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治疗犬能创造奇迹,但它们喜欢自己的工作吗?

一只名叫塔克(Tucker)的治疗犬在2018年3月6日于波士顿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陪伴病患吉姆.考利(J

一只名叫塔克(Tucker)的治疗犬在2018年3月6日于波士顿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陪伴病患吉姆.考利(Jim Cawley)。 PHOTOGRAPH BY JESSICA RINALDI, THE BOSTON GLOBE/GETTY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inda Lombardi 编译:涂玮瑛):治疗犬能创造奇迹,但它们喜欢自己的工作吗?一项新研究检视这些工作犬的压力程度,而研究结果让人放心不少。

如果你是爱狗人士,单纯跟你的宠物相处就能使你心情愉快。

因此,治疗犬对于罹患癌症、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失智症等健康问题的人而言是具有治疗效果的伴侣,这并不令人意外。

美国有超过5万只治疗犬,而且从挪威到巴西等国,治疗犬也越来越受欢迎。这些狗与它们的动物辅助治疗员接受各种组织的训练与认证,能进入医院及其他机构,并与病患互动。

研究证明宠物治疗确实有益--但治疗犬对于帮助人类有什么感想呢?科学界也在探讨这个问题,而研究结果令人安心。

近期一项于《应用动物行为科学》(Applied Animal Behaviour Science)发表的研究显示,儿童癌症病房的治疗犬并不会因「工作」而感觉有压力。实际上,它们似乎挺乐在其中。

研究主持人艾美.麦卡洛(Amy McCullough)说:「这项研究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多处进行的研究--地点是美国境内五座不同医院,而且我们拜访了参与研究的超过100位病患与26只狗,是该领域最大规模的同类型研究。」麦卡洛是位于华盛顿的动物福利组织「人道美国」(American Humane)的国家研究与治疗主任。

像狗一样工作

研究人员检测狗唾液中的皮质醇(cortisol)浓度,那是一种遇到压力时会上升的荷尔蒙。治疗犬在家中及医院进行疗程时,研究人员均会以唾液拭子采样。

不过,好的压力及坏的压力都会使皮质醇浓度上升。麦卡洛说:「假设我们有一只喜欢玩球的狗。球出现时,这只狗会开始追球,这也会让它的皮质醇浓度上升。」

因此,研究团队也录下26只狗的行为,以三个类别进行分析:第一类为友善的行为,例如接近人或做出前脚趴地,屁股翘高,不断摇尾巴的动作;第二类是中度压力指标,例如舔唇及发抖;第三类是高度压力行为,例如发出呜咽声。

科学家发现,参与研究的狗在家与在医院的皮质醇浓度没有差异,显示治疗犬并未感到特别有压力。

让工作更好玩

丽莎.玛丽亚.葛兰克(Lisa Maria Glenk)是一篇2017年治疗犬福利文献回顾的作者。她表示,该研究结果与先前研究的结果一致。

这项「设计完善」的研究提供丰富细节,这是特别有价值的地方。葛兰克说:「先前的研究只提供少量关于治疗活动的资讯,或什至没有提供,这让我们难以了解让狗压力变大的活动是什么。」她是维也纳兽医大学(University of Veterinary Medicine, Vienna)的博士生。

她说,下个问题是治疗犬是否真的享受它们的工作?而这项在儿童癌症病房进行的新研究能提供一些线索。

举例来说,狗似乎在某些活动中更快乐;例如相较于儿童帮狗梳毛或为狗画画,儿童跟狗说话或跟狗玩玩具似乎能引发更友善的反应。

依据这些结果,「我们能合理推论,某些活动对狗来说更有趣。」麦卡洛说:

「这对于动辅员是很好的资讯,如果他们觉得狗会享受某些活动,就能多选择这些活动。」

寻找适任治疗犬

即使治疗犬有有时似乎没有固定喜好,它们也需要受到密切观察。举例而言,该研究发现,表现出最高度压力行为的狗也会表现出最高度的友善行为,这代表某些狗可能只是更容易表露情绪。

麦卡洛补充,治疗犬工作跟任何工作一样,都需要找到适合的狗。许多人想跟当地社区分享它们宠物的热情,「但这不代表他们的狗适合治疗犬工作。」

所以治疗犬训练员、认证员、饲主都需要观察治疗犬对工作是否有热情,而非忍难程度。

「这只狗是否会主动寻求关注?或者需要用零食贿赂才跟人互动?」麦卡洛说:

「它们陪伴客户时必须是互利的交流,所以治疗犬真心喜爱它们的工作是很重要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