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著名的《国家地理》杂志封面“阿富汗少女”夏帕特.古拉终于有了一个家

《国家地理》杂志1985年6月刊让「阿富汗少女」成为全球知名的人物。 COVER PHOTOGRAPH BY STEVE MCCURRY, NATIONAL G

《国家地理》杂志1985年6月刊让「阿富汗少女」成为全球知名的人物。 COVER PHOTOGRAPH BY STEVE MCCURRY,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夏帕特.古拉被全世界称为「阿富汗少女」,她今年45岁,育有四个孩子。 COURTESY 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

夏帕特.古拉被全世界称为「阿富汗少女」,她今年45岁,育有四个孩子。 COURTESY 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AOP)

夏帕特.古拉与女儿接受电视台访问。她计画成立一个基金会,希望能让阿富汗妇女与女童接受教育并获得权益。 COURTESY ADMINISTRATIVE OFFIC

夏帕特.古拉与女儿接受电视台访问。她计画成立一个基金会,希望能让阿富汗妇女与女童接受教育并获得权益。 COURTESY 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AOP)

夏帕特.古拉与她的两个孩子出席政府赠与他们房屋的典礼。 COURTESY 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AOP

夏帕特.古拉与她的两个孩子出席政府赠与他们房屋的典礼。 COURTESY 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AOP)

夏帕特.古拉从新家的窗户向外挥手。阿富汗政府为她的家庭支付房租与生活费。 COURTESY 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THE PRESI

夏帕特.古拉从新家的窗户向外挥手。阿富汗政府为她的家庭支付房租与生活费。 COURTESY ADMINISTRA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AOP)


视频:摄影师史蒂夫·麦凯瑞述说他拍摄著名的《国家地理》「阿富汗少女」照片的故事。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Nina Strochlic 编译:涂玮瑛):夏帕特.古拉(Sharbat Gula)在30多年前逃离祖国阿富汗成为难民,现在她已经拥有一栋属于她的房子。

一位世界闻名的难民终于有了一个家,一个很大的家。

当年夏帕特.古拉是一名12岁的难民,她向镜头凝视的照片成为《国家地理》杂志1985年6月刊的封面,让她立即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如今她在祖国阿富汗首都拥有一座面积约84坪的住宅,并依她的喜好进行装潢。

阿富汗通讯部发言人奈吉博.奈宁亚尔(Najeeb Nangyal)表示,阿富汗政府将这栋房屋送给现年45岁的夏帕特.古拉,并提供每个月大约700美金的薪俸作为生活开支与医疗费用。

夏帕特.古拉被许多人称为「阿富汗少女」。她在30年前逃难至巴基斯坦,并在去年回到阿富汗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然后在上个月阿富汗政府官员主导的典礼中,她获得了新家的钥匙。

夏帕特.古拉锐利的绿眼睛使她立即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因为苏联入侵阿富汗,她6岁就成为孤儿,并与兄弟姊妹、祖母徒步逃难至巴基斯坦。摄影师史蒂夫.麦凯瑞(Steve McCurry)拍摄了她的照片,使她无意间成为象征性人物,代表数千名逃至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所面临的困境。她在家乡被称为「阿富汗的蒙娜丽莎」。

现在她又成为数十万难民在几十年后返回阿富汗的象征。

返家路迢迢

去年夏帕特.古拉因使用伪造的巴基斯坦身分证而遭到逮捕。有100万名阿富汗难民生活在巴基斯坦,却无法取得合法身分,伪造身分证是他们常用的手段。她面临最高14年的监禁和5000美元的罚款。

当时她育有四个孩子,并罹患C型肝炎,她的丈夫在几年前死于该疾病。

奈宁亚尔说:「巴基斯坦逮捕她并指控她〔拥有〕伪造的巴基斯坦身分,这对于阿富汗人与阿富汗政府而言已经成为国际事件。」

夏帕特.古拉遭到拘留两周后就获得释放,并与孩子一起回到阿富汗。 「阿富汗只是我的出生地,但巴基斯坦是我的家园,我一直认为那里才是我的国家。」她在离开前跟法新社这么说。 「我很沮丧。我别无其他选择,只能离开。」

仅在2016年,就有37万名登记在册的难民从巴基斯坦返回阿富汗。近年来,还有数十万名难民从伊朗与欧洲被遣送回他们的家乡,通常是强制遣返或遭到驱逐。未知数量的未登记难民--例如夏帕特.古拉--也回到阿富汗。

