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日本400年传统的猎熊活动既神圣又饱受争议

   伊藤良一穿着又鬼猎人的传统背心与鞋子。如今猎人只在特殊仪式才穿这种服装,不过有些人仍在打猎时穿着皮衣御寒。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伊藤良一穿着又鬼猎人的传统背心与鞋子。如今猎人只在特殊仪式才穿这种服装,不过有些人仍在打猎时穿着皮衣御寒。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不论是谁开的枪,狩猎团队的所有成员都对猎物的皮肉拥有完全相同的处置权。熊死去后,就被拖到附近的平地,方便猎人将熊尸开肠剖肚、切割四肢。 PHOTOGRAPH B

不论是谁开的枪,狩猎团队的所有成员都对猎物的皮肉拥有完全相同的处置权。熊死去后,就被拖到附近的平地,方便猎人将熊尸开肠剖肚、切割四肢。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猎人以又鬼刀用力切割时,能一刀将动物的肉与肌腱切断。猎人先把熊掌切下来,才会将熊尸剥皮。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猎人以又鬼刀用力切割时,能一刀将动物的肉与肌腱切断。猎人先把熊掌切下来,才会将熊尸剥皮。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一群鬼猎人,摄于20世纪初。他们以前主要用长矛打猎,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前不久才换成用来福枪。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一群又鬼猎人,摄于20世纪初。他们以前主要用长矛打猎,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前不久才换成用来福枪。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秀夫先生是阿仁又鬼猎人群体的领袖之一。他穿着传统服饰,手握长矛,这支长矛已经在他的家族传承九代了。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秀夫先生是阿仁又鬼猎人群体的领袖之一。他穿着传统服饰,手握长矛,这支长矛已经在他的家族传承九代了。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如今猎人使用现代来福枪,穿着现代服装,并配合使用他们群体的传统器具。 21世纪的又鬼猎人是专业射手。他们穿着颜色鲜艳的背心,用意为与周遭枝叶区隔,避免意外发生。

如今猎人使用现代来福枪,穿着现代服装,并配合使用他们群体的传统器具。 21世纪的又鬼猎人是专业射手。他们穿着颜色鲜艳的背心,用意为与周遭枝叶区隔,避免意外发生。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分配猎物后,小国町的猎人聚在佐藤队长的家里,开始仪式。远藤先生是群体中备受敬重的又鬼猎人,他以一颗熊的心脏与一瓶清酒来主持祈祷。 PHOTOGRAPH BY J

分配猎物后,小国町的猎人聚在佐藤队长的家里,开始仪式。远藤先生是群体中备受敬重的又鬼猎人,他以一颗熊的心脏与一瓶清酒来主持祈祷。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狩猎一结束,所有参与者就会分享成果,将猎物分成相同大小。每个人都有权获得相同比例的猎物皮肉。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狩猎一结束,所有参与者就会分享成果,将猎物分成相同大小。每个人都有权获得相同比例的猎物皮肉。 PHOTOGRAPH BY JAVIER CORSO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lexandra Genova 摄影:Javier Corso 编译:涂玮瑛):日本400年传统的猎熊活动既神圣又饱受争议,摄影师哈维尔.科索(Javier Corso)花了两周时间记录「又鬼」(Matagi)猎人的生活,这些猎人的灵性传统正受到威胁。

在日本本州北部的高地深处,又鬼猎人开始冬季狩猎。他们祈祷之后才进入神圣的山区,然后花费数小时倾听、等待、观察,并注意黑熊接近的细微征兆。

这群男人分组行事,一组负责守望,一组担任诱饵。他们慢慢接近猎物,然后射手开枪攻击。猎人将熊尸拖往附近的平地时,殷红的血滴盛开在纯白的雪里。猎人用又鬼传统刀刃将熊尸开肠剖肚、切割四肢,他们留下熊的部分肠道,做为献给山之女神的祭品。

这种杀戮行为具有特殊形式与灵性精准度,所以跟现代狩猎并不相同。又鬼猎人是16世纪开始出现的猎人群体。本州北部的每个聚落都各有特色,但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自然平衡的特别守卫。但自从他们的主要猎物日本黑熊被认为是受威胁物种,他们的狩猎活动仍然受到争议。

哈维尔.科索与又鬼猎人相处15天并拍摄照片,这些照片显示又鬼猎人如何于400年历史里逐渐发展狩猎活动。科索为一间制作公司OAK stories的成员,这间公司是记者、摄影师与制片人的事务所,十分关注本土议题。科索与艾力克斯 .罗达尔(Alex Rodal)合作,罗达尔是OAK stories的首席研究员,在拍摄前对又鬼猎人进行长达六个月的研究。

「我想展现这个群体的起源,让人们能了解他们在做什么,还有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科索说。 「我想展现他们狩猎的平静安详,以及他们与山之间的对话。」

科索拍摄的影像除了描绘狩猎杀戮的血淋淋画面,也传达猎人深刻连结土地与猎物的身分认同。

这种狩猎是一种偏重灵性的活动,科索是继日本摄影师田中康弘之后,首位被允许记录这种狩猎活动的人。

科索与他的团队花了五天时间与一个又鬼猎人团体相处,取得他们的信任并学习他们的文化,接着才受邀进入山里。 「我非常赞赏他们打猎的方式。」科索说。 「这种方式非常令人尊敬。」虽然猎人穿着现代服装,但许多人使用的武器依然跟七代以前的祖先一样。

不过,近年来他们的狩猎活动遭到严重打压。自2011年福岛核灾之后,日本政府禁止许多又鬼群体贩售熊肉,如今已经六年了,禁止原因是担心熊肉受到污染。科索说:「他们被迫找其他方法来维持生计。」

此外,针对他们的狩猎活动,目前也有许多繁琐的相关法规。 「要取得猎捕黑熊的证照是非常冗长且昂贵的程序。即使你并没有直接参与实际杀熊的活动,你仍必须每三年更新证照一次。」艾力克斯 .罗达尔说。 「这种措施使年轻一代却步。」

就如同许多第一民族的群体,又鬼猎人的文化活动正遭到严重威胁。 「如果有一天日本黑熊绝种了,又鬼猎人绝对不是元凶。」罗达尔补充。 「我认为又鬼猎人会比熊更快消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