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X射线扫描揭露毕卡索的《蹲坐的行乞者》画中有画

西北大学的艾米琳.普叶(左)与安大略美术馆的珊卓.韦布斯特库克架设了X射线萤光仪来扫描毕卡索的画作〈蹲坐的行乞者〉。 PHOTOGRAPH COURTESY A

西北大学的艾米琳.普叶(左)与安大略美术馆的珊卓.韦布斯特库克架设了X射线萤光仪来扫描毕卡索的画作〈蹲坐的行乞者〉。 PHOTOGRAPH COURTESY ART GALLERY OF ONTARIO (AGO)

安大略美术馆的珊卓.韦布斯特库克(左)与肯尼斯.布梅尔正在检视可携式X射线萤光扫描器。 PHOTOGRAPH COURTESY ART GALLERY OF O

安大略美术馆的珊卓.韦布斯特库克(左)与肯尼斯.布梅尔正在检视可携式X射线萤光扫描器。 PHOTOGRAPH COURTESY ART GALLERY OF ONTARIO (AGO)

〈蹲坐的行乞者〉各颜料层的化学影像显示出妇人手部姿势涂改了许多次。 PHOTOGRAPH COURTESY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A

〈蹲坐的行乞者〉各颜料层的化学影像显示出妇人手部姿势涂改了许多次。 PHOTOGRAPH COURTESY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CENTER FOR SCIENTIFIC STUDIES IN THE ARTS

扫描〈蹲坐的行乞者〉后显露出底下的风景画。 PHOTOGRAPH COURTESY ART GALLERY OF ONTARIO (AGO)

扫描〈蹲坐的行乞者〉后显露出底下的风景画。 PHOTOGRAPH COURTESY ART GALLERY OF ONTARIO (AGO)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elle Z. Donahue 编译:蔡雅铃):X射线扫描揭露,毕卡索的画中有画!这个发现让人对这位标新立异的艺术家的创作过程有了新的认识。

1957年当毕卡索七十几岁时,他思忖着X射线这项技术有一天也许能揭露出一幅在他某个早期画作底下消失的画。今天这项预测实现了,不过使用到的科技远超过X射线技术。

科学家利用超现代(hyper-modern)的工具来检视一幅毕卡索蓝色时期(Blue Period)的画作,不只发现​​了一幅艺术史中不为人知的画作的惊人细节,同时对他的创作过程获得许多深刻的理解。

这幅绘于1902年的画作〈蹲坐的行乞者〉目前收藏于加拿大安大略美术馆(Art Gallery of Ontario),针对它所进行的多面向调查显示,这位创意十足的现代派大师是受到画作底层的风景画上的主要线条启发而创作了这幅作品,该风景画的作者身分不明。

这份分析工作也揭露了画中女人的姿势是经过了数次修改,其中很多最终被毕卡索放弃了。研究团队上个月中在德州奥斯汀(Austin)所举办的2018年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的年度大会上发表了这个结果。

「通常我们看一幅画,会以为它一开始想完成的图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这份研究的共同作者,西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研究教授马克.华顿(Marc Walton)说:「不过这些分析影像让我们能进入艺术家的脑袋,对他的创作过程有更好的了解。」

深入画中细节

在调查工作方面,美国国家艺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的约翰.狄蓝尼(John Delaney)对〈蹲坐的行乞者〉进行了一系列光谱扫描。狄蓝尼的光纤反射式光谱扫描器利用近红外线到红外线区段的不同波长对这幅画进行扫描,得到的影像精准地揭露出毕卡索使用了哪些颜料。

西北大学的一组工程师和材料科学家接着以可携式X射线萤光仪进行更多扫描,这个仪器能刺激油画上每层颜料里的各种元素。这项工作得到的精细灰阶图像,让毕卡索在绘图时做过的改变过程得以呈现在人们眼前。

