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历史生物学》:新疆乌伦古河流域发现种类众多的犬熊科化石

新疆乌伦古河流域发现的乌伦古犬熊乌Amphicyon ulungurensis (1,3,6,7,9,12). (江左其杲供图)

新疆乌伦古河流域发现的乌伦古犬熊乌Amphicyon ulungurensis (1,3,6,7,9,12). (江左其杲供图)

新疆乌伦古河流域发现的波西米亚泽犬熊相似种Cynelos cf. bohemicus (1–3), 哲氏戈壁犬Gobicyon zhegalloi(4–10).

新疆乌伦古河流域发现的波西米亚泽犬熊相似种Cynelos cf. bohemicus (1–3), 哲氏戈壁犬Gobicyon zhegalloi(4–10). (江左其杲供图)

新疆乌伦古河流域发现的赫氏泽犬熊亲近种Cynelos aff. helbingi(1–8),泽犬熊?cf. Cynelos sp. (9–12). (江左其杲供

新疆乌伦古河流域发现的赫氏泽犬熊亲近种Cynelos aff. helbingi(1–8),泽犬熊?cf. Cynelos sp. (9–12). (江左其杲供图)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犬熊科Amphicyonidae是犬形亚目中一个比较古老的科,从晚始新世出现,到晚中新世灭绝,没有留下任何后裔。然而犬熊科在食肉目的演化历史上曾经创下辉煌的篇章,尤其是在早中新世和中中新世,犬熊科是陆生食肉目中最具生态意义的科,种类和数量一般都在动物群中占优。

在欧洲和北美发现大量犬熊科化石的同时,中国发现的犬熊科化石却屈指可数。作为连接欧洲和北美的桥梁,这种化石的稀缺只能由化石记录的不完备性来解释。果然在新疆乌伦古河流域,研究人员就发现了种类众多的犬熊科化石。 5月22日,国际期刊《历史生物学》(Historical Biology)在线发表了该项科研成果。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江左其杲等研究人员详细描述了近20年发现在新疆乌伦古河哈拉玛盖组的十几枚犬熊科化石,其时代属于中中新世早期。发现的犬熊科化石总计至少有5种,包括:乌伦古犬熊Amphicyon ulungurensis,波西米亚泽犬熊相似种Cynelos cf. bohemicus, 赫氏泽犬熊亲近种Cynelos aff. helbingi,泽犬熊?cf. Cynelos sp.,哲氏戈壁犬Gobicyon zhegalloi,除此之外还包括一个可能属于犬熊科但未能鉴定的标本。这些物种中,泽犬熊Cynelos属以及这个属下面的这两个种是首次在中国正式报道,哲氏戈壁犬Gobicyon zhegalloi也是在中国的首次报道。

新疆发现的犬熊科化石虽然数目稀少,多数标本无法精确鉴定到种,但是却填补了一个长久以来存在的生物地理空白,证明中新世时期犬熊科在中国与欧洲北美一样繁盛。和同时期北美与欧洲的犬熊科化石相比,新疆发现的犬熊科无论在种类还是生态上都有更高的多样性,后二者在中中新世几乎只存留大型犬熊科成员,而在新疆哈拉玛盖组发现的种类居已知中中新世化石点之最,并且包括从小到大,从笨重型到奔跑型的多种生态类型,显示这一区域可能较为适合犬熊科生存。

论文链接: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08912963.2018.1477142?journalCode=ghbi20

相关报道:乌伦古河流域发现多种犬熊科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乌鲁木齐晚报(梁乐):2000多万年前,新疆准噶尔盆地的乌伦古河流域,曾活跃着一群犬熊科物种。它们拥有熊的粗壮身体和狼的锋利牙齿,是顶级捕猎者。然而一直以来,由于缺乏充足的化石证据,这一物种在国内一直存在生物地理空白。

最近,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一支研究团队,对近20年来在乌伦古河哈拉玛盖组发现的大量化石材料进行了详细研究对比,确认其中有十几枚牙齿和一些足部骨骼属于犬熊科。

