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艺术家Berndnaut Smilde在不可能的地方唤出云和彩虹

投射在荷兰恩荷芬「钟楼」(Klokgebouw)外墙上的彩虹,这是2016年的「天气不天气」(Weather or Not)特展的一部分。 PHOTOGRAPH

投射在荷兰恩荷芬「钟楼」(Klokgebouw)外墙上的彩虹,这是2016年的「天气不天气」(Weather or Not)特展的一部分。 PHOTOGRAPH BY HANNEKE WETZER

在德国科隆(Cologne)艺术中心(Kunst Station)的幕后工作情景。 PHOTOGRAPH COURTESY RONCHINI GALLERY

在德国科隆(Cologne)艺术中心(Kunst Station)的幕后工作情景。 PHOTOGRAPH COURTESY RONCHINI GALLERY

在澳洲西部卢文角灯塔(Cape Leeuwin Lighthouse)的幕后工作照。 PHOTOGRAPH BY BEWLEY SHAYLOR

在澳洲西部卢文角灯塔(Cape Leeuwin Lighthouse)的幕后工作照。 PHOTOGRAPH BY BEWLEY SHAYLOR

史密尔德在荷兰恩荷芬(Eindhoven)的「MU艺术空间」示范他的三稜鏡。 PHOTOGRAPH BY HANNEKE WETZER

史密尔德在荷兰恩荷芬(Eindhoven)的「MU艺术空间」示范他的三稜鏡。 PHOTOGRAPH BY HANNEKE WETZER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lejandra Borunda 编译:钟慧元):柏尔瑙.史密尔德(Berndnaut Smilde)运用物理化学,让他的独特装置艺术活起来。

柏尔瑙.史密尔德从零开始做出云朵和彩虹。

这位荷兰艺术家从小就喜欢敲敲打打,把无数的乐高(LEGO)城市拆了又盖、盖了又拆,就是为了把现实生活中的物品做成他想像的模样。在艺术学校时,他画了几年的画,然后发现自己又被吸引回雕塑的触知世界。有一天,他突发奇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塑造出一朵云来。

云非常简单,却也无比复杂。每朵云都是一团细微的小水滴,从湿到再也容不下任何一点液体的空气里挤出来的。然后水蒸气就会凝结在能接触到的的任何小粒子周围——可能是一小颗灰尘、漂浮的有机分子、或是小小的黑碳微粒——并形成我们在天上看到的、漂浮的蓬松团块或丝缕缠结。

为了按照需求制作云朵,史密尔德做了些功课,开始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实验。首先,他把工作室的地板弄湿,并在空中喷洒细致的水雾,让空气饱含水蒸气。然后他运用烟雾机,就像在鬼屋里制造烟雾的那种机器,喷出小滴小滴的物质,让水蒸气可以凝结在上面。

他很快就能喷出暂时存在的小片云朵,也开始把这些云朵安置在引人注目的建筑环境中,像是歌德式教堂、土耳其的土耳其浴浴池,或是法国一处贴满了磁砖的门廊里。他会趁着云朵消散前那短暂的几秒钟时间,赶快冲去拍下照片。

史密尔德说,他喜欢把一小片自然世界放在出乎意料的地方,让这样的并陈对比激起观赏者的奇特感受。

「像云之类的天气现象,有好多好多的文化典故和观念,」他说。 「人啊,会帮云啊什么的编故事,并各自解读。」

2015年,史密尔德发现自己又酝酿了新的计划点子。他很爱把玩自己随便乱放在工作室的小三稜鏡,翻来翻去地看稜鏡把白色的光打散成彩虹,把墙壁染上色彩。

他在想,说不定他可以把这道彩虹变大一点,放在什么地方,让大众可以用新角度看看这种很受欢迎的自然现象。

他知道,如果他想做出一道巨大的彩虹,就必须打造一个巨大的三稜鏡。当时,史密尔德刚好是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当代美术馆(The Boulder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的驻馆艺术家,于是他联络了当地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Atmospheric Research)的科学家,研究太阳物理学(Solar Physics)的史帝夫.汤姆齐克(Steve Tomczyk)。

史密尔德负责整理想法而汤姆齐克负责计算,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设计出了一个特大号三稜鏡,并由当地的塑胶公司制作。他们让三稜鏡中空,在里面灌入矿物油,因为矿物油的光学特性就跟2.54公分厚的塑胶外壳一样,可以把光打散得很理想。

他们在一个黑漆漆的晚上,到博尔德外的一个农庄测试三稜鏡。他们使用了一盏巨大的泛光灯——史密尔德说是「蝙蝠侠灯」——结果稜鏡成功地把一道宽宽的彩虹泼洒在距离约100公尺外的谷仓墙壁上。

但史密尔德真正想做的是把打散的光投射到更宽阔的「画布」上。

最后他终于说服了澳洲卢文角灯塔的管理团队,让他把三稜鏡安装在灯塔里那个功率达上千瓦的灯泡前方。他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不断调整。然后,当黄昏降临,灯泡点亮,彩虹也出现了。每隔七秒半,光线会扫过三稜鏡,把彩虹投射在外面的大地上。

史密尔德想把他的云朵和三稜鏡带到全球更多地方,让自己和其他人以新角度观看既定的景色。

「我没兴趣创造永存不朽的东西,」他说。他创造的艺术作品会消散、会不见,所以每一件作品都只能根植在一个时间、一个地点。对他来说,这就代表永远有更多艺术作品等着被创造,也总有新的地方等待他前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