尔兰都柏林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的气候历史学家。 「我想这篇论文有一部分就是在说,你不能就这样忽视环境的影响。」

直到19世纪晚期,尼罗河第一次建起水坝以前,埃及农民完全仰赖每年的季风。季风为埃及高地带来的夏季大雨会让尼罗河漫过下游堤岸,使土地适宜种植小麦和其他作物。尼罗河泛滥之重要,早在公元622年就已经有精确纪录。

透过南极与格陵兰冰芯中纪录的火山落尘,勒德洛和他的同事发现大规模火山爆发和尼罗河泛滥中断有关。研究团队的气候模型显示,火山喷发的含硫气体形成云层,不只将阳光向太空反射回去,使地球降温,也中断热带季风性降雨,有时影响长达数年。

托勒密时期始于公元前305年,终于公元前30年克丽奥佩特拉之死,当时尚未开始系统性地纪录泛滥。但是文字纪录让当时成为古埃及文献最丰富的时期,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由祭司详细记载诏书,莎草纸上的冗长笔记证实战争、起义、地权移转,和家族内斗。

研究者发现,这些文书反映出的动乱可以和冰芯纪录的火山喷发连结。

这个地区「只要离开海岸几公里,就不会降雨了——你就身处撒哈拉沙漠,」勒德洛说。 「一旦泛滥水量不足,就无法确保粮食。人们开始抛弃土地。他们移居市郊,寻求食物。于是局势益趋紧张,粮食暴动升温。这些全都有纪录可查。」

喷发活跃的年代

这项研究由乔.曼宁(Joe Manning),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和勒德洛共同发想。身为登山家和攀岩者的曼宁对古气候学感兴趣,并且开始主持历史学家和气候专家的非正式集会。某天晚上,酒过三巡,曼宁和当时也在耶鲁大学的勒德洛聊起火山。

勒德洛打开电脑给曼宁看最近冰芯的资料。科学家可以用这些资料标定大型喷发的日期,精准度几乎能以年计,久至2,300年前。

「我心想,『有些波尖看起来超级眼熟,』」曼宁回想,他是论文第一作者,也是托勒密王朝专家。

过去一世纪,地球免于大型火山喷发。但是规模等同1991年皮纳图博火山(Mount Pinatubo)灾害——现代最大——的爆发,在托勒密时期有时每十年就会发生二到三次。曼宁认出有些日期与重大起义重叠。

经过深入研究,研究团队指出国内起义反覆发生于火山喷发之后,有时候在隔年达到巅峰。论文作者怀疑这些时间延迟有时可能反应短期的应对措施,例如克丽奥佩特拉分别在公元前46与44年的喷发后发配存粮。

有趣的是,研究者没有在火山喷发和战争开端之间找到任何关联——但他们确实看到喷发和战争结束相呼应。

例如,在克丽奥佩特拉掌权的两百年前,时值埃及与塞琉古帝国(Seleukid Empire)之间多次叙利亚战争其中一次,托勒密三世的军队一路挺进幼发拉底河盆地的巴比伦。一位罗马历史学家声称托特密此时突然被唤回家。另一份莎草纸宣称他回返是为了镇压内乱,时间点也与两次大型喷发吻合。

「这似乎是唯一可信的解释,说明他为何放弃如此惊人的成功战役,」勒德洛说。

科学家明快地解释,他们并非意指整个埃及王朝的走向全然被遥远的火山驱使。但是,他们论述,很难忽视火山喷发至少是一个重要因子的可能性。

「当你看到河川发生冲击——两到三年连续没有泛滥——你会突然看到很多反应,」曼宁说。 「有时候我们觉得看到了恐惧和惊惶。」

勒德洛说,「我们非常明白一定还有其他原因导致像叛乱这样复杂的事件。但是我们能够系统性地展示,几乎每一起——远远多于巧合——叛乱都尾随喷发而至。」

远方的导火线

科学家并不能确定所有的喷发地点,或许在阿拉斯加、俄国、热带、冰岛或完全不同的地方。气候模型显示远在北半球的火山可能对埃及影响最大,因为他们倾向将热带降雨带南推,使尼罗河源头的雨量减少。

亚历山卓港的居民当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一份古老文本提及太阳被遮蔽,大地焦黄并且没有洪水和种子。 「我的理解是那在描述火山,」曼宁说,虽然「他们不了解阿拉斯加有座火山正在喷发,干扰埃及高地的降雨。」

反覆缺席的尼罗河泛滥可能迫使家庭出售土地,因为惨淡收成使他们付不起税。公元前209一次喷发后发生的叛乱,在文件中公告为「多数农民被杀,土地干涸。」

事实上,根据历史记载,在克丽奥佩特拉被罗马海军击败之前,埃及已经因连续缺乏泛滥而受创,面临「饥荒、瘟疫、通货膨胀、官员腐败、乡村荒废、人口外移与弃耕。」诸多原因导致托勒密王朝衰亡,而作者群也注意到克丽奥佩特拉之死紧接在过去2,500年来第三大火山喷发之后。

接下来的两个世纪——彼时罗马帝国国力鼎盛——是地球上火山安静的时期。过去一世纪也相对平静。由此可以提问,现今这个依然有70%人口仰赖季风降雨的世界,能为下一次大规模火山爆发做多少准备。

这项新研究也为另一项进行中的争论带来启发——以「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为解决方案应对全球暖化。其中一种方案基本上即是模拟火山喷发,将气悬胶体(aerosol)射入空中,遮挡阳光。

来自托勒密王朝的消息告诉我们,这项策略可能有意料之外的严重后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