此次发现的犬熊科化石总计至少有5种,包括乌伦古犬熊、波西米亚泽犬熊相似种、赫氏泽犬熊亲近种、泽犬熊和哲氏戈壁犬。此外还有一个可能属于犬熊科但未能鉴定的标本。这些物种中,泽犬熊属及属下面的两个种,以及哲氏戈壁犬,是在中国首次被发现。今年5月22日,国际期刊《历史生物学》在线发表了这一研究成果。

据了解,犬熊科是犬形亚目中一个比较古老的科,从晚始新世(3700万年前)出现,到晚中新世(600万年前)灭绝,没有留下任何后裔。然而犬熊科在食肉目的演化历史上曾创下辉煌的篇章,尤其是在早中新世和中中新世(2300万-1160万年前),犬熊科在陆生食肉目中最具生态意义,种类和数量一般都在动物群中占优。

在欧洲和北美发现大量犬熊科化石的同时,作为连接欧洲和北美的桥梁,中国发现的犬熊科化石却屈指可数,一直是生物地理空白。

研究显示,这一物种并非凭空消失了,它们的化石就藏匿于位于准噶尔盆地北缘、乌伦古河流域的哈拉玛盖组堆积层里。

据悉,陆续在新疆发现的犬熊科化石虽然数目稀少,多数标本无法精确鉴定到种,但却填补了一个长久以来存在的生物地理空白,证明中新世时期犬熊科在中国与欧洲北美一样繁盛。

延伸阅读

犬熊为何物?

作为该科研团队成员,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博士研究生江左其杲,为我们还原了犬熊的真实面目和生活环境。

大如北极熊小如狐狸

犬熊杂合了熊科、猫科和犬科的优势,在当时可谓是顶级捕猎者。

在新疆的五种犬熊中,最大的乌伦古犬熊有北极熊这么大,其掌骨形态表明它是一种笨重而有力的巨型食肉动物。

第二大的哲氏戈壁犬则是体型和美洲豹相仿当、四肢修长擅长奔跑的追击型猎手,而其粗壮的牙齿则显示它可以啃噬猎物的骨骼,习性可能介于狼和斑鬣狗之间。

第三大的波西米亚泽犬熊相似种体型和狼近似,其次为赫氏泽犬熊亲近种,它可能是郊狼大小的动物。最小的泽犬熊大概只有狐狸这么大。

和同时期北美与欧洲的犬熊科化石相比,新疆发现的犬熊科无论在种类还是生态上都有更高的多样性。北美和欧洲在中中新世几乎只存留了大型犬熊科成员,而在新疆发现的种类至少有五种,并且包括从小到大,从笨重型到奔跑型的多种生态类型,显示这一区域在远古时期可能较为适合犬熊科生存。

犬熊曾生活在湿润森林

现在的乌伦古河,位于准噶尔盆地西北边缘,流经阿勒泰地区的青河、富蕴、福海等地,最终汇入乌伦古湖。而在2000多万年前,这里却是一片温暖而湿润的森林。

发现犬熊化石的哈拉玛盖组,就位于乌伦古河流域。根据地层岩石、古生物和古地磁综合研究表明,哈拉玛盖组是中中新世全球气候最佳期暖湿气候条件下的沉积物。

在犬熊生活的时代,天空有鸟儿翱翔,地面大大小小的食草性哺乳动物悠闲漫步,比如啮齿类、有蹄类和灵长类。

而在河流湖泊中,鳄鱼也时常出没。温暖的气候和丰富的食物,给犬熊提供了优越的生活环境,使得物种得以延续和壮大。

沧海桑田,随着青藏高原的进一步隆起,副特提斯洋的进一步退缩,乌伦古河流域气候发生巨变,降水更少,气温更低,使得这里逐渐变成戈壁。

日趋恶劣的环境使得犬熊们纷纷出走,而适应力更强的新物种(狼、狐狸、兔狲等),则代替了它们的位置,并一直生活到现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