「这位女性是阿富汗人的象征,也是巴基斯坦的象征。」在阿富汗工作十年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研究员希瑟.巴尔(Heather Barr)说。 「巴基斯坦媒体播报她的方式感觉就像对阿富汗政府的羞辱:这个女人就是从你们的国家逃到我们这里来的。而阿富汗政府的回应是大张旗鼓欢迎她归来,传达的讯息是:我们能照顾自己的人民。」

总统阿什拉夫.甘尼(Ashraf Ghani)亲自迎接夏帕特.古拉,并给她新公寓的钥匙,也向她承诺她的孩子会获得医疗照护与学校教育。 「我欢迎她回到祖国的怀抱。」甘尼在一个小型典礼上说。 「我已经说了好几次,但我在这里想再说一次:直到所有难民回归之前,我国都是不完整的。」

但她亡夫的姪子尼亚玛特.古尔(Niamat Gul)在九月向阿富汗媒体抱怨,政府尚未支付他们的房租。政府发言人奈宁亚尔说,自她返回阿富汗后,政府已经支付了她的房租与生活费。他说,她要求更传统的住宅时,政府也将她重新安置到总统府附近一栋具有十个房间的出租房屋,直到她能购买永久住宅为止。

古尔说,受夏帕特.古拉的故事激励的人们现在会来她的新家拍照,并送她礼物。他说:「她很开心,因为阿富汗人尊敬她。」

她的新家有保全,但他们仍慎选受邀入屋的人。古尔解释,自从她被确认为《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人物,她就受到很多关注,这也让她陷入危险,因为保守的阿富汗人认为妇女不应出现在媒体上。

拥有房屋所有权的阿富汗妇女占该国人口的17%,而夏帕特.古拉在房屋契约书上签名后,也成为其中一员。

失联终寻回

过去15年来,夏帕特.古拉一直身处于媒体的关注中。 「阿富汗少女」的真实身分原本无人知晓,直到2002年,首次拍摄她照片的摄影师史蒂夫.麦凯瑞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的山里找到她的下落。联邦调查局分析师、法医塑容师、虹膜辨识的发明人都确认她的身分。她再次出现在《国家地理》的封面上,只有少数几人会在《国家地理》封面刊登两次。

当时夏帕特.古拉已经结婚,育有三名子女,而且她不知道自己的长相已经闻名全球。她当时告诉麦凯瑞,她希望她的女儿能享有她从未获得的受教权。

现在她们能受教育了。古尔说,她的女儿明年会进入学校就读,而且「如果真主保佑,她们会完成学业」。

阿富汗政府鼓励她进一步实现梦想。发言人奈宁亚尔建议她成立基金会,帮助妇女与儿童接受教育并获得权益,遭遣返回国的妇孺尤其需要帮助。她正在考虑这项建议。「我想告诉所有姊妹,不要让她们的女儿过于年轻就出嫁。」她对英国广播公司波斯语频道说。 「让女儿像儿子一样完成学业。」

但夏帕特.古拉的女儿现在身处的阿富汗可能比母亲在30多年前逃出的阿富汗更糟,前景也更不乐观。如今只有半数阿富汗女童进入学校,而且她们大多数都在12-15岁时辍学。目前在乡村地区,在学女童的人数正在下降。

人权观察的巴尔说,阿富汗的性别平权观念比巴基斯坦与伊朗落后,而巴基斯坦与伊朗在苏联战争期间总共接纳了600万名阿富汗难民。回到阿富汗的妇女与女童必须习惯在外出时有一名男性同伴护送她们,或为她们做决定。巴尔说,因为这些难民在国外长大,所以有时「遭人视为不道德或有伤风化」。

阿富汗女权组织「Women for Afghan Women」的执行长玛尼札.纳德利(Manizha Naderi)说,随着阿富汗难民大量返回家乡,阿富汗现在可能接纳了大约300万民国内难民与返国难民,这种剧变让妇女与儿童难民面临更多性暴力与性别暴力的危机。

她说:「虽然〔夏帕特.古拉〕返回阿富汗时受到热烈欢迎,但还有数千名阿富汗女性遭强制遣返,她们没有家人、房子、工作,甚至可能没有安全稳定的生活。」

本报导已更新,以反映夏帕特.古拉的姪子在一项访谈中所说的内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