整体的工作发掘出毕卡索画作之下一幅已知但无关联的风景画新的细节。此外,它还意外地显示了画中人物有一只姿势怪异并拿了个盘子的手。

「我们可以看到他擦掉油彩然后努力把手指的姿势画好。」协助开发X射线扫描仪的华顿说道。

灵感从何而来

安大略美术馆现代艺术助理馆长肯尼斯.布梅尔(Kenneth Brummel)说,当那只手和盘子的细节出现时,就唤起了他脑海里某个熟悉的画面。

他急忙冲到办公室,拿出一叠叠目录、专题论文和其他参考资料快速翻查,终于找到他要的东西:一只完全相同的手臂,只是画在另一个女人身上,这是毕卡索绘于1902年的水彩画〈坐着的女人〉,最近刚在拍卖会上售出。

布梅尔所揭露的不仅如此,他上个月造访西班牙时,在巴塞隆纳旁的锡切斯市(Sitges)的一所博物馆里,碰巧看到一幅极可能是〈蹲坐的行乞者〉主要灵感来源的画:一幅被称为〈 忏悔的抹大拉〉的作品,由艾尔.葛雷柯(El Greco)绘于1590年。

在毕卡索的年代,那幅画的拥有者是圣地亚哥.鲁辛农(Santiago Rusiñol),他是巴塞隆纳艺术领域的资深人士,常在家里招待艺术家联谊,毕卡索可能因此对葛雷柯较早期的作品很熟悉。布梅尔也指出,两件作品里女性主体手部的姿势太过相似而不可能是单纯巧合。

「这个时期的毕卡索年轻且野心勃勃,可能想说:『没错,我就是西班牙的葛雷柯。』」布梅尔说:「若没有这种非侵入性技术的协助,就无法证实这幅画就是毕卡索用来昭告全巴塞隆纳自己是新葛雷柯的重要作品。」

底层的风景画也有一个曲折的故事。一开始它被认定是与毕卡索亦敌亦友的西裔乌拉圭艺术家乔阿金.托雷斯贾西亚(Joaquín Torres-García)的作品,不过最近布梅尔的一个西班牙籍同事鉴定出这个神秘的风景描绘的正是巴塞隆纳的奥尔塔迷宫公园(Parque del Labertino de Horta)。这使得原本认定的画家受到怀疑,因为托雷斯贾西亚只画虚构的风景,不画真实地点的景色。

「现在我们认为这是曾经就读于巴塞隆纳美术学院的某人所画的风景,这人和毕卡索有交集,但并不亲近。」布梅尔说。

至于毕卡索为何愿意重新使用其他艺术家的画布,原因可能是出于经济需要,毕竟他当时是个还在努力奠定地位的年轻艺术家;又或者是深深受到图上原有线条的启发,毕卡索常常因为这个理由而重复使用画布。

「他不会去把画布刮擦干净或先涂上一层油彩准备好,」布梅尔说:「毕卡索看着这幅风景,找到灵感,然后决定画下来,而且立刻行动。」

艺品分析行动化

虽然这两种扫描技术先前就已应用在类似的画作分析上,可是作品通常得先运送到能负担和容纳大型商用扫描机的设施里。这份研究则是首次将仪器送到艺术品所在处,而不是反过来运送艺术品。

安大略美术馆的资深馆藏画作维护人员珊卓.韦布斯特库克(Sandra Webster-Cook)说:「这个仪器的可携带性是个天大的好处。」

韦布斯特库克表示,她的美术馆目前正在对毕卡索蓝色时期的另一幅作品〈一碗汤〉进行类似的分析。至于华顿,他则是很想知道对哈佛艺术博物馆(Harvard Art Museum)里一幅高更画作的分析结果,这幅画的表面有奇怪的纹理,和看到的图像并不相配。

「这种技术性艺术史是个发展很快的领域。」布梅尔表示。

「这种工具将分析工作提升到另一个层次。在针对毕卡索做了那么多专题论文和展览之后,我们以为应该算是了解他了。但是这些仪器却揭露出还有很多关于他的事可以去探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