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水母有大脑吗?没有,却有许多超强能力

这些箱型水母生活在南非桌山外的海域,它们的毒液可是世上数一数二地毒。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NATIONAL GEO

这些箱型水母生活在南非桌山外的海域,它们的毒液可是世上数一数二地毒。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黄金水母每天都跟着阳光在水母湖里漫游,该湖是帛琉的一座咸水湖。 PHOTOGRAPH BY MICHAEL MELFORD, NATIONAL GEOGRAPH

黄金水母每天都跟着阳光在水母湖里漫游,该湖是帛琉的一座咸水湖。 PHOTOGRAPH BY MICHAEL MELFORD,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加州长滩太平洋水族馆里,这只维多利亚多管发光水母漂浮在水中。这种动物的生物发光基因已被研发为赢得诺贝尔奖的生医科技。 PHOTOGRAPH BY JOEL S

在加州长滩太平洋水族馆里,这只维多利亚多管发光水母漂浮在水中。这种动物的生物发光基因已被研发为赢得诺贝尔奖的生医科技。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iz Langley 编译:涂玮瑛):水母无脑?没有它,有人还拿不到诺贝尔奖呢!水母没有脑,而且身体大部分由水组成,却有许多超强能力。

们想到危险动物时,一「袋」没有脑的水看似不该在这张名单上。但如果泡在海里的人听到有人喊「水母!」,他们就会像狐獴一样提高警觉,因为水母可会把他们螫得哀哀叫。

水母通常既美丽又危险,是矛盾的湿滑生物。在夏季结束前,我们来看看柔软的水母有什么超能力吧!

水母生物学家路卡斯.布罗茨(Lucas Brotz)说,水母的主要身体是伞膜,由薄薄的两层细胞,以及细胞层之间的非生命水状物质所组成。布罗茨是温哥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后研究人员。

他说,这种简单的构造是一种「简洁的演化手段」,让水母能长得很大,又能吃更多东西,却不会有很高的代谢率。

布罗茨说:「它们在每一次大灭绝都幸存下来。」虽然多数曾经存在的物种都灭绝了,但「这群水袋却以某种方式幸存下来了。」存在时间超过6亿年。

攻击速度快如闪电

罗德岛罗杰威廉斯大学的生态学家尚恩.柯林(Sean Colin)说,水母的刺螫是「生物学上最迅速的过程之一。」对于水母这种看似简单的动物而言,这个过程也相当复杂。

水母的刺螫细胞称为刺丝胞,这是水母的一种奇异特征,它的近亲如珊瑚、海葵也有同样的特征。这些细胞里有一种称为刺丝囊的胞器。如柯林所描述的,刺丝囊含有囊状构造,里面装有盘绕的细小鱼叉。

水母受到刺激发动攻击时,数百个刺丝囊就会弹出来。这种释压过程非常快速,只需700奈秒1就能完成戳刺动作,力量足以弄碎甲壳动物外壳最脆弱的地方。

不是故意螫你的

只要与任何有机物质轻碰(包括我们人类)刺丝囊就会被触发。有些水母的刺螫可能致命,例如澳洲北部及印度洋-太平洋海域的箱型水母;而有些水母的刺丝胞则不会穿透人类皮肤。

不过,水母不会互相刺螫。布罗茨说,可能是化学信号让它们避免互相攻击。

不是所有水母都以伞膜在上的姿势漂浮。颠倒的水母会翻转,并生活在印度洋-太平洋、佛罗里达州、加勒比海、夏威夷的热带海域的海床上。

体内的开心农场

这些水母会将伞膜平放在海床上,就好像在度假做日光浴一样,而它们做的事确实跟日光浴差不多。布罗茨说,它们把微型藻类保存在身体组织内,并「让藻类照射阳光,给它们空间生长」,然后将藻类做为一种营养来源。

帛琉水母湖里的黄金水母(Mastigias papua etpisoni)也会养殖藻类,在白昼时跟随阳光从湖的一边游到另一边,并在夜间为「作物」施肥。

诺贝尔奖该算它一份

布罗茨表示,目前已发现的三千多种水母,许多都具有生物发光性,这代表它们能自行发光。布罗茨说,维多利亚多管发光水母之所以会发光,是因为它有称为绿萤光蛋白(GFP)的基因,这个发现非常重要。

科学家将这种蛋白做为生物标记时,它能「照亮」体内的运作情形,让科学家可以追踪各种生理机制,像是胰岛素制造、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肌肉构造等。

研发这种技术的研究人员利用水母的生物发光性,于2008年赢得诺贝尔化学奖。

死了都要螫

水母的刺丝胞就像恐怖电影里死不了的杀人魔。一条脱落的触手,甚至已经死亡的水母都有可能螫伤你。柯林说,如果有只乌贼吃了水母又没有完全消化掉,然后你又吃掉那只乌贼,那么那只水母也可能螫伤你。

有人决定要开始吃素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