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科学正在反击盗贼破坏恐龙化石 新扫描器有助打击偷盗

   新英格兰大学(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的古生物学家菲尔.贝尔(Phil Bell)使用一台携带式X光扫描器分析一具于蒙古展出的兽脚类

新英格兰大学(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的古生物学家菲尔.贝尔(Phil Bell)使用一台携带式X光扫描器分析一具于蒙古展出的兽脚类(theropod)镰刀龙(Therizinosaurus)的巨大前肢。 PHOTOGRAPH BY PHIL BELL

携带式扫瞄器几乎立刻显示岩石的元素组成细节。 PHOTOGRAPH BY PHIL BELL

携带式扫瞄器几乎立刻显示岩石的元素组成细节。 PHOTOGRAPH BY PHIL BELL

这些碎片是一只似鸟龙类(”ostrich” dinosaur)被盗猎者发现以后仅存的残骸。 PHOTOGRAPH BY PHIL BELL

这些碎片是一只似鸟龙类(”ostrich” dinosaur)被盗猎者发现以后仅存的残骸。 PHOTOGRAPH BY PHIL BELL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ohn Pickrell 编译:石颐珊):科学正在反击盗贼破坏恐龙化石。一种新的扫描器可以比对骨头和原先所在岩层之间的化学「指纹」,有助于打击偷盗。

巴维.麦巴亚(Buuvei Mainbayar)站在毁灭现场前。时值2016年9月中旬,南戈壁一处偏远角落的红褐色尘土上弃置着小小的强力胶塑胶瓶和骨头碎片。

麦巴亚屈身端详,以他饱经风霜的双手翻动一大块碎骨。他判断这些粉碎的遗骨应该是一只甲龙属恐龙(ankylosaur)仅存的残骸,这种身披盔甲的恐龙曾经在白垩纪晚期漫步于地球上这个区域。

对麦巴亚来说,这结局熟悉地悲伤,他是蒙古科学院(Mongolian Academy of Sciences)的古生物学家。在蒙古,没有许可却采集与出口化石都是非法活动。但是近数十年以来,盗采化石大肆盛行于戈壁,恐龙化石也被大量贩售至海外。例如2015年,演员尼可拉斯.凯吉被迫缴出一颗非法出口的暴龙属(tyrannosaur)特暴龙(Tarbosaurus)头骨,他先前用美金27万6000元从比佛利山庄的一间艺廊购得。

在戈壁以丰富化石藏量闻名的区域,盗猎者前来取走头骨、手骨、脚骨,和其他容易拿取的部位。他们用强力胶粗鲁地组起碎裂的骨头,而且经常在匆忙之中粉粹这些珍贵科学标本剩余的部分。

「看到熬过7千万年埋藏的完整骨骸被盗猎者当垃圾,只因为他们在寻找可在黑市贩卖的牙齿和爪子,实在叫人心碎,」加拿大亚伯达省皇家蒂勒尔博物馆( Royal Tyrell Museum)的大卫.埃伯斯(David Eberth)说。

法律正在尽可能地反击。以2013年美国一起备受瞩目的官司为依据,已经有数件非法走私的恐龙化石归还蒙古。不过那起官司凸显出定罪化石盗匪的问题:专家如何证明特定化石无庸置疑地来自戈壁?

现在,配备先进X光扫瞄器的科学家认为他们可以绘制出一幅化学「指纹」地图,比对化石和特定地理区域的特征,借此阻止偷盗风潮。如果他们能完善这项技术,适用范围将远及蒙古之外——中国、摩洛哥和阿根廷都有类似的化石黑市持续成长。

扫描现场

在麦巴亚发现粉碎甲龙的一周以前,身兼波隆那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古生物学家和国家地理协会新兴探险家的费德里柯.方堤(Federico Fanti)站在乌兰巴托的蒙古科学院古生物与地质研究所(Institute of Paleontology and Geology),用一台出现在星际争霸战(Star Trek)影集也不奇怪的手持装置扫描化石。

这台设备叫做携带式X射线萤光扫瞄器,它能让科学家读取岩石和化石的地球化学组成。去年方堤和同事造访戈壁西部耐梅盖特(Nemegt)地区一系列经常发生化石盗采的遗址,用这台扫瞄器记录每个遗址独特的地球化学特征。他们也使用空拍机制作这个区域更详尽且精准的地质图。

他们希望能够一扫瞄任何一块蒙古恐龙化石就立即判断它来自何方,使用依据是精确的岩石化学分析,就像在超市扫条码就会显示商品资讯一样。

他们扫描过乌兰巴托化石收藏中许多合法由各个遗址取得的恐龙,测试扫描所得的特征是否相互吻合。目前为止,这看来可行,他们也在《古地理学、古气候学、古生物学》(Palaeogeography, Palaeoclimatology, Palaeoecology)期刊上作出报告。团队也成功地只依据化石的地球化学组成,就将蒙古科学院收存的化石和它们的地理来源配对。

这个消息对科学家来说格外振奋,因为知晓化石切确的出土地点,甚至精准到岩层位置,就能得到关于这些古代动物生命史的珍贵线索。

举例来说,在2013年的官司以后,包括特暴龙(Tarbosaurus)与栉龙(Saurolophus)在内的恐龙化石最终返还蒙古,并于乌兰巴托展出。这些物种已知只在戈壁出土,所以科学家相信它们来自蒙古,但是并不知道它们究竟来自哪个遗址。

这意味着化石无法被准确定年,而且关于它们死亡时环境条件的重要背景资讯也无法被知晓。这些被遣返的恐龙适合展示,却对学术研究全然无用。

「有时候在戈壁工作令人沮丧,」来自澳洲新英格兰大学(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的计画共同主持人菲尔.贝尔(Phil Bell)说。 「这里成名已久,出土如此神秘又迷人的恐龙,叫古生物学家心醉。但是如今已成荒地,惨遭盗猎者掠夺、破坏,看着让人难以接受。」

古生物学家藉由X光扫描器制作更精确的比对,为残骸加上关键性的年代与古代环境资讯,重新建立它们的科学价值。

深掘

这项技术在早期测试中也成功将一批2006年从戈壁被盗走的有喙偷蛋龙类(oviraptorosaur)化石与失窃地点普金萨夫(Bugiin Tsav)出土点配对。这些原先未知的动物年纪因此被揭露,意即他们很快就可以被描述为一个新物种。这些引人注目的化石是首度发现的恐龙群聚栖息,或说一起睡觉的证据,今日有些鸟也这么做,所以这批标本意义重大。

虽然这项技术还需要更多测试,以确认岩石随时间产生的变化如何影响扫描结果,但是它很有希望能调查许久以前被采集并收藏的化石出处,安东尼.费欧里罗(Anthony Fiorillo)说,他是德州达拉斯佩罗自然科学博物馆(Perot Museum of Nature and Science)的古生物学家。

「除了这个设备潜在的执法效力以外,以地球化学技术来判定化石标本出处这样的应用能在整个领域中广泛使用,我们已经多次试图寻找化石在19世纪出土的切确位置了」他说。

接下来团队希望确保经费来源,继续收集戈壁化石遗址的地球化学资料,并且以实验室里更强大的扫描设备测试他们的结果。

贝尔预期未来某一天,拍卖商、经销商或海关官员人手一台相对便宜版本的扫瞄器,可以用来快速判断可疑化石的来源,希望能由此抓住盗贼并且让更多标本用在科学研究。
然而,为了防止误报,这个方法适合当作打击化石偷盗的配套工具其中一部分,埃伯斯补充。教育、科学家和地方与国家政府的合作,以及加强监控偏远的化石产区,在在缺一不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