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气候变迁使髭颊蜥变笨

   在较暖温度中孵育的髭颊蜥(bearded dragon)成年后学习速度较慢。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

在较暖温度中孵育的髭颊蜥(bearded dragon)成年后学习速度较慢。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瘤尾虎也会在高温中变迟钝。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瘤尾虎也会在高温中变迟钝。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相关视频:髭颊蜥鲍泽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Christie Wilcox 编译:石颐珊):新研究显示,巢中温度变暖可能影响这些蜥蜴的蛋——让它们长大后更笨。

当气温过度上升,包括人类在内的许多物种都得奋力求生。但是即便些微升温也会影响动物,导致生理或行为出现细微变化,改变它们的生存表现。

对某些蜥蜴而言,高温的影响可能,如字面所陈,让它们脑袋变的不灵光。一篇在《皇家学会开放科学》(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期刊发表的新研究发现,气温以气候变迁预测所得的尺度上升,会让髭颊蜥变笨。

髭颊蜥是来自澳洲的蜥蜴,近年成为受欢迎的宠物,而且就像其他爬行类,它们其实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呆。 「爬行类长久以来被认为是迟缓又蠢笨的生物,」安娜.维金森(Anna Wilkinson)说,她是英国林肯大学(University of Lincoln)的动物认知科学家。但是这种说法已经改变了,研究显示许多蜥蜴拥有复杂的认知技能,范围从空间巡行到解决问题。

维金森和她的同事在近期研究中发现中部髭颊蜥(Pogona vitticeps)可以经由相互模仿表现出新行为——这代表一定程度的社会认知,不久前还被认为灵长类独有。

「透过观察其他个体的行为来学习,可能是解决问题的捷径,而且可以让动物解决它们无法经由反覆尝试习得解法的任务。」维金森告诉国家地理杂志。爬行类需要掌握所有可及的学习方法,她补充,以适应周遭世界的变化。

半熟蛋

爬行类的大脑​​和那些毛茸茸或披羽毛的动物一样,都是在发展中定型的。意思是蛋所暴露的环境可能带来长期影响。

维金森和她的同事决定调查孵育温度是否会影响髭颊蜥的智力。调查已经发现,就算爬行类妈妈尽了最大的努力,巢穴的温度通常还是随着气候暖化上升。

研究者取单一蛋巢为样本,将巢中13颗蛋分成两组。 7颗蛋以温暖的摄氏30度(华氏86度)孵育,另外6颗则以较温和的摄氏27度(华氏81度)孵育。公母几乎平均混合。

两组髭颊蜥被分开,但饲养在相同的条件下一年,直到成熟。然后它们被送去做测试。每只髭颊蜥都分别看了一段影片,拍摄一只髭颊蜥打开滑门,拿到好吃的点心,然后每只髭颊蜥有五分钟的时间尝试开门拿奖励。

虽然滑开一扇门看似是个简单的任务,维金森和她的同事在之前所有的髭颊蜥实验中发现,它们只有在看过别只蜥蜴示范以后,才学得会这个把戏。所以如果有一只成功,就能当作证据,显示它有从教学录影中学习。每只蜥蜴都做10次测试。

研究者发现,发展过程中暴露在较热温度的蜥蜴稍微较少成功。更重要的是,就算它们成功打开门,花费时间也比在较凉温度中孵育的髭颊蜥平均多出一分钟半。对维金森而言,这显示较温暖的孵育会损伤髭颊蜥向其他个体学习的能力。

进一步的研究或将能辨识出髭颊蜥的大脑在发展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导致这样的认知差异,以及这会如何影响髭颊蜥的生存与繁衍能力。

有些喜欢升温

维金森的结论和野地生态学家强纳森.韦伯(Jonathan Webb)所得相似,他观察巢穴温度对瘤尾虎(Amalosia lesueurii)的空间学习能力的影响。在较暖温度中孵育的壁虎不止稍微较迟钝,也比较难在野外存活。

现职澳洲雪梨科技大学(University Technology Sydney)副教授的韦伯补充说明,先前与他类似的研究都只有测试孵化。 「这篇论文带来新的突破,显示孵育过程导致的认知能力影响将会延续至成年以后,」他告诉国家地理杂志。

「这篇研究唯一的弱点在于样本规模太小,」他说——神经科学家乔许.阿米埃尔(Josh Amiel)也注意到这项限制。

阿米埃尔正在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研究者合作,他们发现相反的结果——高温孵育激发大脑能力——表现在三线石龙子(Bassiana duperreyi)的非社会性学习能力。因为髭颊蜥和石龙子在蜥蜴系谱树上距离有点远,「所以高温对髭颊蜥的影响和对我的研究中的石龙子影响不同,并不非常令人讶异,」阿米埃尔说。

爬行类的存活率已经因为气候变迁而面临严峻考验——估计五分之一的蜥蜴品种会在2080年以前灭绝。心智迟缓会让情况更不利。阿米埃尔怀疑可能会有一些赢家,例如他的石龙子——然后,就轮到髭颊蜥了。 「它们可能是输家,使得其他动物入侵栖地并挑战它们,」他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