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巴西亚马逊雨林发现热带夜蛾停在睡着的黑颏蚁鸟脖子上吸眼泪

一位生物学家在巴西发现这只蛾停在黑颏蚁鸟的脖子上,并伸出长长的喙去吸鸟儿的泪水。 PHOTOGRAPH BY LEANDRO MORAES

一位生物学家在巴西发现这只蛾停在黑颏蚁鸟的脖子上,并伸出长长的喙去吸鸟儿的泪水。 PHOTOGRAPH BY LEANDRO MORAES

这只蛾可能从像这只黑颏蚁鸟之类的鸟儿身上啜饮泪水,以摄取额外的高含量蛋白质。 PHOTOGRAPH BY LEANDRO MORAES

这只蛾可能从像这只黑颏蚁鸟之类的鸟儿身上啜饮泪水,以摄取额外的高含量蛋白质。 PHOTOGRAPH BY LEANDRO MORAE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ndrine Ceurstemont 编译:钟慧元):在巴西发现的一只罕见吸泪蛾或许有助于解释这种异常行为,以及这种行为是否会对鸟类造成伤害。

有人在巴西的亚马逊雨林中看到蛾从睡着鸟儿身上啜饮泪水,这是该国第一次有人目击这种行为,也是全世界已知的第三例。

常有人看到蛾和蝶啜饮鳄鱼、龟和哺乳动物的泪水。一般认为这是它们取得盐分的一种方式,因为花蜜中没有这种必要养分,要在其他地方取得也很困难。

鸟类的眼泪可能也是因为相同原因而成为目标。然而,最近目睹这个案例的地区每年都会被附近的河流淹没,水会释出土壤中许多盐分。既然盐分随手可得,这也使得这个案例的发现者、将这项发现发表在上周《生态学》(Ecology)期刊上的黎安德.莫拉斯(Leandro Moraes)觉得大惑不解。

「最令人好奇的,就是为什么如此环境中的蛾要靠吸吮鸟儿泪水来补充盐分,」任职于巴西玛瑙斯(Manaus)国立亚马逊研究中心(National Institute of Amazonian Research)的生物学家莫拉斯说。

罕见景象

莫拉斯是在晚上寻找两生类与爬虫类的时候目睹了这种奇怪行为。在苏里摩希河(Solimões River)沿岸的森林中,他看到一只热带夜蛾(Gorgone macarea)停在一只黑颏蚁鸟(black-chinned antbird)的脖子上。就连遇到正在睡觉的鸟都是很不寻常的事,他说。

「然而,最大的惊喜却是在我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我发现这只蛾把长喙伸进了鸟儿的眼睛。」

蛾的喙是细长的管状口器,可以像吸管一样吸食液体。在马达加斯加也曾有人看到蛾在吸吮鸟类的眼泪,那种蛾的喙上有钩,能让它们在进食时钩牢。但这种亚马逊蛾类的喙有没有钩钩,尚有待进一步研究。不过这种蛾的喙长足以让蛾跟宿主的眼睛保持安全距离,以免吵醒鸟儿。

不过蛾类通常不会用它们的「吸管」直接从动物身上吸东西。在这一次目击到喝泪水的蛾的这部分雨林地区,蝴蝶和蛾会聚集在淹水的土壤附近,用喙啜饮咸咸的泥水,这种行为名为「趋泥行为」(mud-puddling )。

然而,随着洪水退去,这些咸泥水可能会流到他处,让昆虫不知如何是好。 「特定地区在某个特别月份的资源会变少,或许可以解释为何蛾类会从鸟类泪水中寻求额外养分,」莫拉斯说。

蛾可能同时也在寻找另一种养分:蛋白质。虽然它们通常是从植物花蜜取得这种物质,但眼泪──含白蛋白(albumin)和球蛋白(globulin)两种蛋白质──也是补充来源。多摄取蛋白质能让它们飞得更久,也能让它们的繁殖更成功、寿命更长。

「脊椎动物体液是取得蛋白质的另类重要来源。」莫拉斯说。像是吸血鬼蛾(vampire moths)就会吸动物--或人类的血。

反正没造成伤害,干脆不鸟你?

无论蛾从泪水中获得什么,这种从鸟类身上啜饮泪水的行为,究竟会对鸟类产生什么影响,还是需要解答。蛾是趁鸟儿睡觉的时候进行,而且科学家认为鸟儿对眼泪被吸走这件事情并不在意,因为它们并未露出不舒服的迹象。

「睡着的鸟儿若是察觉到危险,通常很快就会醒来飞走,」莫拉斯说。

这种行为有可能对鸟类造成危险。有人怀疑,啜饮眼泪的蛾在把喙戳进动物眼睛的时候,可能会把眼疾传染给牛和水牛之类的家畜。

蛾也不是唯一会喝眼泪的昆虫。堪萨斯大学的麦可.恩格尔(Michael Engel),去年报导了发生在斯里兰卡的第一个无刺蜂(stingless bee)啜饮眼泪的案例,根据他的看法,不同昆虫啜饮眼泪的案例其实愈来愈多。

然而,这种行为在亚马逊雨林一带却鲜少有报导。亚马逊雨林是全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也是非常多种动物的家园,包括约1300种鸟类与估计250万类的昆虫。

几年前,有人在哥伦比亚的亚马逊地区看见某种裳蛾(erebid moth)在吸吮一只休息中的环纹翠鸟(ringed kingfisher)的眼泪,这是该地区第一次出现牵涉到鸟类的案例。 2012年,也有人首度在厄瓜多的亚马逊地区记录到独居蜂(solitary bees)在啜饮河龟的眼泪。

但观察到最多这种行为的地方,都是在非洲、亚洲和马达加斯加的热带地区。 「这项新发现协助扩展了一个有趣的生物地理区,在这个区域中,喝泪水应该是很多样的,但却鲜为人知。」恩格尔说。

莫拉斯继续进行他在亚马逊的田野工作,也会继续小心观察周围状况。这篇报告「只是牵涉到两个亚马逊物种的单一案例,也让我们开始想像其他几千种未知的生态关系。」他说。




上一篇 下一篇